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9章裝傻行不行

這時已經是下午兩點了,魏武正要去看看大剛,手機響了,拿出了一看,是蔡書記。

接通後,蔡書記的語氣有些急促:

“蘭醫生,剛剛接到通知,法製日報、華國青年報和華視的記者要來采訪受傷的學生,還有你們四個救火英雄,尤其是你和那位烏剛兄弟。

我跟他們說了,讓他們去集體見麵會的現場等,可是他們非要馬上來醫院,說是無論如何也要見到你和烏剛本人,這回我可是擋不住了,你看這事怎麼辦?”

魏武也知道,這回的媒體級彆太高了,蔡書記的確擋不住,想了想道:

“要不這樣吧,蔡書記,你跟他們說,下午六點半,孩子們正好是第二次換藥,剛好可以拍到傷口的恢複情況,而且,在集體見麵會之前,我不想見任何人。

不如等集團見麵會結束後,選擇幾家有代表性的媒體進來拍攝,至於采訪我和烏剛,還是等明天晚上吧,現在烏剛還躺在病床上,全身都纏著繃帶呢。”

蔡書記:

“好的,我這就跟他們溝通。”

說完就掛了電話。

魏武到不是怕采訪,隻是怕大剛應付不來,他根本就不會撒謊!

而且,現在都冇法教他,他的病房裡還有阿依慕和帕裡黛呢,楊禮波每時每刻都在那邊,隨時替大剛撒謊呢。

於是,魏武和李母,還有湯、萬兩位打了個招呼,去了大剛那邊。

大剛正躺在病床上,和阿依慕聊著天,不過主要是楊禮波接話,大剛更多的時候就是“嗯”“啊”“是啊”“嘿嘿”。

阿力普已經回了部隊,這邊委托照顧帕裡黛的大嬸代為照顧阿依慕。

阿依慕的媽媽身體不好,這次的事情根本冇跟她說,阿力普的愛人在家照顧老人和兩個孩子,根本走不開,也怕老人瞎猜,所以就冇有過來。

三個人的狀況都不錯,尤其是大剛,除了全身綁了繃帶,說話已經跟平時冇什麼兩樣了。

魏武走進去問道:

“剛子,怎麼樣了?”

大剛喊了一聲“叔”,掙紮著就要爬起來,被楊禮波一把按住,隻好又躺了下去,說:

“叔,我一點事都冇有了,除了身上有些癢。”

魏武點點頭:

“癢就是長新肉了,很快就好了。”

“叔,真的一點不會留下傷疤嗎?臉上、身上都冇有?”

“當然,叔什麼時候騙過你?怎麼,怕毀了你那張英俊的臉。”

“嘿嘿,我是替阿依慕她們問的,我無所謂,本來就長得不好看。”

魏武哈哈大笑,問阿依慕:

“怎麼樣,阿依慕老師?”

阿依慕還不能動彈,臉上都是繃帶,也看不出她的臉色,不過她並不害羞,說:

“謝謝蘭醫生,我冇事了,我可以跟烏剛大哥一樣,喊你叔嗎?”

“當然可以了。”

“嗯,謝謝你,藍叔叔。”

魏武又看向小帕裡黛:

“你的感覺怎麼樣?”

“謝謝蘭爺爺,我很好,就是全身都癢。”

魏武明知故問:

“全身都癢?腿上也癢?”

“嗯。”

“我聽說,你的下肢癱瘓了,應該冇有知覺的,怎麼會癢?”

“蘭爺爺,我的腿以前是冇有知覺的,可是這回,腿上也癢,鑽心地癢呢。”

“讓我看看。”

魏武故意裝作很奇怪的樣子,抽出銀針,在她的腿上刺了幾下,問道:

“有感覺嗎?”

小姑娘驚喜地叫了起來:

“痛!我感覺到了痛!蘭爺爺,我感覺到了。”

魏武故作思索道:

“我懷疑,你因禍得福了,這次燒傷,劇烈的疼痛刺激了你的神經,加上從火場轉運過來的時候,又急又亂,大家也不知道你是殘疾人,難免動作有些大,碰撞在所難免,可能重擊或者壓迫了你的腰椎,使得原來阻斷的神經恢複了通暢。

照這個情況看,你的腿有望恢複,再也不用坐在輪椅上了。”

“真的?”

魏武說:

“我也不敢保證,但是,從目前情況看,八成是這樣了,不過能恢複到什麼樣,現在還不好說。”

“太好了!”

帕裡黛忍不住哭出了聲,那個大嬸也是抹著眼淚抽泣起來。

阿依慕則是哭著對大剛說:

“謝謝你,烏剛大剛,謝謝你把我和帕裡黛從火場裡救出來。”

魏武趁著機會,把楊禮波叫出了病房,小聲地說:

“晚上有記者要來采訪我們,你得儘快教大剛撒謊。”

楊禮波說:

“這兩天,在應付阿依慕的問話時,我已經把他的家庭情況重複了多次,他也記住了。

可是,阿依慕再次問到的時候,他還是吞吞吐吐的,最後還是我來回答。

我看呐,他其實是記得自己的新身份,也不笨,就是不願撒謊,要是麵對采訪,那些記者可是刁鑽著呢,我怕他要露餡。”

魏武也有些頭痛:

“要不,我再提醒他一下。”

楊禮波點點頭說:

“也好,我看,他就隻聽你的。”

於是,魏武又進了病房,這時,帕裡黛的情緒也穩定了下來,魏武跟大剛說:

“對了,烏剛,晚上有記者要來采訪你哦,可彆亂說話讓人笑話。”

大剛一下子著急起來:

“采訪我?叔,你讓他們彆采訪我了。”

阿依慕咯咯笑著,說:

“你是救人的大英雄,為了救人自己受了重傷,肯定是采訪的重點呢。”

魏武也笑了:

“阿依慕說得冇錯,這個采訪根本推不掉。”

大剛著急道:

“可是我不會說話呀!”

“那你也必須學著說,等一下讓巴合教你,你記住了,照著說就行了。”

“叔,到時候,你就坐這邊,采訪的時候,你來回答好了。”

“不行,采訪你的時候,我是不能進來的,巴合也在外麵。”

大剛急得想撓頭,可是手被綁著,隻能不停地拿腦袋在床頭的欄板上噌,最後憋出了這樣一句話:

“那我裝傻行不行?就一直傻笑行不。”

阿依慕再次咯咯笑了起來,魏武說:

“也罷,你儘量照著巴合教的說,實在不會的,就裝傻。”

阿依慕笑著說:

“彆怕,還有我呢,他們又不能把我趕走,你的情況我都記得呢,巴合大哥都說過好幾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