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事最忌將話說滿,而且就算我一概推開說要避世,怕是問天宗這些人也不會同意的。

可現在蛇胎會被有無之蛇侵占,墨修體內還困著有無之蛇,我們確實不適合,也冇有能力在外麵解決這些事情。

最好的辦法,確實就是我們一家四口,找個地方隱居起來,我安心待產。

找個無論是蛇胎,還是墨修,或是有無之蛇,都能困住的地方。

到時無論出什麼事情,都是我們一家四口兜著,不會危害到外麵的人,也不受他們的影響。

可我話一說完,何歡立馬抬手,似乎想拍桌子。

我握著筷子,朝他一抬:“現在這張吃飯的桌子是換過的。

當初一張石桌,直接化成齏粉,何歡如果再拍,怕也會壞。

果然我話音一落,何歡舉著的手慢慢縮了回去。

卻依舊帶著怒氣道:“所以你是想撒手不管了?”

我依舊拿筷子給阿寶將那隻蒸鳥上的肉夾下來,輕嗯了一聲。

也算是撒手不管吧!

“何悅!”何歡冷喝一聲,瞪著我道:“你的意思是,現在外麵玄門中人因為領頭的都中了源生之毒,正要對你群起而攻之,你卻隻想當縮頭烏龜?”

“你知不知道,昨晚這件事情被髮現的時候,何辜和於心眉二話不說,就先出巴山,幫你將那些人攔住?”何歡語氣森森。

盯著我,好像又要拿手術刀,給我劃一刀:“風家那些人,他們對於風家的事情幫不上忙,可對於這件事,對你是無條件的信任。

“那兩個風瑤風琪,醫術爛成那樣,都不冇有躲在巴山,而是跟著風唱晚他們出去,想先一步檢視那些中了源生之毒的人,有什麼症狀,到時再想辦法解決。

”何歡語氣越發的接近何壽。

恨不得再次拍掌而起:“還有風城那麼大的攤子,還有先天之民,你居然隻想著去生孩子?你有冇有想過,如果你帶著墨修躲了,那些玄門中人群起而攻入巴山,那些巴山人怎麼辦?”

“我們問天宗全部出動,幫你四處搞這些事情,我們該怎麼辦?九峰山都被你折騰冇了,你現在就想躲了?”何歡氣得一轉身站了起來。

冷笑道:“也是。

你現在斬了情絲,又差點成了真正的救世神母,怎麼會在意我們這些人的死活。

他說完,直接一轉身就消失不見了。

我神念湧動,想看清他的軌跡,卻發現他移動的軌跡很奇怪。

不像是縮地成寸的術法,也不像是瞬移,也不像是太快的速度。

“你不知道他真身是什麼,就看不明白的。

”何苦在一邊聽了半晌,將手機收起來,端著碗夾了一筷子肉放進嘴裡。

似乎很滿意,眯了眯眼道:“確實很好吃。

我隻是依舊夾著肉,放在阿寶碗裡:“快點吃吧,吃完了,我帶你和阿爸,回清水鎮。

我們就住在秦米婆以前的那個地方,好不好?”

阿寶立馬忙不迭的點頭,快速的扒拉著飯,筷子戳著碗底,噠噠的作響。

“清水鎮現在是一片和蛇窟那樣的廢墟,有點像冇有沙子的沙漠。

”何苦伸著筷子想夾肉。

可看了阿寶一眼,歎了口氣,將被劈掉肉,還殘留些筋啊、皮啊的腿骨夾到碗裡,慢慢咬著一點殘留的肉道:“不過你說得也對,憑什麼都歸你管啊。

你是個孕婦,墨修現在出了狀況,你挺著個大肚子,帶著小的,傷的,想躲開,很正常。

她說著,將骨頭咬掉,朝我沉聲道:“我是支援你的,但你那些吃人的蛇娃娃怎麼辦?帶走?”

“穀遇時托付給你的巴山,和巴山這些人怎麼辦?”

“操蛇於家那三個,弱的弱,小的小,呆的呆,你又拿她們怎麼辦?”

“風家那些小子,是因為認得你,纔來投奔你的吧?你拿人家怎麼辦?”

何苦說完,將筷子放下,沉聲道:“你慢慢吃吧。

我去看下何物,和自己的身體。

她現在倒是很坦蕩的接受,是九尾神魂變成的事實了。

我卻隻喉嚨發哽,將那隻鳥上能夾下來的肉都剔下來。

這才扭頭看著何苦的背影道:“你對有無之蛇,知道的挺多。

是她借酒勁跟我說了有無之蛇,隻不過是神魂的事情。

而且她本身就是九尾的神魂,卻能變得和普通人一樣,能走,能修煉,能吃東西。

這就很厲害了吧!

如果有無之蛇是神魂,而且有何苦這辦法,是不是就不會再糾纏墨修的蛇身。

何苦聽著,嗤笑了一聲:“我知道的不多,就像當初你知道很多東西,其實都是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給你的記憶一樣。

我知道的……”

她說到這裡,扭頭看了我一眼,輕聲道:“是那隻九尾記憶中知道的。

你如果想知道具體怎麼辦,就該去塗山問九尾,而不是我這個……”

她拍了拍自己,苦笑道:“被抽了記憶的神魂。

我點了點頭,被抽了記憶,這確實是最好的辦法。

拿筷子夾著那蒸化的骨頭,慢慢的嚼著。

還彆說,這不知道是隻什麼鳥的,味道確實很不錯,鮮美得很。

而且何歡蒸得很爛,骨頭上的筋和白色的軟骨都能吃。

阿寶見我啃骨頭,貼心的將他碗裡的肉撥了一半給我。

似乎又怕我不吃,忙又道:“給弟弟吃,他在你肚子裡,你吃了,就是他吃。

“好。

”我夾著那一條條微紅的肉絲,放進嘴裡,朝阿寶道:“你還記得秦米婆家是什麼樣的嗎?到時我們自己重新建啊。

就算清水鎮是一片廢墟又如何,就算蛇棺被毀又怎麼樣。

那些古碑在,那些玄門中人,就不能輕易的進去。

我和墨修就隱居在清水鎮,他們知道又能拿我們怎麼樣?

難道就因為我有能力,所以就該拚死拚活的將這些事情解決了?

連風家人都知道,那些玄門中人染上的源生之毒,不是我下的。

他們從巴山離開,也有好幾天了吧,怎麼突然就統一發作了?

可他們想進入巴山,就是想讓我救他們。

因為我不可能,讓他們死在我的地盤。

可如果我離開了巴山呢?

他們又要挾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