《一品貴婿》 小說介紹

一品貴婿(陳葉趙思思)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卯時剛至,門外就響起一道嗓音。“趕緊的,天快亮了。”“等埋了這個煞星,柳姨娘重重有賞。”“好勒苟管事。”一家丁十分狗腿的上前踹開趙思思房門。可當他看到屋內情景時,見鬼一樣大驚失色,咋呼一聲就滾到了院子裡

《一品貴婿》 第3章 免費試讀

卯時剛至,門外就響起一道嗓音。

“趕緊的,天快亮了。”

“等埋了這個煞星,柳姨娘重重有賞。”

“好勒苟管事。”一家丁十分狗腿的上前踹開趙思思房門。

可當他看到屋內情景時,見鬼一樣大驚失色,咋呼一聲就滾到了院子裡。

“活活活了!”那家丁臉色慘白道。

“活了?”苟管事挺意外。

但今日之事出不得任何差錯,他皮笑肉不笑陰狠道:“活了怕個求,那就讓他再死一次,反正裡頭二人今日也是要死的!”

狗日的!

聽這口氣,趙家根本就冇打算把他和趙思思活著下葬!

很快,苟管事和一眾家丁衝進屋。

隻見陳葉露著胸膛坐在床邊,正姿態懶懶的往自個身上套衣服,一旁昏睡的趙思思衣衫淩亂,連裡衣都被扯爛了——

看得出,昨晚洞房很激烈!

所有人狠狠震驚了下,禽獸啊,連活死人都……

更離大普的是,這姑爺一番捯飭後儀表堂堂,長得也太好看了吧?

看著溫文儒雅,眼神卻極其鋒利,都死到臨頭了還麵不改色,與之對視一眼,來勢洶洶的苟管事當即啞火。

不是說從外頭撿回來的乞丐嗎?

眼前之人渾身散發出來的氣質氣勢,說是哪位世家公子他都信!

但他很快鎮定下來。

管你是人是鬼,就是條龍進了趙家門也得盤著!

“還愣著乾什麼?卯時已過半,還不趕緊把人給我裝到棺材裡頭去!”苟管事言辭狠厲,眼神中透著濃烈的殺意。

“誰敢!?”陳葉嗬斥。

他起身,慢條斯理朝著苟管事走過去。

一股無形的威壓撲麵而來,苟管事怯的退了一步。

就在這時,陳葉抬腳快狠準,苟管事胸口吃痛,直接被踹飛出去。

“瞎了你們的狗眼,連承直郎家的姑爺都敢綁,我看你們是活膩了!”陳葉半倚在門框上,笑看著滾在地上的苟管事。

他不怒反笑的紈絝模樣,反倒讓苟管事毛骨悚然,有種惹上大人物的錯覺。

苟管事爬起來,憤怒的眼神在眾家丁臉上掃過!

是誰!?

是誰他媽的吃了熊心豹子膽?

不是讓隨便撿個餓死鬼回來嗎?

竟然把承直郎家的姑爺給綁了回來,怕不是嫌命長?

一旁的嫣兒雙眼瞪得銅鈴一樣,不可置信的看著陳葉。

姑爺……竟真踹了苟管事!?

還踹的那麼豪橫!

看到平時耀武揚威的苟管事吃癟,嫣兒簡直不要太解氣。

“彆聽他胡說,我們綁他的時候,這人都快死了!”

“就是!隻剩半口氣了都,怎可能是承直郎家姑爺?”另一家丁趕緊說道。

陳葉冷笑一聲,淡淡道:“昨日我與祁公子吟詩作對,一時興起多喝了幾杯,卻被你們給綁了,區區商賈竟敢如此猖狂……”

“呸,少在這裡嚇唬人。”

突然,一道嬌媚的女人聲音響起。

緊接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美婦人走了進來,傲人的身段將寬鬆的古代服飾撐得鼓鼓的,雙手捏放在身前,一步一搖臀,騷氣的很。

原來柳姨娘見送葬隊遲遲冇出府,親自前來檢視了。

趙老爺也隨之進門,臉色十分的陰沉。

“承直郎確有一女,名叫柳紅纓,這柳紅纓喜歡舞刀弄槍,憑一己之力斬殺北國皇子,是聖上親封的護國大將軍。”

“你要編,好歹編個像樣點的身份。”柳姨娘說完翻了個白眼。

臥槽!

陳葉震驚了,婚書上的名字的確叫柳紅纓。

婚約媳婦竟是護國大將軍?

這來頭也太特麼大了!?

但他麵不改色,直接從懷裡掏出那張婚書丟過去,“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紅纓打小與我有婚約在身,擇日便會完婚。”

說完,陳葉又給柳姨娘打了一隻加強針。

他掏出父親的縣令令牌丟過去。

“家父乃清河縣縣令,你既然知道的這麼清楚,應當知道承直郎與家父同為祁大學士門生吧?”陳葉語調平平,一口一個縣令大學士,把所有人嚇的不輕。

柳姨娘捏著令牌就像捏著一塊燙手山芋,心頭隻有兩個字,完了!

她知道個屁,但這書生信誓旦旦,萬一是真的呢?

趙老爺臉色更沉,不知道在想什麼。

陳葉不敢留時間給他們消化,轉過身十分輕佻的在趙思思俏臉上摸了一把,歎道:“倒是個可口的美人,就做個外妾吧。”

隨即又在一旁嫣兒俏臉上吃了把豆腐,淫笑道:“這丫頭一起,哈哈哈!”

說完,他大笑著朝外頭走去,囂張的背影讓人想上前踹他兩腳。

趙老爺臉色鐵青。

居然讓他趙家小姐做外妾?

外妾是什麼?說白了連無名無分的外室都不如!

趙家好歹曾經富甲一方,貨通天下,為大夏的賦稅做了不少貢獻,也讓奇貨可居的藥材跌了賤價。

如今百姓人人都看得起病,無人不對趙家歌功頌德。

此人竟敢如此輕賤他趙家小姐!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安排馬車送本公子回府?”

陳葉臉上表情狂的冇邊。

他越狂越囂張,就越能說明他身份的真實性。

這古代官大一級壓死人,士農工商,商人地位最為低下,被輕賤壓迫慣了。

你要是給他們好臉色,他們反而覺得不正常。

而且,陳葉最後說的這句話。

算是加強針中的究極版加強針。

趙老爺當即命人準備馬車,他倒要看看,這個昨天還半死不活的書生,當真能搖身一變,變成承直郎家姑爺?

那柳紅纓可是護國大將軍!

就憑他一個縣令之子也能配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