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此消彼長

風無影聽了魏武的話,眉頭皺起,扔了手中吃剩下的魚骨頭,繞著烤魚的篝火走了一圈,苦苦思索了一陣,又搖了搖頭,道:

“我也覺得奇怪,不過我可不管這些。

你身上的六條神脈就是事實,你就是薑家的天才!這是怎麼也跑不掉的。

至於你們薑家出了什麼事,與我何乾。

我隻要殺了你,薑家就冇了翻身的籌碼,我也可以奪回我的門主之位!”

魏武退後一步道: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吧,既然我是薑家的天才,那我身邊還不是有無數高手保護著,豈能讓你輕易就抓住我?

哪能像現在這樣,身邊連一個保護的人都冇有,還要自己不顧危險地進山采藥維持生活?”

風無影一驚,倏地回過身去,環視著周圍樹林,側耳傾聽,仔細分辨著周圍的異常。

魏武不再猶豫,趁著他的注意力轉移出去,一腳踹向火堆,把幾根燃燒著的樹枝踢向了他。

那些木棍冒著火苗,夾帶著火星和草木灰快速地飛向風無影。

老傢夥身形不動,側向飄移數米,不怒反笑:

“小子,既然你要找死,老夫便成全了你。

今天就算是薑九針親自來了,也救不了你。”

說罷倏地欺身過來,舉起右掌拍向魏武的胸口。

魏武就感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巨浪襲來,心中一凝,一邊全力抵禦著那股狂風巨浪,一邊揮掌迎了上去。

也是風無形看魏武太弱,隻用了一成的功力,否則,不等兩人的手掌相觸,魏武就被拍成肉餅了。

魏武也是算準了他不會全力一擊。

真要是把他拍成了肉餅,老傢夥拿什麼回門派換門主之位!

風無影見他出掌,笑容更甚了,心道這小子還真不自量力。

卻不料兩人的手掌剛一接觸,風無影就感到拍出去的掌力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緊接著全身的真氣快速從掌心向外狂瀉。

老傢夥大驚失色,急忙後退,哪知右掌被對方牢牢抓住,一時竟然掙脫不得。

原來,魏武思量左右在劫難逃,不如孤注一擲。

他知道那傳功寶夾可以把一方的真氣傳給另一方,就想著讓兩人的手掌貼緊。

隻要一時半會不分開,就可以讓傢夥的一部分真氣吸收到自己身上。

這樣此消彼長,說不定就可以瞅著機會逃脫。

於是他悄悄地把傳功寶夾藏在掌心,白色的一麵朝向自己的手掌,黑色的一麵朝向對方。

因為傳功時就是這個方向,隻要兩人的手掌貼在一起,黑色一邊的真氣就會輸入到對方的體內。

他隻需要想辦法讓兩人的手掌貼在一起的時間儘量長一點,就有希望脫身。

也怪風無影太過輕視與他,對他的小動作毫不在意,又被魏武剛纔的話分了心,這才著了他的道。

魏武拍出去的右掌五指張開,故意穿插在風無影的五指中間。

等兩人的掌心貼緊之後,他便五指如勾,緊緊扣住風無影的手背。

也不管掌心蜂擁而至的巨大氣流,死活就是不鬆手。

風無影運起全身真氣,連續幾次撤掌。

無奈兩人的十指交叉,魏武死死扣住他的手背,一時無法擺脫,真氣則是更快地宣泄出去。

風無影怕了,他不知這是什麼邪魅功法,還是對方的掌上有毒。

急切之下,老傢夥催動全身真氣向魏武衝擊,希望一舉將對方擊斃。

隻是真氣剛剛接觸對方的手掌,便迅速消失,再不受他的控製,越是用力,體內的真氣消失得更快。

大駭之下,風無影拚命地舞動右臂,希望把魏武扔出去,擺脫他的糾纏。

魏武可不敢撒手,隻能隨著他的動作,如同一片飄零的樹葉,隨著他的手臂亂舞,就是不撒手。

片刻之後,風無影的真氣就消失過半,舞動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

此消彼長之下,兩人的態勢變成了勢均力敵。

風無影驚懼之下早已慌了手腳,否則他隻需舉起右臂往地上猛砸,魏武非撒手不可。

老傢夥慌亂之下再也冇了方寸,急切之下左手並掌如刀,直接將自己的右手齊著手腕給劈斷了,然後踉踉蹌蹌的轉身就跑。

跟著魏武的身後突然刮過一陣強風,隻見一條人影奔著風無影就追了過去,同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風無影,冇想到你這老小子也會有今天,看你這次還往哪跑?”

與此同時,就見一個東西扔到了魏武的腳下。

那個聲音接著說:

“孩子,上次太匆忙,東西有點亂,這次老夫給你整理成書了,收好了。”

魏武此時那裡顧得了許多。

他的體內正有一股異常強大的氣流在橫衝直撞,並快速膨脹,把他所有的經脈、穴位和丹田都灌得滿滿的,然後依然不停地膨脹,似乎隨時都會把他的身體撐爆。

咬著牙,魏武搖搖晃晃地盤坐下來,全力壓製著體內翻湧的氣流,引導它們按路線遊走。

足足兩個小時後,那股狂暴的氣流才稍稍慢了下來。

跟著,那股氣流在他全身經脈開始飛速地循環,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循環的速度才越來越慢,並逐步凝實成為液態的溪流順著經脈流淌。

溪流的顏色竟有些泛綠,就像是泡了三泡的白茶茶湯,清澈中透著淡淡的綠意。

由於風無形的真氣太過恐怖,魏武的境界太低,根本無法吸收全部的真氣,最多也就十之一二轉化成了茶湯。

其餘的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茶葉蛋!

那些剩餘的更多的真氣,最終聚集到了魏武的丹田,結成了一個比拳頭略小的金丹,那顏色是金色中略帶湯藥的褐色,到真的和茶葉蛋差不多。

感覺到渾身油膩膩的很不舒服,魏武才發覺全身又冒出來一層厚厚的油脂。

連忙起身跳進一旁的山澗,洗去渾身汙穢不堪的油膩,這才爬出來找到剛纔那個人影扔過來的東西。

那是一個皮革包裹著的方方正正的東西,聞了聞上麵的氣息,冇有發現異常。

這才撿起來打開包裹的皮革,裡麵是A4紙裝訂的一本厚厚的書,封麵寫著四個字:

“醫經要略”。

這是一本醫書,內容並不是佷詳實,冇有醫學理論部分。

大多是各種病症的診治手記,還有很多藥方以及藥材的圖案和文字說明,還有很多針法。

內容與上次改良的基本一致,隻是內容更加豐富和詳細。

書頁和封麵上的字都是電腦列印的,而且應該列印的時間不長,因為紙張還是嶄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