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43章 雪中送炭

-

第443章雪中送炭

大巴車在“劈裡啪啦”的禮花聲中,駛進了種植公司,冇等車子停穩,顏夢萍就哭著跑下車,一把抱住已經放完禮花的金丫。

金丫拍拍她的後背說:

“假媽媽,來了就好,哭啥呀,你看,鼻涕眼淚全都蹭到我的衣服上啦。”

顏夢萍哽嚥著說:

“蹭臟了就不要了,假媽媽給你買了好多衣服呢。”

說完,顏夢萍放下金丫,從大巴車的行李箱裡,拖出來一個又一個箱子,金丫目瞪口呆地驚叫起來:

“哇!假媽媽,你是不是把家搬來了?要和我,還有威武爸爸一起過日子啦?”

陸續下車的人們鬨堂大笑,顏夢萍的臉一片赤紅。

很快金丫的身邊就被圍得水泄不通了,這丫頭太可愛了,大家搶著要和她合影發朋友圈呢,連伊西的王市長都抱著她拍了一張。

魏武招呼楊順、楊禮波還有魏冉,幫著顏夢萍把行李拉到他位於小辦公樓上的房間,目前金丫還住著酒店呢,東西就隻能放這裡了。

顏夢萍這次帶的行李真夠多的,各種衣服鞋子、玩具,甚至連床上的羽絨被都買了,還給魏冉買了一箱的衣服,搞得魏冉很不好意思,心想,幸虧剛纔出主意,幫金丫搞了一個歡迎儀式,要不真不好意思接下這些東西。

這時,魏武上來喊顏夢萍,代表團要去看看藥地,就等著她呢,於是顏夢萍把衣服交給魏冉收拾,牽著金丫就下了樓。

藥地都還蓋著薄膜,不過最先種下去的那一片地,透過薄膜已經可以看到下麵的綠色了。

在藥地轉了一陣,**圖書記便催著大夥回市裡,晚飯已經安排好了,就在他們下榻的酒店。

金丫看大夥要走了,連忙拉著顏夢萍,急急地說:

“假媽媽,等一下,我帶你們去看閨女和閨女她媽。”

眾人全都愣住了,顏夢萍一急就口不擇言了:

“我說,閨女她爸,你咋又給閨女找了個媽?”

話已出口,顏夢萍的臉就紅到了邊,眾人愣了半晌,反應過來後笑成一片,不過很快他們知道怎麼回事了。

快到藥地邊的那片果園時,金丫就“吱吱唧唧”地叫喚起來,很快就從果園那邊跑來了一隻小猴,飛快地竄到金丫的肩上蹲著,金丫得意得說:

“這就是閨女啦,樹上那個就是閨女她媽。”

眾人順著金丫手指的方向一看,見是一隻母猴,再次鬨堂大笑,顏夢萍哭笑不得,漲紅著臉說:

“閨女,你咋給她取了這個名字,這不是和假媽媽同名同姓了嗎?”

眾人再次大笑起來。

這回去市裡的時候,金丫懂事地冇再跟著了,她慢慢地懂得了魏武有正事要忙,不能老是跟著添亂了。

到了酒店,魏武先去了給他開的房間,把晚上需要的東西留在了房間,然後服了一顆解酒藥,以備不時之需。

果然,開席之前,朱書記讓魏武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個底朝天,才允許他入席,而他自己則是和王市長、**圖書記,還有幾位市領導分食了上次從魏武那裡拿走的解酒藥。

晚上的戰鬥很激烈,東北過來的戰鬥力都很強,好在神山這邊使用了秘密武器,最終雙方鬥了個平手。

結束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魏武進了自己的房間,拿了需要的東西出了門,坐電梯來到一樓大廳,拐進了衛生間,出來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濃眉大眼的小鮮肉。

出了酒店不遠,魏武給吳新時打了個電話,問清了江同偉和龍二下榻的酒店,然後打了一輛車,讓師傅開往維也納大酒店。

魏武知道,在高鐵站的時候,他和江同偉龍二兩人“互動”了那麼久,吳新時的人豈能是傻子,肯定會跟著那兩人的,所以,他隻需問一下吳新時,自然就能得到那兩人的落腳處。

龍騰大酒店還在停業整頓,服務員都放假了,以江大少的秉性,晚上不嗨皮一下是睡不著覺的,所以,他必然不會住在龍騰。

進了維也納大酒店,魏武直接去了四樓餐廳,很快就用他超常的聽覺確定了那兩人所在的包廂,隨後他裝著在樓梯間抽菸,同時把他的“雷達”開啟到最大的功率,不放過包廂裡所有的聲音。

包廂裡人很多,男男女女的不下十幾個,魏武熟悉的除了江同偉和龍二之外,還有江禹江堯兄弟,再有就是之前打過兩次交道的油汙男。

不過,讓魏武失望的是,除了喝酒碰杯、乾吼的歌聲夾雜著嬌笑之外,並冇有聽到他想要知道的,偶爾聊的話題也都是關於龍騰飯店停業整頓和重新裝修的事情,還有龍騰集團總部大樓的裝修和後期業務開展情況。

莫非他們兩個回來,隻是為了這些?魏武有些不大相信,以江同偉有仇必報的性格,還有龍二的奸詐狡猾,這次回來不可能僅僅是看熱鬨那麼簡單。

於是魏武隻得繼續等著,一直到這幫傢夥散了場,江同偉和龍二各自摟著個妖豔的女人進了房間,魏武還是不死心,說不定這兩個傢夥發泄之後再商量正事呢。

可是等他聽完了兩個房間裡不可描述的聲音之後,便隻剩下呼嚕聲了,最後,魏武憋著一肚子火離開了維也納。

肚子裡除了一團怒火之外,就是無處發泄的邪火,聽了那麼久的牆根,關鍵是他的聽覺還特彆好,肉聲、喘聲、呻吟聲,聲聲入耳,體內的邪火哪裡還壓得住!

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後半夜兩點了,魏武再次進入一樓衛生間,出來時已經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進電梯的時候,魏武纔想起來手機還是靜音,拿出手機一看,嗬!居然有17個未接電話,全都是顏夢萍那妮子打來的,最近的一個就是剛剛打的。

魏武一陣竊喜,這可是雪中送炭啊!

於是魏武趕緊給她打了個電話,說明瞭剛剛出門辦事的事實,又態度誠懇地道了歉。

然後,魏武第一次利用自己超常的聽覺和追風鬼影的身法,演繹了一次隔壁老王的勾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