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嗩呐開始成為天王巨星!》 小說介紹

從嗩呐開始成為天王巨星!(陳浪蘇青)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小臉蠟黃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從嗩呐開始成為天王巨星!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這陳昇迅對自己這麼大的信心嗎?本來還想隨意搞一首歌弄點錢花的陳浪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衝著這份心意得給他弄首好的啊。剛剛出機場的大門就看到了陳天王的經紀人啊道。寒暄一陣直接就坐車去了魔都一傢俬人會所。車內

《從嗩呐開始成為天王巨星!》 第14章 免費試讀

這陳昇迅對自己這麼大的信心嗎?

本來還想隨意搞一首歌弄點錢花的陳浪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衝著這份心意得給他弄首好的啊。

剛剛出機場的大門就看到了陳天王的經紀人啊道。

寒暄一陣直接就坐車去了魔都一傢俬人會所。

車內。

“陳先生,好不容易給您給盼來了啊。”

啊道和陳浪最坐在後排,啊道握著陳浪的右手,上下搖動。

激動啊。

陳浪那首浮誇的質量可是得到了圈內一致好評啊。

更何況陳天王對於浮誇那首歌太滿意了,那首歌簡直是唱到了他的心裡,他感覺那首歌完全是為他量身定做的。

所以這才急忙的托人請陳浪。

車速非常平穩,夜晚的魔都也冇有那麼多堵。在路上陳浪充分見識到了經紀人的嘴。天南地北瞎扯淡冇他不知道的。

很快就到了地方。

天上人間。

渥豁!

這名字有點東西啊。

這是陳浪第一印象。

啊道彷彿看透了陳浪的心,“陳先生第一次來魔都這家會所吧?”

啊道看著陳浪的樣子,笑著說了一句。

他知道陳浪誤會了。

“嗬嗬,是啊,這個陳天王約我在這種地方見麵是不是不太好啊。”

“我倒是冇啥,一個劣跡藝人而已,可陳天王這身份不太合適吧?”

陳浪看著會所名字心裡直打鼓。

一看就知道這個會所不太正規啊!

“陳先生您就跟我來吧,這裡可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啊道哈哈大笑。

“我想的哪樣?”

“就是那樣!都是男人害羞什麼。”

無奈的陳浪隻好跟著啊道進去了。

“阿迅,陳先生到了!”

啊道離了好遠就扯著還有些發懵的陳浪走了過去。

陳昇迅一回頭,看見陳浪,眼淚直冒光,神色激動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就小跑到陳浪身邊拉住陳浪的手:

“浪仔,浪仔,闊把你給盼來了!”

陳浪看著激動的陳昇迅簡直和剛剛的啊道一模一樣,這也太像了吧。

那目光很不得吃了自己。

自己好像進了狼窩了。

這一嘴撇腳的普通話也不知道是誰教的,聽的陳浪直撓頭。

反而剛剛跟陳昇迅相談甚歡的女人,抱著肩膀饒有興致的看著陳浪。

應該是比較放鬆,女人並冇有化妝。

但是緊緻的肌膚和精緻的臉蛋絲毫不比一些明星差。

看到陳浪的目光。

陳昇迅趕緊拉著陳浪走到了涼亭裡:

“浪仔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好朋友鐘婷,香港一家影視公司的老闆!”

“你好!”

“你好!”

兩人隻是隨意的打了一聲招呼,並冇有過多的交流。

談了好一會天地,陳昇迅看著天色也不早了,直接就奔了正題。

“浪仔,這麼晚把你喊過來是有點事要擺脫你啊。”

陳浪做出洗耳恭聽的動作,他其實知道陳天王接下來要說啥。

“我這幾年一致在沉澱,就是在準備一張專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四首歌,但是距離一張專輯還差一首,前些天聽到你那首浮誇,我太滿意了!”

“你看能不能請你幫我寫一首,不用達到浮誇那種層次。”

陳昇迅一口氣說完自己的要求。

陳浪沉吟了一下:

“迅哥,按理說你這個要求我可以答應,但是你就對我那麼有信心?據我所知你可是隻要唱香江話的歌,我可是不會香江話啊!”

經過一段時間的攀談,直接就將陳昇迅的的稱呼升級成了迅哥。

“浪仔,彆開玩笑了,雖然我不知道你對香江話瞭解的多深,但你那首浮誇絕對是香江話發音的歌曲,這點我可以肯定。”

陳天王哈哈大笑,以為陳浪再推辭。

【叮!觸發任務:賣給陳昇迅一首歌,價格不得高於五十萬!

任務獎勵:香江話精通劇本《十二公民》”

哎呦?

這狗係統又出來了?

“係統你到底是按照什麼發放的任務?”

陳浪在心頭嘀咕了一下。

“看心情!”

有個性的係統直接回答。

我信你個鬼啊。

不過五十萬?

這也太低了吧?

原來還想靠著這首歌發家致富呢。

結果這狗係統出來誘惑自己。

香江話,他倒是無感,會不會的冇啥意義。

但是那個劇本他看著眼饞啊!

這可是個現象級的劇本啊。

“迅哥,你應該聽說過我的名聲吧,你真的敢用我嗎?”

“嗨!浪仔你那點事不叫事,作曲的都是才子嘛,才子有點風流韻事那不是很正常嘛!”

陳天王不在意的擺擺手。

臉上無所謂的道。

“這位陳先生有什麼風流韻事啊?”

安靜了一整場的女人,突然好奇的問了一嘴。

場麵頓時尷尬。

有些事是心照不宣的東西,雖然過去了,但是這樣當麵問總是會尷尬的。

陳浪和陳昇迅麵麵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還是陳浪先開口:

“迅哥你說吧,早就過去了,我都不放在心上了。”

這絕對是真心話。

但是陳昇迅卻感覺鐘婷有點過分了。

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嘛。

“陳浪原來也是圈裡人,都攀升到了一線藝人的行列,但由於性子太直,得罪了海天資本的女老闆,結果就被陷害了……”

“妻子蘇青也離婚了。”

陳昇迅簡單的說了幾句,很多東西他也不清楚,但是陳浪是被陷害的圈內大佬都知道。

剛剛說什麼才子佳人風流韻事隻是插科打諢罷了。

“一線?還是蘇青的前夫?”

鐘婷話一出口就感覺有點不對,自己這話說的不是往人家傷口上撒鹽嘛,趕緊捂住嘴巴。

那樣子看起來還有點呆萌。

陳浪不由得笑了一下。

“行了,既然迅哥你不在意,我正好有一首歌。

你給看看,滿意你直接拿去。”

陳浪有係統任務在,也不藏著掖著。

當場就要寫。

陳昇迅,啊道還有鐘婷全看呆了。

難道這就是天才的生活嗎?

這飯還冇吃完一首歌就出來了?

陳昇迅怕陳浪逞強,小心翼翼的說:

“浪仔呀,這個不急,這麼多年我都等了,不在乎這一天兩天的,要不就在好好琢磨琢磨?”

麵對陳昇迅的推脫,陳浪急了。

這不是耽誤我做係統任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