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從何苦,以及阿問、沐七的隻字片語中,依稀可以知道,有無之蛇好像冇有身軀的,墨修這種算是它們想出來的先驅。

而沐七所在的潛世宗,好像更多的是應付有無之蛇出來的事情。

那條本體蛇在蛇棺裡留的神識也說過,地表生物要麵對的,不隻是天禁之上,還有地底的存在。

人類對於天空的探索很多,可對於地球本身的探索也不少,但大多冇有什麼結果。

比如當年的科拉超學鑽孔,在挖到一定位置後,就被叫停了。

最終挖出什麼,也冇有解密,留下的隻是挖出了什麼魔鬼啊,或是未知生物的傳聞。

以前我是不相信的,但現在先天之民確實居於地底。

而現在,我到了位於地底的南墟……

我扭頭看了看身邊和摩天嶺一樣高聳入天際的祭壇,那祭壇上方那顆黑石,宛如一個巨大的太陽,放著光芒,照耀著這片墓墟。

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按沐七拿出來的那兩顆小黑石,合攏之後,就再也無光的情形來看,這顆黑石到一度程度後,光線還會慢慢變弱。

也就是說,這祭壇上那顆黑石,真的和太陽一樣,有著白天黑夜。

而且還有恰到好處、十分合宜的溫度,更甚至因為水汽瀰漫,祭壇中層的部分還飄著水霧。

這宛如就是一片完整的地底世界!

“天圓地方。

”墨修抱著阿寶,順著我目光,看著那顆照明的黑石:“那顆黑石纔是最重要的。

先天之民,居於地底,雖然取地底熔漿為光,可還是不如這顆黑石這麼好用,所以龍夫人其實一直想要那隻三足金烏。

可那顆黑石就好像半懸於祭壇頂端,不沉不落,不偏不移,好像照著祭壇的**麵。

“走嗎?”牛二見我們冇動,沉聲道:“祭壇最上麵,是上不去的,沐七也冇有上去過。

我發現這些大宗門都挺有意思的,好像人都挺少。

潛世宗到目前為止,我就見過牛二和沐七。

問天宗的人,更是兩個巴掌都數得過來。

意生宗其實算下來,可能就隻有青折一個,其他的……

或許就是她一株又一株的分支。

而且他們都不喜歡用尊稱,就是叫名字。

不過沐七不配合,這祭壇我們也冇必要再呆,我看了墨修一眼,由阿問拉著於古月,隨著牛二往神母之眼而去。

牛二也小心的繞開叢林正中,而是按特定的路線走,就是那個巨大頭顱的邊緣。

這會站在叢邊邊緣,是看不見頭顱的形狀的,但卻也明顯的界限。

那些巨大而且色彩豔麗的孢子,就算孢子粉飄到了外麵,長出來最大的也不過是巴掌大小的普通蘑菇,根本不會像那些汲取神母頭顱那些真菌,隨便摘一朵就大得可以當傘。

阿問見我們看著叢林,這才道:“神母從現在的神話體係中,你們根本就不能理解,但你們可以認為神母就是……”

他說到這裡,抬了抬腳,輕聲道:“這地球本身。

這比喻有點嚇人,我不由的抬腳,引動飄帶,懸空而起。

墨修見我懸空,也無奈的輕緩起身:“這就是真身而已,就像青折的真身是尋木,紮根九峰山,可她是神魂重新修煉而成的人身,能脫離本體繼續遊走。

“而神母的真身過於巨大,所以就算修煉成人身,依舊……”墨修到這裡,抱著阿寶,有點艱難的看了一眼旁邊那高聳著的叢林:“依舊是神吧!”

“所以神母之眼,傳聞能直觀地心!”阿問倒是冇有懸空而起,而是在下麵跟著牛二往前走:“其實我們皆不過是寄生於神母之體。

他用的“寄生”這個詞,讓我有點不太好接受。

好像我們纔是不太好的存在,而神母就算吞食她創造出來的萬物,也依舊無可厚非。

墨修也拉著我微微下落,輕歎道:“一鯨落,而萬物生,更何況是神母。

我不想再討論這個問題,而是沉默的跟著牛二往神母之眼而去。

南墟有多大,我到現在都隻見了**之一。

我們來時走的是頭顱的斷口,所以挺快的,走到神母之眼那裡倒也不用太久。

牛二一路上,在路邊看到野花什麼的,都會取漂亮的摘下來,紮成一束一束的。

時不時的還紮個花環,憨笑的轉手遞給阿寶,或是遞給我。

於古月一旦脫離了對神母的崇拜,最近雖然智商長了點,可依舊也是小孩子心性,跟著牛二一起摘花。

我發現從沐七出現後,牛二好像又變成了那個丟了一魂一魄的模樣。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他每次出去辦事都要戴麵具吧。

如果冇有那個威武,同時又帶著幾分宗教色彩的麵具,牛二那張臉一咧就是憨厚如守村人般的笑,潛世宗什麼威嚴都冇有了。

他這樣帶著我們走,根本就不太像是去看神母之眼,反倒有點像是踏青。

而且對上他那張憨厚的笑臉,我不由的想到當初蛇棺事發,連龍岐旭夫妻都冇有想過找我。

隻有牛二,深入後山找我。

那時,我還隻是龍靈;而他,也隻是回龍村的守村人。

現在他是潛世宗的牛二,而我……

已然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誰,也不知道過去是誰,更不知道自己未來會是誰。

等到了一個位置後,牛二突然停下來,戴上那個牛角麵具,身形如巫般跳舞著,嘴裡以我聽不懂的語言“啊啊”的念著什麼。

這會他那牛角麵具在黑石光照下,左右晃動,我突然發現有點不太對。

雖然上麵彎曲如牛角,可卻不像牛角一樣上尖下粗,反倒粗細都算均勻。

而且那牛角彎曲也不是往下的,而是像向下長的水牛角,彎曲在牛頭兩側。

而側麵之上,卻還有著一條條橫生的紋路,正中纔是露著眼、鼻、嘴的麵具。

這麼大一個牛角麵具,而且又是青銅的,製造起來應該挺麻煩的,戴著也很累。

所以我不了理解,為什麼要造得這麼大。

這點上巴山的縱目麵具就實用很多,尤其是那些黃金的縱目麵具,薄如蟬翼,戴上也不會太重。

或許就像那條本體蛇所說的那樣,龍靈嫌累,所以就造小了吧。

牛二的舞巫和巴山的不同,卻又有點相似,就好像所有動作和巴山巫祭都是反著來的。

墨修也是見過巴山巫祭的,所以有點好奇的打量著。

或許是我盯著牛二那個麵具看得太久了,阿問突然沉聲道:“那不是牛頭麵具。

我聽著有點發愣,想著難道是什麼其他的異獸?

在墨修懷裡,生怕說錯話,所以乖巧很久的阿寶,對於這種推翻他認知的事情,也有點奇怪:“可就是一對牛角啊?”

“那是子宮的圖形。

”阿問沉眼看著我,輕聲道:“代表著生殖之力,以及對神母孕育萬物的崇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