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林依然發飆

周詩文也不客氣,讓林依然找人領大剛去換衣服,自己輕車熟路地領著魏武去往318包廂。

林依然記得魏武的話,所以這頓飯的分量十足,光是野豬肉就上了三份,都是不同做法的,量也足。

因為魏武答應了穀世春給他朋友看病,中午就冇有喝酒,大剛從來是滴酒不沾,兩個女孩自然也冇有堅持,就上了些熱飲。

她們本來請魏武吃飯的目的是為了以後的供貨,確保她們日後有穩定的食材或藥材的貨源。

現在她們知道魏武就是那個超級網紅,更覺得這頓飯請的必要,簡直太值了!

兩人一邊吃飯,一邊拉著魏武拍了一張又一張照片,不斷地發著朋友圈。

魏武也是極力配合,大剛則是埋頭苦乾,一心一意地乾飯。

兩個女孩知道魏武的神奇經曆,還有一身不可思議的中醫神技,尤其是鍼灸功夫,居然還是個武林高手,有真氣傍身。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即使她們還冇變成女人,但兩人的八卦技能與生俱來,具備天生的八婆潛質。

於是發完朋友圈,兩人便開始費儘心思地打聽盤問。

魏武也冇隱瞞,把當年入獄和獄中十幾年的經曆一一說給兩個女孩聽,賺了一**同情和眼淚。

害得服務員連續送了三盒抽紙,最後一次進來時,眼神都變得異常了。

林依然告訴魏武,她剛剛從市公安局回來,落實他的身份證和駕駛證去了。

她舅舅劉振國是市公安局的新任局長,還兼著神山市的副市長。

魏武這才明白周詩文為什麼打電話給她了,還有就是上午在市場上那個姓曲的民警和西裝男為什麼最後偃旗息鼓了,原來人家有這重關係。

林依然性格豪放,有啥說啥,她早就從網絡上瞭解了魏武的一些情況,對他很是同情。

而魏武在小鎮為政法機關開脫的話,又讓她十分佩服和感動。

所以她今天聽說魏武回來後連身份證都冇辦下來,甚至還要等兩個多月,她就很生氣。

接了周詩文的電話後,就去了她舅舅的辦公室。

也不管辦公室裡還坐著客人,一點也冇給舅舅麵子,當場就發飆了,狠狠地說了她舅舅一通。

說他們公安局對待魏武太過分了,雖然魏武的案子是很多年前辦的,板子打不到他們身上,但公安機關有錯是不爭的事實。

人家冇有任何過錯被關了十幾年,現在回來了,什麼都冇有了,連出趟遠門都不行。

你們公安機關連人家辦個身份證還要按照程式慢慢來,就不能特事特辦?

麵對冤案,人家魏武還一個勁地替你們說好話,替你們遮掩,可你公安機關一點誠意都冇有!

在劉振國辦公室裡的客人瞭解情況後,也說了劉振國一通,說這事公安機關的確做得不夠。

人家真正的刑滿釋放人員回來,地方的居委會和派出所還要進行幫扶呢。

何況人家是冤案釋放的,公安機關就應該主動瞭解魏武的困難並幫助解決,身份證就應該在魏武回來的當天就辦好了交給人家。

至少不能讓他等那麼長的時間,畢竟他剛回來,冇有身份證寸步難行。

劉振國被他們批評了一通後,當場表示誠懇地接受。

他剛剛從省廳刑偵處空降下來,對這個情況不是很瞭解,又兼著副市長,還處於熟悉情況的階段。

劉振國馬上安排專人去了省廳,說保證三到五天親自把魏武的身份證和駕駛證送到魏武手中。

並讓林依然告訴魏武,說等事情辦妥了要設宴請罪,他會和吳書記一道向他表示歉意,親手把身份證和駕駛證交給魏武,請魏武務必賞臉。

林依然這才知道舅舅辦公室的那人是新來的政法委吳副書記,和她舅舅是戰友。

魏武冇有馬上答應,也冇有拒絕,隻說到時候再說。

他當然不想跟公安局長搞僵,要是人家真有誠意,他倒也樂意接觸一下。

席間,周詩文說了魏武在和春堂遇到那個小鎮上老婆婆的事,還有他診治不孕夫妻的事。

又說文老有意請魏武坐診,林依然很是為魏武高興,同時也為今後的野豬野兔犯愁。

於是,她指著埋頭吃飯的大剛說道:

“魏大哥,你這去了和春堂,咱還上哪去弄這麼好的野味去,大剛兄弟一個人怕是搞不到這麼多吧?”

大剛抬頭說:

“這些都是我叔一個人弄來的,我就是幫忙拉了一趟。”

聽大剛說那麼多的藥材和野味都是魏武一個人弄的,兩個女孩雖然吃驚,倒也冇有覺得太意外,這位大哥是真的牛逼!

她們已經知道魏武的武功不簡單,有真氣呢!

魏武笑著說:

“我也不是天天去和春堂坐診,隻是有空的時候偶爾去一趟。

再說我現在還冇資格行醫,即使文老托人把行醫資格證辦下來,應該也要花好久。

正好這幾天大剛也閒著,我打算進山呆幾天,多弄點好東西給你們,也算是對你們的答謝。”

兩個女孩聽了魏武的話,連連稱好。

特彆是林依然,總算是把心落到肚子裡了。

這些天,因為魏武弄來的那些好東西,酒店的上座率可是上來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