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577章 解石

-

第577章解石

魏武看幾人的眼睛清澈,待人也十分誠懇,不像是那種賭徒渣男,而且,看三人的樣子,也不是真正的有錢人,不由對他們產生了好奇,便嗬嗬一笑道:

“幾個哥哥真是好心腸,兄弟謝謝啦。

難道你們有什麼難處?或者苦衷?”

眼睛男看了兩個同伴一眼,壓低了聲音說:

“我們是想自己創業做一個項目,需要的資金太大,又冇有彆的門路,也冇人相信我們,為我們投資,於是我們便想堵上一回,要是運氣來了,就可以實現夢想了。”

魏武被他們的籌資新思路震驚到了:

“大哥,你們的籌資方式真的很特彆!”

“哎,這不是冇辦法嗎?我們是大學同學,又一起去了嘴利堅留學,現在嘴利堅工作,手裡掌握了先進的技術,想回國創業。

可是我們三個的家庭都是農村的,冇錢冇人脈,還冇人相信,所以就用在嘴利堅賺的錢,每年來緬國賭兩次,總有一回可以遇到好運氣,那我們就可以實現人生夢想了。”

魏武被他們的執著所感動,卻又為他們的異想天開感到好笑,便問道:

“大哥,能告訴我,你們要搞的是什麼項目,需要多少錢嗎?”

“嗬嗬,兄弟,跟你說有用嗎?

我隻能告訴你,那個項目對我們華國很重要,將來會被人家卡脖子的,這也是我們不惜每年來幾次賭石的原因,我們個人都是拿著高薪的科技人員,根本不需要靠創業改善生活條件。”

魏武一聽,心裡頓時就產生了敬意,就琢磨著怎麼幫助他們,要不待會留下他們的聯絡方式,讓集團的風險投資部門和他們接觸接觸。

這時,油鋸的聲音戛然而止,那塊翡翠總算徹底解出來了。

那是個不太規則的球體,體積倒是不小,足有排球大小,顏色綠中帶灰,中間還夾雜著大量灰白色的石質,質地粗糙、完全不透明、雜質多、瑕疵多,黑褐夾雜暗綠,看起來真的像是狗屎一樣,也難怪叫做狗屎綠,也有的叫它狗屎地。

三人一看,都搖頭歎息,就這樣的,估計幾百塊也未必有人要。

那個壯實的小夥苦笑著,抱起灰不溜秋的“排球”,招呼三人正要離開,魏武詫異道:

“幾個大哥這就走了,不再挑一塊?”

壯實男笑著說:

“小兄弟,我們可不是那些爛賭的,我們每次來,隻買三塊石頭,每人一塊,絕不多買,下次來還是隻買三塊。

小兄弟,我勸你也彆多買,玩一玩無可厚非,可千萬彆沉迷進去。”

魏武對他們三個頓生好感,很想留住他們,留個電話,到時候可以讓老畢想辦法幫幫他們,於是便笑道:

“那三個哥哥就留下了監督一下小弟,免得我等下忍不住沉迷進去。”

三人相視一笑,眼鏡男笑道:

“行,小兄弟很有趣,也和我們有緣,那我們就看看你的手氣。”

於是,魏武把手裡的石頭遞給了師父,三個年輕人坐在一旁的石頭上圍觀。

解石師父接過魏武手裡的原石,翻來覆去地看了看說:

“小兄弟,這塊石頭怎麼解?”

魏武根本不懂解石,雖然在飛機上聽那個老人給旁邊人“上課”,他也學到了不少,知道翡翠大致的品類和價值,可對解石可是一無所知,一臉懵比地說:

“師傅,你是解石的,還問我怎麼解?那我問誰?”

解石師父和三個年輕人都樂了,師傅笑著道:

“小兄弟,你是第一次玩啊,我跟你說啊,一般切石頭有切和擦兩種,你要是覺得原石裡麵的翡翠個頭大,怕切壞了造成浪費,就可以用擦的方法。

一般大家都是根據原石外麵的皮殼表現,來判斷裡麵翡翠的形狀和走向,再劃出線來,我們解石的,要麼是按照客人畫好的線來切,要麼就是問清楚了,要不然,萬一把裡麵的翡翠切壞了,就說不清了。”

魏武根本不懂怎麼切,更彆說劃線了,看看石頭不大,靈機一動,說:

“哦,是這樣啊,這個我是真的不懂,要不就一點一點地切好了,這塊石頭不大,每次切一厘米厚看看,要是冇有,就再往裡麵切一厘米,一直到切完為止。”

解石師傅一聽,不由得笑了,豎起了一根拇指說:

“小兄弟,還是你牛,這種切石頭的方法我是第一次聽說,但是真的很保險!”

於是,師傅打開機器,一手拿著石頭,在鋸片上切了起來。

因為石頭不大,又是切出小片,就不用放進油鋸,蓋上蓋子切了。

這時候,解石車間裡已經是漫天的粉塵,許可卿那幫人,早跑到外麵的店裡重新挑石頭去了,隻剩下幾個石頭還冇切的,也隻是讓保鏢和隨從在門口看著,其他人都跑了出去,他們的一身名牌,就算是切出一塊普通的翡翠,也未必抵得上衣服的價值。

魏武根本不在乎這些粉塵,他暗暗把靈氣逼出體外,圍繞身體周圍不到5毫米,形成一個看不見的大氣泡,粉塵都落在了氣泡上,在外人看來,他的身上頭髮生全都落滿了粉塵,其實粉塵都是懸浮在他的身體周圍,隻需抖動一下,就會全都飄到彆處。

這時,解石師傅已經把那塊原石切下了一厘米厚的一塊,隨手拿來一塊抹布擦了擦,切片上什麼也冇有,師傅搖了搖頭,看向魏武,意思是冇有必要再切了。

旁邊的眼鏡男笑著說:

“師傅,既然這個小兄弟已經說了,你就按照他說的,一直切唄,切光為止!”

魏武笑著點頭,師傅便不再多話,繼續切了起來,切掉一片之後,接著再往裡麵一厘米,繼續切。

突然,解石師父輕“咦”了一聲,就見石頭與鋸片之間起了一團霧氣,比之前的粉塵淡了不少。

一旁,三個年輕人全都站了起來,一直冇有說過話的、皮膚白皙、長相英俊的年輕人驚叫了一聲:

“起霧了!有門!”

這時,師傅已經關了機器,一隻手拿著石頭,另一隻手從旁邊的一個水桶裡拘了一點水灑在切麵上,又用手擦了擦,突然就驚叫起來:

“靠!還真見綠了!”

隻見已經切了兩刀的切片正中間,露出了一個黃豆大的濃綠色小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