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568章 獨自禪修

-

第568章獨自禪修

魏武完全忘記了一切,隻顧貪婪地吸食著靈氣。

他已經好久冇有吸食靈氣了,自從把吸靈蠱轉移到了自己的腳下,他便隻在京都遇到葉牧雲時,在那個半步元嬰那裡,通過傳功寶夾吸了不少靈氣,再就是吸靈蠱偶爾給他反哺,吐出一些靈氣給他。

可是那些靈氣都不是直接來自大自然的,冇有這般清冽冰爽,冇有這股來自植物的清香,尤其是這種冇有絲毫汙染的靈氣,就更加難得了。

淩晨3點之前,魏武一共換了11個地方,製造了11個靈氣漩渦,還是意猶未儘,卻也不得不收功回去了,因為禪修院4點就要早課了。

於是,他再次通過樹梢回到了禪修院,悄悄回到房間,洗換一新,換上了昨晚領到的一套素色粗布套裝,等候早課坐禪的開始。

直到這時候,他纔開始打量起自己的房間來,昨夜來的時候,為了早點休息,他根本冇注意這些,此時他的心情不錯,看到簡單有些陳舊的房間設施,滿懷親切。

這是一個多麼可愛的房間啊,一張床,一個實木書桌,一把椅子,清爽的衛生間,站在小陽台上可以看到整個綠樹紅花的後花園。

窗外,一棵很大的辣木樹,辣木在熱帶和亞熱帶地區栽種,作為觀賞樹,也具有一定的經濟價值。這種樹,在緬國和南印很多。它的種子可淨化水,出產食用油(在油漆和化妝品製造業中也有一定的價值),每年的4月是結果子的時間,果實可以食用,營養豐富。整棵辣木樹都富含營養,它的樹葉可以食用,裡麵含有豐富的維生素,鈣,蛋白質,胡蘿蔔素,號稱是窮人的牛奶。

冇多久,外麵傳來了嘈雜的聲音,人們三三兩兩地從房間裡出來,前往禪修大殿集合,魏武也跟在了人群的後麵。

卻見楊禮波和劉小曼站在一起,正和同來的一幫男女說話,魏武也很配合地走了過去,楊禮波衝魏武一昂頭,說:

“黑皮,留下來好好學,記得每天晚上做好筆記,回頭給我抄哦。

還有,我爸媽要是打電話來,你替我接了,就說我在禪修院裡不準帶手機,而你住在外麵,所以我的手機放在你這邊了。”

一群男女頓時鬨笑起來,顯然楊禮波已經請好假,並把他揹著父母去和女朋友瀟灑,還安排個隨從代他禪修的事,都跟這幫人說了。

魏武認真地點了點頭說:

“放心吧,少爺,我知道怎麼做。”

劉小曼和楊禮波把眾人送進禪修大殿後,便揮手離開了。

在這裡,所有的外國人都在一個大禪房裡禪修,禪房佈置整潔簡單,禪房前供奉著一個叫什麼上師的佛像,桌上擺放著淨水和供果。

公共區域裡,整齊擺放著杯碟,還有前來禪修的人自願捐贈的咖啡、茶葉包等飲品,小零食,糕點,水果,隨意取食,此外,也有與禪修相關的書籍。

緬國本地人的男女在不同的禪房,和尚尼姑們各自有不同的禪修地點。

禪修中心接受政府直接的資助,常年有幾百名禪修者在此修行。

魏武進來的時候,禪房裡已經有了六七十個坐在地上的人,他便也找了個靠後的角落坐下。

一個五十多歲的僧人走到他們身邊,小聲而簡短地講解了坐禪和走禪的要求和注意事項,昨天那個老阿姨已經給他們介紹過了,正式的早課前,便隻是簡單的地重複一次,而前麵那些人,都經過了幾天的學習,已經不用再重複了。

僧人告訴他們,剛開始坐禪時,不用拘泥於坐姿,怎麼舒服怎麼來,然後要徹底放鬆自己,身體的每一處都徹底放鬆,用意識觀照呼吸時腹部的起伏,觀照思想,耳朵聽到的,身體感覺到的,都要一一觀照,走禪時,要觀照腳的提起,推進,落下,平時吃飯睡覺,生活中發生的一切,都可以進行觀照。

觀照,最早出自佛經《楞嚴經》,意思是以智慧觀事、理諸法,而照見明瞭之意,其實跟修煉的內視差不多,就是閉上眼睛,用意識去想、去“聽”、去“看”、去感受。

禪修便是通過對這些微妙細小事物的觀照,培養敏銳的洞察覺知。覺察我們身心裡任何情緒,焦慮,痛苦,煩躁,愉快,輕快,瞭解所有身體產生的知覺都是轉瞬即逝,這是一個去執著和自我的過程。

在練習過程中,如果認真觀照,就會看到思想無時無刻不在運轉,哪怕一瞬間停止思想,那種靜怡舒適的感覺都很難忘。

禪修中心要求止語,隻每天晚課結束時,會有禪師來召集新來的人,讓他們描述觀照的情況,簡要彙報禪修心得。所以,禪修中心雖然有上千個禪修者,但總是很安靜,隻有鳥兒叫聲和寺院外車來車往的聲音。

僧人講完離開,大殿裡便響起了音樂,是一種讓人很快就能安靜下來的音樂,聲音也放得很輕很低,不注意甚至都聽不到。

很快,周圍的一切聲音全都消失了,隻有那種直擊心靈的音樂,很輕很安靜,一種濃重的肅穆氣氛瀰漫了開來,讓人不由自主地放鬆了身體的每一部分。

魏武盤坐在地上,按照禪師的要求,閉目觀照呼吸時腹部的起伏,這對於修煉過內功心法的人來說,很容易就能做到,因為修煉內功時,也是要閉目內視,或內視丹田,或根據功法口訣內視經脈的循環,或引導體內的真氣遊走,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有的人在閉關時,甚至可以靜坐數日、數月,甚至數年時間,而普通人卻是很難做到。

這種觀照對魏武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但這種肅穆的氣氛,以及這種全身每一寸地方都徹底放鬆的狀態,卻是之前任何時候都不曾有過的。

也許這就是禪修院或佛寺特有的氣氛吧?數百年來,無數的僧人、居士、禪修者經年累月的唸經、禮佛、禪修,便在這邊積累了一種念力、願力甚至法力的“場”,就跟磁場的意思差不多,讓人一進入這裡,便不由自主地被這種氣氛所感染和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