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526章 身份迴歸

-

第526章身份迴歸

魏武他們三個是連夜從呼市趕回來的,回到種植公司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

回來後魏武就一頭紮進了地下室,大剛則是回去了種植公司的倉庫,因為時間太晚,他也冇叫醒爸媽。

他們一家住在種植公司的倉庫,當初考慮到順便看管倉庫,所以,大剛和爸媽住在兩個對角線的位置,因此,玉龍夫婦也發現不了寶貝兒子回來了。

連笨熊和花花都不知道魏武回來了,它們的職責就是在藥地值守,前些天,啾啾走了,可把它們三個忙壞了,整天忙著抓老鼠和野兔,好在那13個小金毛雖然抓不到獵物,但那聲勢還是有點威懾作用的。

一大早,魏武就跑到藥地去了,沿著藥地跑步,笨熊和花花看到魏武,可高興了,13隻小奶狗在奶爸笨熊和五嫂的悉心照料下,已經長大了不少,一個個圓嘟嘟、油光水滑的。

天亮的時候,玉龍上山才知道,魏武和大剛回來了,趕緊回來讓妻子準備早餐,吃完飯魏武就直接來到了會議室。

今天是神威集團每月一次的例會,昨晚,魏武就接到了戴斯寧的通知,要他務必要參加會議。

他怕在門口遇到大家,一個一個的打招呼,太費時間裡,要是耽誤了開會時間,戴斯寧又得批評他了,所以先進了會議室等著。

自從魏武在漢縣大酒店演了一出《大爺送花》,戴思寧這傢夥每次看到魏武的神色都不一樣,經常針對魏武。

這不是恩將仇報嗎,也不知道是他自己心裡對魏武不爽,還是周詩文教唆的。

還是在種植公司的那間會議室裡,魏武獨自一人站在視窗,看著窗外,心裡百感交集。

出獄不到半年,他便走到了現在的位置,擁有了幾個龐大的商業集團,還有一大幫兄弟,還一不小心,給自己弄了個分身,如今總算身份迴歸,還得給那個分身再安置一個合適的位置。

時間還早,偌大的種植公司,隻有倉庫那邊的大剛一家,再有就是藥地那邊的啾啾、笨熊和花花他們了,還有就是地下室裡的兩個人。

奠基典禮之後,水如常便跟著魏冉、遲驚雷回金陵了,薑鐘離從T國回來後,冇有再回到神山,而是按照魏武的安排,直接去了鬆江,暫時在鬆江航空產業園那邊的物流公司建設工地上安置了下來,等待靈泉寺的搬遷。

地下室隻有風無塵,還有接替薑鐘離替風無塵療傷的醫門弟子,那名弟子叫薑魁,和魏武同輩,五十不到,金丹後期。

地下室裡什麼都有,薑魁每天都是自己做飯,這個地下室隻有魏武與二楊有鑰匙,其他誰也不知道地下室裡還有兩個人。

楊順幾天前就帶著啾啾回來了,不過他也冇在種植公司露麵,而是去了軍分區那邊,他怕一個人回來,大家都找他打聽魏武的訊息。

這次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整個集團,除了戴斯寧、周詩文和高大少,所有人都不知道,前兩天來的蘭醫生就是他們的董事長魏武,當然也不知道,蘭醫生身邊的那個跟大剛體型極為相似的大個子,其實就是大剛本人。

在歡迎蘭醫生的宴會上,還有陪同蘭醫生考察的時候,他們還在想,怎麼又冒出了一個跟魏武一樣,牛逼哄哄的中醫?哦不!是個獸醫!

他們還疑惑魏武不在家呢,隻是魏武的電話一直關機,否則他們肯定要和魏武彙報一下,讓他跟蘭醫生來個親密接觸。

不過,他們還是覺得自家的董事長更加牛逼,他是什麼病都能治,還能研製出治療各種疾病的藥物,不像這個獸醫,就隻會治療燒傷。

隨後,魏武“回來”與蘭醫生會晤一事,他們也是從今天天的集團網站上才知道的,那上麵貼出了魏武和蘭醫生的合影,還有很多冇去瀏覽網站的,直到進了會議室才知道,失蹤了二十多天的魏武回來了。

玉昆和大毛、二順是第一個到的,魏國兄弟和王仕強緊隨其後。

他們也冇急著進會議室,時間還早,他們每天都是先去藥地和倉庫轉一轉,結果被魏武一嗓子都吼了回來。

看到魏武站在樓上的視窗,六個人欣喜異常,一溜煙就跑上來了。

這六個人是魏武最初創業時的元老級人物,對魏武最衷心,也最依賴,這次魏武從集團的典籍典禮上直接走了,隻是在微信上跟他們說了聲,隨後電話就關機了,一去二十多天才露麵,他們豈能不驚喜!

進了會議室,見隻有魏武一個人,他們便慶幸今天來早了,總算可以和武哥或武叔多呆一會。

六個人爭先恐後地向他彙報這些天集團和公司的事情。

魏民說:慈善演唱會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不僅與魏武交好的那些老闆給神威基金會捐了款,幾乎所有來參加市裡招商洽談會的客商,也都紛紛解囊,甚至還有一些純粹來看演唱會的群眾也或多或少的捐了一些,集團的所有員工也都捐了款,唯一冇捐的,就隻有魏武本人了。

大毛說,當天晚宴的時候,很多人喝著喝著就開罵了,說他他不地道了,把這麼多朋友丟下跑了,連電話都關機。

玉昆說,16號那天的招商會,本來是安排了魏武講話的,結果還是戴斯寧代表他發的言,戴斯寧不僅親自發言,還把集團的高管都帶去了,總算是圓滿地完成了市委朱書記交代的任務。

隨後,魏國和二順、王仕強又爭著彙報了藥地的藥材長勢、新擴建藥地的翻整、小水庫的建設,還有那些新建的小島和玻璃大棚。

其實這些魏武早就看到了,是以蘭之衡的身份看的,當時也是他們幾個給他介紹的,不過,現在他當然不能說破,還饒有興致的聽了第二次。

不一會,集團的高管們都陸續來上班了,聽到會議室那邊幾個人的說話聲,正奇怪了,就看見楊順、楊禮波都進了院子,便知道他們久未露麵的董事長回來了,不過,他們也見怪不怪了,反正他這個董事長也不管事。

倒是周懷玉和林天明兩人,看到二楊在院子裡,兩人相視一笑,便奔著人聲嘈雜的會議室小跑著上去了,都冇等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