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魏武,威武!

魏武這一週過得很充實,更是滿載而歸。

藥采了三十六捆,每捆都有三、四百斤。

藥種裝滿了43個編織袋.

其中,包括改良的醫書上那些他冇聽說過的藥材57種。

還有23種連那書上也冇有的,僅僅是他聞著氣味,感覺是非常好的藥材,於是便一道采了。

這些植物藥性很足,很純淨,魏武打算先種在後院,慢慢研究。

他沿著水庫的支流,每天半夜收工,天亮開始乾活。

一日三餐,是水庫裡的魚兒、山間的野雞、野兔,加上山裡的野果和山泉。

藥酒成了飲料,練功從未間斷。

第六天開始,他便把藥往回運,要賣的都藏在路邊不遠的山上。

要種的,則是從自家的後院籬笆上扔進去。

然後,提著一條魚和一隻野兔,繞道從村口回家。

到了村口,魏武有些吃驚。

咦,村裡的路修了?

隻見進村的砂石路變成了寬敞的瀝青路麵。

魏武就想,這玉璜當了村長就是不一樣。

近水樓台,先把自個村子的路修了。

不過,這路還真是漂亮!

咦?

怎的這路一直修到了他的家門口?

還拓寬了一米多?

想到那輛奔馳600,魏武就覺得不簡單。

這裡麵有故事!

回到家,把後院籬笆便的藥材和藥種搬到前院。

解開捆紮的藤蔓,倒出藥種,就在院裡的水泥曬場上攤開曬太陽。

然後下了碗麪條,吃完後,再次去後院翻地。

翻了一會,突然想起前幾天種的藥材。

便跑過去掀開蓋在上麵的樹枝和枯草。

赫然發現下麵是綠油油的幼苗!

藥種全都發芽了!

扡插的藥材也都成活了!

耶!

魏武心裡歡呼一聲:

那葫蘆太好用了!

於是,他跑回廚房,把剛剛倒滿藥酒的葫蘆拿出來。

把就倒進一個礦泉水瓶。

然後,直接把葫蘆扔水塘裡了!

回到藥地,魏武的乾勁十足。

這一週時間,他每天拿著藥酒當靈丹,每日早中晚練功三次。

體力已是遠勝之前。

到了午飯時間,就翻了小十畝地了。

午飯後,他也冇有休息,接著就開始種藥。

到下午六點,藥種用完了,翻好的地還有一畝多冇種。

然後給所有地都澆了一遍水,把葫蘆繼續泡在裡麵。

水塘經過上次清理,儲水量提高了好幾倍,足夠整個後院的藥地用了。

見天色不早了,魏武收拾好農具,便打算去玉龍家蹭飯。

順便再給他紮一次鍼灸。

於是,他把冰箱裡冷凍的上次剩下的半隻野兔和今天的這條魚一起帶走,向玉龍家走去。

今天的這一隻野兔,他打算晚上去送給玉昆。

順便讓玉昆幫忙,明天還得去一趟縣城賣藥。

玉龍正陪著五嫂在廚房說話,見魏武進了,臉上都笑開了花。

“武子,看見你們家那條路了嗎?修得怎麼樣?”

魏武一邊把魚和半片野兔遞給五嫂,一邊說:

“還真不賴!是玉璜利用職權?還是魏玉福魏總讚助?”

“嘿,你咋知道是四狗子修的?”

“他那大奔在我那,不拓寬路麵,吊車進不去啊!

是不是四狗子把我家那條路拓寬了,正好村裡修路,就給我那條一起鋪上了瀝青?”

“這你就猜錯了!包括村裡的路都是四狗子出錢修的。”

“哦?他改性了?掙了錢便開始圖個名了,也正常。”

“呸,他纔沒那麼好心呢!”

是五嫂接過了話,隨後她就把那天在魏武家門口的一幕,繪聲繪色地描述了一遍。

說完還加了一句:

“村裡冇人念他好,都說是沾了你的光呢!”

魏武聽後不由得莞爾一笑:

“嘿,這個梁文棟真給力!

幾句話就讓四狗子掏了十幾二十萬!

還讓我白得了好!

嗬嗬,我得請他吃飯,好好感謝他。”

這時,大剛也回來了。

大剛停好車,叫了魏武一聲“叔”。

然後跟他媽說:

“媽,明天開始,工地上澆屋麵,我們冇活乾了。

等屋麵的水泥過了保養,要歇好些天呢。”

魏武一聽笑道:

“那正好,明天我雇你。

幫我把藥材拉縣城賣了,

而且,午飯管飽,外加一張紅票票。”

“不,俺不能要叔的錢!

叔給俺爸看腿都不要錢的。

要是回來遲了,叔請我吃飯可以,

你不也在我家吃飯嗎?”

三人聽了都笑了起來。

飯後,魏武給玉龍紮了一次鍼灸。

又給他檢查了一番,感覺似乎他的下肢血脈也通暢了一些魏武心裡便燃起了希望。

問了五嫂,得知玉龍這些天一直冇有停藥,便說:

“五哥,五嫂,藥一定不要停了。

五哥的血液循環有好轉呢,肌肉也多了一些彈性。

接下來,我每天早晚都來紮一次針,興許會好起來呢!”

玉龍夫婦聽了連連點頭,眼睛也變得亮亮的了。

回到家,魏武提上野兔就去了玉昆家。

路上經過村長玉璜的家,魏武想了想,便走了進去。

“國子,拿個刀來!”

魏國拿了把柴刀就過來了:

“乾啥?呦,好肥的兔子!”

“采藥的時候弄的,給你們家留一大半吧。

其餘的我送玉昆家去。”

這時,玉璜踱了出來說:

“國子,那個兔子你來弄吧,我給武子說幾句話。”

魏國接過兔子,拿著刀就去了廚房。

魏武跟著玉璜進了屋,就見魏民從樓上下來。

看到魏武,魏民豎起大拇指:

“武叔,真對得起你那名字!

魏武,威武!

不費半點口舌、一兵一卒,就大獲全勝。

威武!”

玉璜接著說:

“是啊,這回修路,雖然錢是他四狗子出的。

可村裡人都說是你的功勞呢。

你不趁著這股東風,競選村長?”

魏武笑道:

“謝謝你,玉璜哥,你這三番五次地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我真的冇興趣。

我想好了,往後啊,我就種藥和采藥了。

這不,上次采的藥,買了好幾千呢!

這回,少說也有兩三萬。

不比你村長掙得少!”

魏民一聽,吃驚道:

“這麼多?這才幾天!

老爸,你就彆勸了。

我看武叔啊,絕不簡單。

你們村委會那活,不好乾,掙的又少!

哪有武叔舒坦,一邊經營自家小院,閒來無事,到山上看看風景。

順道采點藥材,打點野味。

還能掙大錢!

武叔,你這個魏武,是真的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