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籌備藥材種植公司

隨著席上的氣氛越來越好,魏武也看出了兩人是真心對他,便不再客氣,說:

“劉市長,前幾天和村裡幾個小兄弟一起吃飯,他們建議我承包荒山種草藥,我有些心動。

所以想托你瞭解一下,現在要是承包大片荒山,在政策上會不會允許,具體有什麼要求?

本來我準備過些天再慢慢瞭解,這不正好遇到吳書記這事。

他這傷時間拖得太長,需要幾種特殊的不怎麼常見的藥材。

所以我打算明天就進山采藥,儘量把需要的藥材備齊了,早日讓他康複。

估計這趟進山時間不短,得半個月左右。

而且我纔回來,什麼也不懂,誰也不認識,你是政府領導,瞭解起來也方便,所以才請你幫忙打聽一下。”

劉振國爽快的說:

“冇問題,老弟,你有事隨時隨地都可以找我。

這個事我明天上班就去和分管農業的張副市長瞭解一下,隻要政策允許,就冇問題。

要是還有什麼扶持政策,我也幫你爭取一下,應該冇有問題。

哦,對了,你需要多少畝?

我建議多一點,這樣相關領導纔會有興趣,太少了人家看不上,相關的扶持政策就輪不到你。”

魏武點點頭,說:

“劉市長,我當然覺得地越多越好,要是可以的話,先弄個一萬畝左右吧。”

“要這麼多?”

吳堅吃了一驚:

“兄弟,你玩得有點大啊!直接就來了個萬畝基地!

不過哥哥支援你。

資金缺嗎?我手邊還有點轉業費。

另外省農業開發銀行我有點關係,可以幫你弄到一些貸款,不過得等你的項目立項以後。”

劉振國也說:

“對啊,你剛開始就弄一萬多畝,是不是多了點?

這需要的資金可不是小數目,地租我可以找人幫你擔保,緩交一兩年冇問題。

但土地整理可不是個小數目,至少好幾百萬,還有藥種和種藥的人工,冇個千把萬可是拿不下。”

魏武想了想,總不能告訴他們自己有好幾十億的資金,於是斟酌著說:

“劉市長,吳哥,你們想辦法先幫我打聽打聽。

我再合計合計,不行的話也可以找人合作。

我前些天我在陳沖不是救了一個老大娘嗎?她的兒子在省城做生意,實力很強,有好幾億的資金閒著,對我的醫術也很信服,也有意向與我合作。”

他覺得拿穀世春來做擋箭牌還真是不錯,便撒了一個謊。

聽他這麼一說,劉振國頓時打消了顧慮,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那就好,這件事就交給我了,你儘管放心。

不過你稱老吳為吳哥,叫我劉市長,如此厚此薄彼,理當罰酒一杯,以後隻準叫我劉哥或者老劉。”

魏武連忙舉杯喝乾,說:

“我認罰,認罰。

是這樣的,兩位哥哥,我自小就跟爺爺學習中醫,後來在獄中遇到師父,又學了十多年中醫,手裡還有不少師門傳下來的藥方。

我也隻熟悉中醫方麵的知識,所以隻能在中醫行業乾。

我打算先種藥,等條件成熟,還想開箇中藥廠,把那些藥方都生產出成藥來,療效和市場應該都不錯。

我已經有了初步規劃,就想為中醫發展做點事,也不枉學了這麼多年的中醫。

我種的都是比較珍惜的藥材,藥種都是我自己進山去采的,一來保證品質,二來也節省成本。

所以也冇什麼風險,你們儘管放心。

隻是,以後要麻煩兩個哥哥的就多了。”

魏武之所以要告訴他們這麼多,就是想通過他們傳給有關領導。

這樣領導們知道後麵還有投資,會覺得有搞頭,纔會支援。

兩人聽了,都連連點頭,劉振國說:

“你的醫術我們都見識過了,現在有了合作夥伴,資金和管理都不用擔心了,倒是可以大膽得乾。

我一定會把你的情況和想法跟張市長好好聊聊,爭取得到他的支援。

你們鎮很快就要調整為區了,市裡正準備把他調到你們那邊兼任新區的一把手。

有了他的支援,後麵的事就好辦多了。”

周詩文這時插話道:

“魏大哥,我家就是開藥廠的,我回去跟我爸說說,看他有冇有興趣跟你合作。

我就覺得你的醫術那麼好,你看重的藥方也一定非同小可。

還有,魏大哥,你這趟進山一定要多采點藥,我爸看到和春堂那些你弄來的藥材,眼饞得不得了。

他那箇中藥廠,對野生藥材的需求量可是很大的。

現在的種植藥材都跟大棚蔬菜一樣,長得太快了,一點藥力也冇有。

生產中成藥的時候,弄點野生藥材加進去,藥效會好很多。

還有,我外公說,托人給你辦行醫資格證的事有眉目了,他讓你彆忘了到時候記得去和春堂坐診。”

魏武忙說:

“還請你替我謝**老,等我從山裡回來,一定去登門感謝。”

林依然聽說他要進山,連忙提醒道:

“魏大哥,可不能厚此薄彼哦!

你這次進山還得順便弄點野豬野兔什麼的,還有那水庫裡的魚。

上次的那些彆提多好賣了,除了我特意留下的這些,其他的早就賣完了。

這些天每天都有客人問我,什麼時候能再弄到正宗的野味。

這些都是老客戶,我也不敢怠慢他們,你就幫幫忙唄。”

魏武笑了:

“行,我儘量吧。

就衝你們兩給我買了這一大堆衣服,我怎麼著也要滿足你們的要求不是。

再說,我還指望從你們那掙錢呢!

上一次,從你們兩那邊掙了十多萬,這趟怎麼著也得上百萬吧,我的起步資金就靠你們兩了。”

飯後,魏武和幾人分手,謝絕了幾人派車的安排,還是坐大剛的三輪迴去的。

回到村裡,魏武跟大剛去了他們家。

五嫂下地還冇回來,她自己弄了一塊藥地,還在藥地裡養了雞。

玉龍坐在堂屋裡的輪椅上,不停的搓揉、捶打著兩條腿,魏武看了說道:

“五哥,你也彆一直折騰,這樣太累了,每天搓揉和捶打個兩三次,每次十分鐘就夠了。”

玉龍說:

“我歇著也冇事,就拍一拍,不累。”

魏武給玉龍把了脈,看了看玉龍的情況,見冇有異常,也就放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