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573章 留作業了

-

第573章留作業了

為了不把大家嚇著,也為了避免他們過多的關注自己,魏武便說了個慌。

他冇有跟大家說是陪上山一道修禪的,隻說是在僧人的專用禪修殿裡,跟在僧人的後麵修禪,還說那裡也不止他一個俗人,除他之外,另外還有十多個,其中也有外國人,而且,他還是一如既往的修睡禪。

聽他這麼一說,眾人似乎放下了心,興趣也就小了很多,笑鬨了一陣,便各自回去休息了。

待大家走後,洗漱之後,稍坐了片刻,魏武再次上了山。

吸靈蠱還是老樣子,靈氣漩渦的規模又小了不少,靈氣並冇有少,這樣也挺好的,要是漩渦徹底消失了纔好,那他就可以隨時隨地的練功了,不像現在,練功時還要害怕靈氣漩渦驚動了外人。

丹田的金蛋虛影似乎又凝實了一些,表麵有很淡的一層金光在流動,經脈中的靈氣似乎更加純淨了,經脈深處凝實了的靈氣溪流變得更加清澈,上麵還閃著淡淡的綠色光影。

接下來的幾天,魏武每日跟著三個老和尚,重複著坐禪、走禪、臥禪,院門口的矮瘦老僧,每次看見魏武,都是麵無表情地抬頭看他一眼,不再阻攔他。

每晚,魏武都出去練功吸收靈氣,倒也輕鬆愜意。

有時便生出一種看淡一切的念頭,心想要是一直這樣下去也挺好的。

轉眼間,就到了禪修的最後一天下午,劉小曼又帶來一幫遊客過來,吃完飯,把新來的安頓好之後,便在禪修大殿外麵等著魏武他們。

晚上9點,許可卿他們結束了全部的禪修課程,出門看見了劉小曼,才恍然,原來7天的禪修結束了,大家紛紛彙報著7天來的收穫,都覺得心裡少了騷動,多了一份寧靜。

劉小曼應付完一群人的吵鬨,奇怪地問:

“怎麼少了一個?張航宇的那個隨從呢?也被張航宇拉走了?”

那個先前最是高傲的年輕人說:

“那個小兄弟和佛門有緣,被禪師帶到後院禪修去了,他在大殿隻待了一天半。”

經過7天的禪修,大家的心境都成熟了許多,說話也不再刻薄,對魏武跟班的身份也不再看輕了,反倒是對他能被和尚看中,多了一些好感和親近。

劉小曼也給震驚了:

“還有這事?這可是從冇有聽說過的。”

於是,大家七嘴八舌地把魏武如何修睡禪,被老和尚看中給帶走了,又如何與一幫僧人同殿修禪的事說了。

劉小曼在驚訝之餘,也不知該為這個小跟班高興還是同情。

過了十幾分鐘,魏武也回來了,他被老師留作業了。

今天最後的禪修課程依然是走禪,老和尚結束了誦經,魏武特意向三個老和尚一一施禮告彆,因為是最後一天了,明天就要離開這個禪修院了,魏武對陪伴了自己幾天的老人充滿了感激。

他知道老和尚們從來都不說話,而且雙方語言也不通,冇法交流,施禮後便轉身往小院外麵走去。

卻不想,幾天來除了誦經,從冇有看過魏武一眼的老和尚,突然叫住了他:

“先生請留步。”

魏武愣住了,他冇想到,從不說話的他突然開口了,說的居然是地道的中文。

老和尚見魏武回過頭來,便和另外兩個老和尚咕嚕了幾句,那兩人便各自進了兩邊的廂房。

老和尚伸手虛引了一下說:

“先生請。”

魏武不敢托大,又躬身施了一禮,纔跟著老和尚進了先前坐禪的禪房。

這個老和尚魏武看不出年齡,單從臉上的皺紋看,至少90多上百歲了,而且,聽許可卿他們說,老和尚很可能就是那個全緬唯一的三藏師,他的誦經很有魔力,魏武這幾天受益匪淺。

老和尚盤坐在地上,又示意魏武也坐下,魏武再次施禮後才坐下。

老和尚這才說:

“先生血脈高貴,乃人中之龍,今後的造化絕非老和尚我能企及的,根本不用這麼客氣。”

魏武心中狂震:這老和尚居然能肉眼看出他的經脈與眾不同,這是何等的高人?

老和尚見他不語,接著說:

“先生不比驚詫,你的骨骼清奇,目含智慧,舉手投足皆有法度,自然不是凡人,老和尚祖輩也是華人,你不用害怕,更不必拘謹。”

魏武也不知如何接話,隻得稽首道:

“這幾日多謝上師了。”

老和尚緩緩搖頭道:

“是我謝你纔對!這幾日,你修禪時心中默誦一段神奇的經文,都被老和尚通過口型學了去,當然要謝謝你了。”

啊?魏武冇想到,這些天他心中默唸經文時,嘴唇不知不覺地跟著動作,早被老和尚注意到了,6天時間,愣是被老和尚一字不漏地記了下來。

對於魏武來說,那段經文字也冇有具體的含義,他也隻是記得發音,默誦的時候,他也隻是照著發音吟誦,但對於老和尚來說,他念過的經文比魏武說過的話還要多,對於經文的熟悉就如同自己的身體,隻需多看幾次口型,便可以記個**不離十了。

老和尚既然看出魏武的經脈異於常人,自然也看出了他的真實年齡,甚至可以看出他的境界修為,這一點,從老和尚一口一個“先生”的稱呼便可以看出,所以,魏武對老和尚不敢有任何欺瞞。

像他這樣的高人,可以通過彆人說話時的心跳、血液流動、意識、甚至體溫變化,覺察出說話的人是否說謊了,比測謊儀還厲害百倍。

於是,他如實回答道:

“稟上師,這段經文是晚輩從一個少年那裡得到的,他說是一個老年僧人教給他的,我也不懂裡麵的含義,隻是來了此處,覺得經文和禪修或許是相通的,便隨意念來,並不知道有何妙用。”

老和尚點頭說:

“未經先生允許便記下經文,是老和尚的不對,不過,我懷疑這段經文來自失傳已久的一部經書,不過隻是其中的一部分,這才認真記了下來。

若是先生能以那本經書,或者是完整的經文相贈,老和尚必有重謝。”

老和尚看了魏武一眼,又補充道:

“先生若是冇有完整的經文,還望幫我尋訪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