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下龍血後》 小說介紹

小說《服下龍血後》是作者藍亞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李普,唐婉芸,講述了... 西京市,板門巷。時值中午,李普正在藥鋪裡昏昏欲睡時。一個穿著白色婚紗,容貌驚豔如同畫中走出的仙女,倔強的站在門口。高喊:“李先生,藍月遵從約定,前來請先生完婚。”旁邊圍著一群吃瓜

《服下龍血後》 第1章 免費試讀

西京市,板門巷。

時值中午,李普正在藥鋪裡昏昏欲睡時。

一個穿著白色婚紗,容貌驚豔如同畫中走出的仙女,倔強的站在門口。

高喊:“李先生,藍月遵從約定,前來請先生完婚。”

旁邊圍著一群吃瓜群眾。

“我的天,是藍氏集團的千金藍月!她怎麼會來這裡,還穿著婚紗?”

“聽著像是要嫁給李普?”

“不是吧!!李普就是個小醫生,他們之間,怎麼會有牽扯?”

一時間,人們萬分的不解。

而李普打開門,煩躁無比。這是這位大小姐第幾次來了,他都拒絕好幾遍了,對她冇興趣,這位大小姐,就像聽不懂人話一樣,居然還來。

而且這一次,竟然直接穿著婚紗來了。

看著確實挺驚豔,可惜,因為某種不為人知的原因,他不能答應這件事。

麵對藍月,李普麵無表情。“我不喜歡,你再來幾次,我都是這句話!”

說完,李普轉身,砰的一聲竟然把門關上了。

“什麼情況?”圍觀的吃瓜群眾,又是一陣驚呼。

竟然這麼不給藍氏集團大千金的麵子?

隻見藍月臉色一變,片刻後輕聲喝道:“換。”

四名伴娘拖著長裙,和藍月回到商務車上,隻是片刻後,藍月再次下車。

隻不過這一次,她換上了一件紅色的中式禮服,盤起的髮髻上,斜插了一隻七竅玲瓏滾金釵,釵頭上垂下一枚紅寶石,走動間顫顫巍巍,煞是好看。

再次來到藥鋪門前,藍月繼續道:“李先生,藍月依照約定,前來請先生完婚。”

幾分鐘後,李普打開門走了出來,又打量了藍月幾眼,看著她的中式婚禮服,有些抓狂的說道:“我說的不是衣服,你到底懂不懂啊......”

藍月的臉瞬時變得煞白,氣的渾身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在西京市,誰敢對她如此無禮。但是,這傢夥這樣對待自己,可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藍月身後的伴娘和保鏢,都已經是一臉怒氣,助理更是衝出來道。

“李普,你不要不識好歹,我家小姐身十幾億,而你隻是一個開破中藥鋪的,你有什麼資格,和我家小姐這樣說話?要不是家主有令,我家小姐會找上你?”

李普淡淡說道:“是她自己,三番五次找上門來的,我可冇讓她來。”

“要不是家主有令,以命相逼,我家小姐又孝順,會找上你?你給小姐提鞋都不配。”助理憤怒的喊道。

李普微微一笑,道:“我又冇逼你家小姐,你大可不必。”

“你......”助理頓時被氣的直翻白眼。

而藍月卻是含著眼淚說道:“你到底要怎樣,才能娶我?”

“回去告訴藍爺爺,時代變了,指腹為婚的事情,做不得數的,我不同意這樁婚事。”

李普麵無表情的說完,轉身回屋,並關上門。

藍月氣的花枝亂顫,眼淚在眼眶中直打轉。

“這傢夥也太不識抬舉了,我去教訓他。”助理看著藍月可憐的樣子,惱怒道。

“算了,爺爺隻有幾個月壽命了,不能完成他的心願,恐怕活不了幾天了。”藍月哀傷的道。

助理皺眉,道:“那怎麼辦?”

藍月長出一口氣,目光逐漸堅定,道:“幫我去拿生活用品和衣服,從今天起我就住在這裡了,他要是一天不答應,我就一天不走,直到他答應為止。”

“小姐,這也太委屈您了。”助理恨恨的說道。

藍月卻道:“快去。”口氣不容置疑。

助理隻能轉身,帶著其他人離開。

藍月上前,用力拍打大門,道:“李普,開門。”

不多時,大門打開,李普看了她一眼,道:“還要乾什麼?”

藍月直接推開李普走了進去,一股濃濃的中藥味撲鼻而來,讓她很不適應。

揉了揉鼻子,她繞過櫃檯,直接在裡麵的沙發上做了下來,看著李普說道:“你到底想要什麼?”

李普眉頭緊皺,這個藍月怎麼這麼難纏。

說實話,藍月很漂亮,家世也很好,照理說,這樁婚事彆人求之不得。

但是他確實不能結婚,因為他自幼,身體就處在一個,十分特殊的狀態,隨時有失控的危險。

一旦失控,將會造成毀滅性的災難。

鑒於這種情況,在冇有找到就解決方法前,他是不會組成家庭的,因為他怕自己一旦有問題,反而害了彆人。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纔多次拒絕了藍月。

隻是冇想到,藍月竟然這樣執著。

看著藍月,李普無奈歎息道:“我想要的,你給不了。”

他無法說出實情,因為說出去,根本冇人信。

“你不答應,我就住在這不走了。”藍月打定了主意。

李普臉上一驚,這個傢夥,膽子這麼大?

住在這裡,就不怕自己把她那啥了?

畢竟,藍月可是一個,實打實的絕色美人啊。

孤男寡女同處一室,放做一般人,很難保持理智啊。

但李普深知自己的問題,他不能害人。

看著態度堅決的藍月,他說:“隨你便,隻不過,我不保證你的安全。”

李普的語氣,略帶威脅。

他想試試,看能不能嚇退藍月,解決這個麻煩。

但顯然,藍月已經鐵了心了。

她隻是一笑道:“有本事你就來,反正我遲早是你的人了。”

說著,藍月甚至當著他的麵,褪下了自己的長襪,任憑兩條白花花的大長腿,晃著李普的眼睛。

李普倒吸一口涼氣,這娘們顯然不好對付啊,膽子是真滴大。

看著李普吃癟的樣子,藍月心中一陣爽快,感覺稍微出了一口惡氣。

“嗬嗬,你要願意,你就住下吧,反正沙發夠大。”

李普落荒而逃,順著樓梯,噔噔蹬的就上樓了,一隻小白貓一溜煙的跟了上去。

剩下藍月一個在一樓,她恨恨的看著樓上,目光如同刀子一般。

要不是為了爺爺,她能受這份氣。

藍月拿出電話,撥了出去,片刻後說道:“彤姐,幫我準備一床新被褥,再告訴父親和爺爺,我在李普這裡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