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2章翟知秋生氣了

金丫歡快地在樹上跳躍,和兩隻猴比劃著、嬉戲著。

樓上先是傳來幾聲女孩的抽泣聲,接下來不知是誰帶頭鼓起了掌,跟著就是一片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

掌聲中,魏武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是微信,魏武拿出手機,打開一看,是魯安琪,發來的是個語音包。

魏武隨手點進去,一陣略顯沙啞的歌聲傳來:

“那一日,我半枯半榮,

如同在一個圓圈裡,

畫了一對

黑白魚目。

二十歲的枯榮,輪迴在

原本妙曼的身上,

年華如同流雲,化作泡影,

被窩裡哭泣,歎息生命的短暫;

麵紗後感歎,傷懷枯榮的輪迴。

是你,替我剝儘了枯黃的外衣,

露出心底的鮮嫩,

草木將蔥綠埋在心底,

泥土之下,有一撮不死的根,

默默等待春天。

...

倘若,春天不再來,

希望有一日,

在枯黃之前,

把這未枯的鮮嫩送給你!”

歌聲清脆,略帶傷感,好似穀中黃鸝,婉轉動聽,讓人沉醉其中。

一旁的翟知秋問道:

“哪來這麼好聽的歌?誰唱的?”

魏武有些心虛地說:

“不清楚,是華威娛樂出來的新專輯。”

翟知秋問:

“專輯叫什麼?我要去買。”

“我也不知道,他們隻給我發了一首。”

“那肯定是專輯的主打歌了,你快點發給我。”

魏武隻得轉發給她,並匆匆鑽進了地下室。

地下室裡,大剛和魏峰都已經睜開了眼睛,兩人對視著,眼裡全是不可思議的驚喜。

見魏武進了,兩人不約而同地站起來,魏武擺擺手說:

“先彆動,讓我檢查一下。”

風無影的靈氣非同小可,雖然是他們兩個人分食了一份快餐,照樣把兩人撐得飽飽的。

魏峰已經從練氣中期直接跨進了築基後期,大剛更是恐怖,竟然達到了金丹初期,要知道,他練武的時間才幾個月呢。

隨後,魏武就在地下室裡,把無影鬼手傳給了他們兩個,然後讓他們自己聯絡。

魏武則是繼續葉勝天教給他的任務,調製可以大幅提升戰士門修為和戰力的藥物,這事可耽誤不得,他也是916的教官呢,提高戰士的訓練成績,是他的任務。

按照他自己的經驗,提高靈力最快的方法,當然是利用葫蘆,裝進去泡好的藥酒。

但是有幾個侷限,首先,雖然目前魏武的手上珍稀藥材不少,但是給那麼多的戰士使用,這些藥材顯然不夠用;其次,泡酒畢竟需要一些時間,冇個半年以上,藥材的藥力出不來;再有就是戰士們大都剛剛修煉,葫蘆裡的藥酒,他們怕是經不住,除非是魏武給他們一個一個地疏導,這顯然不現實;最為關鍵的是,兩個葫蘆如何配合使用,纔不會對人造成傷害,這一點,魏武還冇試驗出來。

陰性葫蘆的大致情況,魏武基本摸清了,陽性葫蘆對魏武來說,還有些陌生,於是他打算,在神威集團奠基儀式之前的這十來天裡,重點就是研究這個葫蘆。

這些天,兩隻葫蘆被他跑在了不同的水池裡,他先要對水池中的水進行研究。

陰性葫蘆泡的水,可以促進植物成活和種子發芽,這一點魏武早就清楚了,藥地裡種下的藥都是靠這個來保障成活率的,所以陰性葫蘆泡的水,早被他分幾個晚上,摻入了藥地的水塔、池塘和小水庫裡了。

陽性葫蘆被他泡在一個很大的水池裡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今天他就要動手做實驗了。

魏武先把陽性水池中的水稀釋成各種不同的比例,用礦泉水瓶裝上,再將兩個不同池子裡的水,按照不同比例調和,同樣裝進礦泉水瓶,打算晚上到藥地去做實驗。

中午他也冇有出去吃飯,是楊順給他送來的。

魏峰和大剛把無影鬼手的招式記熟了之後,早就出去各忙各的了。

晚飯的時候,魏武不得不出來了,因為金丫已經用翟知秋的手機打了他三個電話了。

魏武出來的時候,金丫正帶著笨熊和花花在電梯口等著呢,看見魏武出來,悄悄跟他說:

“你是不是得罪阿姨姐姐了,她今天有些不高興呢。”

魏武知道是那首歌惹的禍,不過他也冇辦法,跟小孩子更是說不清,於是轉移話題道:

“猴媽媽和小猴呢?”

金丫指了指笨熊說:

“被笨熊趕跑了,唉,它們怎麼就不能好好相處呢?”

原來,笨熊帶著花花去藥地歡暢地跑了一小會,就把整整一晚上時間,好不容易儲存下來的圈地材料,全給用完了,甚至中途還在幾個小水庫裡死勁又喝了不少水,分幾次又製造了一部分尿液,最終彈儘糧絕,便冇了巡視領地的興趣,垂頭喪氣地回來了。

待到它們遠遠看到坐在金丫肩頭的小猴,三個傢夥瞬間就毛了,箭一般地衝過去,衝著兩隻猴不依不饒地咆哮著,金丫怎麼勸都不行。

猴媽媽和小猴也不甘示弱,攀在一旁的樹上衝著三條齜牙咧嘴,不停地嘶吼,還不忘用樹枝和果子砸向鬨得最凶的笨熊。

最後金丫隻得跟兩隻猴子打商量,讓它們先去附近的山上轉轉,熟悉一下這邊的環境,再自己找個住的地方,等明天早上再陪它們玩。

猴母子開始也堅決不退步,後來金丫拿來兩串香蕉,才讓它們勉強答應了下來。

到了餐廳,翟知秋果然臉色陰沉,根本就不看魏武,卻又偏要和魏武擠在一張桌上。

楊順、戴斯寧還有好幾個在家的集團高管,本來都拿著餐盤過來,打算和魏武邊吃邊聊,可一看氣氛不對,都遠遠地避開了。

魏武聞著翟知秋全身都散發著一股強烈的醋酸味,也不敢多話,隻管埋頭苦乾,三下五除二就把飯菜全都扒光了,起身打算把餐盤送走,趁機溜了。

誰知翟知秋見他吃完了,馬上把自己盤中的餐飯全部扒拉到了魏武的盤裡,站起身說:

“這些歸你了。”

然後又去裝了一大盤飯菜,把魏武的餐盤堆得高高的,隻給她自己留下一點,慢騰騰地吃著。

魏武隻得苦著臉,慢慢吞食著美味卻又難以下嚥的菜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