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臣大人嬌寵複仇妻》 小說介紹

時飛煙,宣凜是《權臣大人嬌寵複仇妻》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暴躁的兔崽,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權臣大人嬌寵複仇妻》 第3章 免費試讀

時飛煙隻是譏誚的看著她:“你動我一下試試便是。”

時虎怨恨的看著時飛煙,準備上前給她一耳光!

外頭忽然傳來一聲厲喝:“住手!”

那聲音肅穆威嚴,嚇得時家人下意識頓住動作,驚惶看去。

門口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中年男子,身後還跟著兩個虎背熊腰的侍衛,和一名和善的嬤嬤。

瞧那打扮,竟是比周家還要富貴百倍!

他們時家,啥時候和這樣的人物扯上了關係?!

時家三人心下不解,可是時飛煙定定看著他們,拳頭悄然握緊。

禮王府的管家......終於來了。

隻是不知為何,會比她記憶中遲到一天。

“四,四位,你們......”

時五諂媚上前想詢問他們來意,豈料為首那男子理都不理,而是匆匆走到時飛煙麵前:“大小姐,我等幸不辱命!總算是找到您了!”

與前世如出一轍的說法。

時飛煙一副震驚模樣:“你,你們為何叫我大小姐?”

“小姐,我是禮王府管家張貴,您乃是王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六年前,王妃在相國寺禮佛意外抱錯了孩子,這才使得您在外顛沛流離!”

管家語氣恭敬,神色痛心:“王妃三年前才知道真相,整日以淚洗麵,現下纏綿病榻,隻盼著小姐早日歸家......”

聽見他提到“王妃”,時飛煙的眼底閃過一絲寒意。

什麼以淚洗麵?不過是捨不得自己疼寵了十六年的時嫣然,受一點點傷害罷了。

現下她不便暴露,不敢置信看向時家三人,眼中一片淚意。

“原來,原來你們這些年欺我辱我,就是因為我不是你們家的親生女兒!”

她語氣淒絕:“從前你們將我當牲口一樣隨意使喚,稍有不順便是非打即罵,我隻以為你們是偏心,從來冇想過......”

時飛煙淚水掛在濃密的睫毛上,實在美得楚楚可憐,令人忍不住想嗬護她。

不少鄰裡聽見動靜圍攏過來,衝著麵色僵硬的時家人指指點點。

“這家人可真是冇有將閨女當人的......原來根本就不是親生的才下得去手啊!”

張貴看得不耐煩,他本打算直接將時飛煙帶走,現下她在這裡一副委屈模樣,難不成還想他出頭不成?

時飛煙見他這般模樣,心下冷笑,哽咽開口:“幸而張管家現下來了,時家原本想將我嫁給一個死人配冥婚,我九死一生才逃回來!”

“他們剛剛還想將我痛打一頓送回去,哪怕我不是親生,你們怎麼能如此狠心,草菅人命!”

“若是我親生父母知道,我被嫁給一個死人,王府聲譽可如何保全?”

冥婚?!

周圍人議論得更加熱鬨:“是不是周家?怪道周家昨晚動靜那麼大......”

張貴終於色變。

時飛煙當麵說出這樣的大醜事,若他不管,怕是王府會惹人非議!

“荒唐!這時家是什麼東西!哪裡有資格決定我家小姐婚配!”

張貴隻能狠狠一腳踹在時五胸口:“小姐放心,您受的委屈,小人定然會幫您討回!”

“那便多謝管家......”

時飛煙裝模作樣擦著淚,心下卻毫無波動。

待這裡事了,便要回京討債了!

而與此同時——

“大人,屬下查過了,城中隻有周家昨日給已故的兒子配了冥婚,新娘名喚時飛煙,據說現下是跑了......”

驛站之中,宣凜正一邊運氣療傷,一邊聽著下屬的彙報。

冥婚?

若是這樣,那丫頭跑到亂葬崗躲藏,似乎也能說得通。

但......

他正思索著那路數頗為熟悉的招式,心臟卻猛然一陣絞痛!

那女人,又在哭了!

似乎有一股力量迫他立刻去見她,再不允她垂淚委屈!

“大人!”

一旁彙報的暗衛慌了神,急忙想要攙他,卻被宣凜一把推開!

“備馬!快!”

......

時家人已經被侍衛重打一頓,正不住求饒。

時飛煙老神在在坐在上座提筆寫著些什麼東西,時不時還使喚著嬤嬤給她拿些吃食。

張貴在一旁不耐極了。

這女人還要做什麼?再耽誤下去,老太太怕是......

“大小姐,王府眾人都盼著您回去,請您上馬車......”

“私配冥婚,自當按照律法處置,怎麼也要叫來縣令,將周家和時家秉公懲治了才行吧?”

時飛煙淡聲開口:“不然今後若有人拿此事說嘴,影響王府聲譽,管家擔待得起?”

王府聲譽......!

張貴咬牙,卻隻能依著她叫來了縣令。

聽說是禮王府的人,縣令來得比風還快,一進門便跪了下來:“貴人有何吩咐?”

周家的人也被侍衛粗暴的拖了進來,灰頭土臉,滿目驚惶。

時飛煙掃一眼縣令,淡聲開口:“時家人將我拐走,讓我和家人骨肉分離,我要脫離時家戶籍,獨自立戶;而周傢俬配冥婚亦是犯法,這婚配,應當不作數吧?”

縣令擦著汗賠笑:“自然不作數。”

時飛煙頷首:“那就請縣令讓他們簽字畫押,好生懲處他們。”

時飛煙將寫好的獨自立戶的契約遞過去。

縣令忙蓋上大印,又讓兩家人寫了認罪書交給時飛煙,才命衙役將人拖下去打板子。

時飛煙聽著外麵鬼哭狼嚎,隻覺大為痛快。

“回府吧,想必我父母家人,早就等不及見我了吧?”

管家總算鬆了口氣,命嬤嬤將時飛煙攙扶上門口的馬車。

時飛煙纔要鑽進去,一隻修長大手卻忽然將她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