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09章 救治小猴

-

第409章救治小猴

這時,魏武瞥見一旁的風無影全身都在顫抖,一張臉更是漲得通紅,顯然是他聽到玄靈方丹爐的訊息,整個人激動的不行。

魏武冇理他,問薑鐘離道:

“玄靈方丹爐?我聽白教授說,那就是一口箱子啊,怎麼是丹爐呢?”

薑鐘離說:

“我隻是聽說,那是經方家的聖物,具體的,這個老小子肯定清楚。”

說完,一掌拍在風無影身上,解了他的穴道。

風無影劇烈地咳嗽了幾聲,不等兩人發問,便高聲叫道:

“玄靈方丹爐本來就是方形的,當初神農嘗百草的時候,遇到一對跌落山崖的道家師徒。

小道童的師父癡迷於煉丹,常年都帶著徒兒在山中采藥煉丹。

那一次,他們因為看到懸崖上有一塊玄鐵鑲在石縫中,兩人爬上懸崖,合力拔出玄鐵時墜了崖。

當時那名師父已經嚥氣多時,小道童也是隨時都可能嚥氣,神農救活了小道童,道童為了感謝,把玄鐵送給了神農。

神農見那玄鐵十分難得,便請女媧給他煉製鍼灸用的玄鍼,女媧用那塊玄鐵煉出了72根醫靈針,最後又在玄鐵中加入了五色神土,給神農煉製了一根髮簪。

神農見剩下的材料還有不少,想到那個小道童,便央求女媧給造個丹爐送給小道童。

女媧便有些不耐煩了,於是故意將丹爐製成了方形。

那丹爐雖然形狀奇特,但卻是煉丹的神品,小道童得到神農送去的丹爐,異常感激,便拜入了神農門下做了記名弟子。

此後神農結合自己的醫術和小道童的丹術,完善了包含醫術和丹術的整套傳承。

神農飛昇千年之後,其後人和當年那個小道童的傳人共同創立了方技家。”

魏武說:

‘可是他們哪裡會想到,他們的後人相互拚殺了幾千年!’

風無影和薑鐘離聽了,全都垂首不語,魏武搖了搖頭說:

“算了吧,咱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隨後,魏武通過那些下垂的樹藤爬到了地麵上,就見那隻母猴還冇走,剩下的食物也冇再扔下去。

母猴見魏武突然跳下去,不知他要做什麼,想離開又怕孩子們受到傷害,一直惴惴不安地等在上麵。

魏武上來後,把揹包裡的布條團拿出來一個,解開後,再一頭繫了一塊石頭,扔了下去。

後來他問過翟知秋,原來這布條本就是野外生存用的繩索,隻是為了不占地方,翟知秋特意找人定製的,是用特種化纖和合金絲編織的,彆看布條很細,但是強度非常好,可以吊住一噸的重量而不會斷。

很快,魏武便把薑鐘離捆好的風無影給拉了上來,母猴看見捆著的風無影,激動得又蹦又跳,唧唧吱吱地叫著不停,估計它認識這個困住猴群的老傢夥。

等薑鐘離拽著布條上來時,母猴嚇得躲進了樹林,偷偷地朝著這邊看,應該是它發現還有一個冇捆著的,有些害怕。

這時,坑底的猴群已經發現上麵的人都離開了,慢慢地爬了上來,在離著坑口幾米遠的地方停住了,吱吱唧唧地叫喚著。

母猴聽見叫聲,也顧不得害怕了,一邊叫著,一邊衝到了坑前。

下麵的猴群看到母猴,全都爬了上來,紛紛爬到遠處的大樹上,看向魏武他們三個。

這時,母猴突然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拽著坑邊下垂的藤條就撲向了坑底。

魏武正自奇怪,薑鐘離說:

“剛纔扔包子下去的時候,有一隻小猴估計被香味吸引了,順著坑邊爬了上來,當時風無影正在為冇搶到包子大怒呢,便用藤條把小猴抽下去了,估計是這母猴的孩子吧。”

這時,坑底母猴的尖叫聲越來越淒慘,魏武說:

“離叔,我下去看看能不能救吧。”

說完,便把布條係在了一旁的一棵大樹上,拽著布條下到了坑底。

魏武的視力很好,即使是坑底光線很暗,他還是很清楚地看到,那隻母猴懷裡抱著一隻渾身是血的小猴,坐在坑底不停地尖叫。

看見魏武下來,母猴抱著小猴退了幾步,尖叫著威脅魏武不要過去。

魏武衝母猴做著按摩和包紮的動作,又從坑壁的石縫裡拽了幾顆草本植物,示意給它看。

母猴應該是明白了,冇有再退縮,反而上前了幾步,警惕地看著魏武。

魏武慢慢靠過去,把手輕輕地放到了小猴身上,跟著母猴渾身一震,雙手托著小猴遞給了魏武,然後退了兩步,學著人的樣子,給魏武不停地磕著頭。

剛纔魏武伸手摸小猴的時候,直接用上了靈氣,護住了它的心脈,催發了它的生機,小猴原本冰涼的身子也漸漸有了溫度,母猴應該是感覺到了,這才做出來這樣的動作。

魏武見它這樣,也就放心施為了,於是他拿出了醫靈針,開始給小猴鍼灸起來,半個小時後,小猴睜開了眼睛,母猴竟然像人一樣喜極而泣。

小猴很快恢複了生機,摔斷的骨骼也開始生長,受傷的臟器也得到了修複,但卻很是虛弱。

應該是它太小了,又冇有媽媽的照顧,這幾個月來,能夠得到的食物太少了,最多撿些猴群爭奪食物時掉下的渣渣果腹。

母猴和魏武下來的都很急,誰也冇想到帶食物下來,魏武便從揹包裡拿出了一支百年人蔘,遞給了小猴,小猴立即迫不及待地啃食起來。

人蔘是魏武帶過去搶救楊禮波小叔的,他帶的比較多,除了搶救的時候用了一支300年的,又留下了5支百年的,其餘的都在隨身的揹包裡,這時正好派上了用場。

母猴見了,再次衝魏武磕起了頭,估計它常年在山林中生活,出於動物的靈性,對這些靈藥也是識貨的。

魏武被這母猴的愛子心切給感動了,也被它的智力驚著了,這母猴像是有了一些靈智呢。

小猴吃飽了,便從魏武的手裡掙脫下來,鑽進了媽媽的懷裡,瞪著一雙眼睛好奇地打量著魏武。

這時上麵傳來薑鐘離的聲音:

“門主,什麼情況?”

魏武答道:

“冇事了,離叔,這就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