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k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07章 身世

-

第407章身世

三個月後的一天,魏德貴被隔著一座山的另一個村子裡一戶人家請去出診,直到半夜才喝得醉醺醺趕回來,剛剛翻過山崗,就看見他們家起火了。

等拚了命跑回家,鄰居們已經把火滅了,隻是他的妻子、女兒還有女婿,包括他的小外孫好,全都燒成了黑漆漆的焦炭,卻是冇見到那個師兄。

公安機關經過調查後,認定是電線短路造成的火災。

但是,魏德貴心裡知道,他們家的房子纔剛建好不久,電線都是嶄新的,不可能出現問題。

他猜測,肯定是自己的女婿惹來的禍事,看他的氣質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肯定是薑家等待覺醒神脈的後生,被方士門給盯上了,這才讓他們全家遭遇了滅門之禍,要不是他出診了,肯定也難逃一死。

辦完一家人的後事後,魏德貴心灰意冷,變賣了所有的家產,再次開始了遊方郎中的生涯。

不久,在他進山采藥的時候,那個師兄找到了他,把他的小外孫還給了他。

那位師兄說他姓許,是醫門的九大長老之一,張姓少年姓薑,是醫門門主薑九針最小的兒子薑問宇。

薑問宇跟所有的薑家男孩一樣,在繈褓之中便被人送到了世俗中撫養,由許姓長老帶著十多名高手暗中保護。

薑問宇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在7歲、14歲、21歲的生日,分彆覺醒了三條**神脈。

就在他覺醒第三條神脈不久,終於被方士門發現,並派出高手截殺,最終,許姓長老帶著薑問宇,還有兩個門內弟子,在十多名醫門高手的拚死掩護下逃走了。

在逃亡的路上,許姓長老偶然看到魏德貴在山上采藥,便跟著到了他所在的村子,覺得他這裡比較安全,這才找到他,並留了下來,誰知最終還是難逃厄運。

出事那天夜裡,許姓長老放在外圍的弟子跑來告訴他,附近出現了好多方士門頂級高手,已經向這邊趕來了,他便知道薑問宇再也逃不掉了,即使僥倖逃脫,也還會被方士門追上的。

因為方士門知道,薑問宇很可能會覺醒第四條神脈,所以,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截殺他。

於是他讓那兩名弟子拚死攔住方士門的人,儘量給他拖延時間,他自己趁著一家人熟睡之際,在孩子外婆的房間裡,將孩子偷偷帶走了。

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薑問宇逃不掉了,就給他留個後吧,方士應該不道薑問宇有個兒子,這樣孩子就安全了。

最後,負責阻擋方士門的兩個醫門弟子全都戰死了,方士門的人殺了薑問宇夫婦和嶽母後,並冇有發現還有個孩子被轉移了,因為魏德貴的女兒在婚前就已經懷孕好幾個月了,雖然孩子已經三個月了,但家裡貼滿的喜字還是嶄新的,明顯結婚的時間很短,不可能有了孩子。

許長老怕警方追查孩子的下落,反而讓方士門的人得到訊息,於是挖了一個剛下葬不久的孩子新墳,把屍骨帶回薑問宇家中,然後放了一把火。

由於方士門的人認識許姓長老,他帶著孩子更加危險,所以他才把孩子托付給了魏德貴,並和魏德貴約定了見麵的地點,然後匆匆趕回宗門搬兵去了。

但是,魏德貴並冇有去往約定的地方,而是獨自帶著孩子離開了。

那孩子像極了他的閨女,他不想讓他再走女婿的老路,一直被人追殺,他要帶著外孫遠走高飛。

於是,魏德貴,也就是魏武的外公,帶著魏武繼續以遊方郎中的身份四處流浪,直到魏武快到入學年齡了,才帶他回了老家。

而且,那個許姓長老也冇有能趕到宗門搬來救兵,他在和魏德貴分手後不久,就被方士門的高手圍攻,最終寡不敵眾,被當場擊殺。

原本魏武的外公以為,他們祖孫不會再踏入醫門和方士門的紛爭,他隻想一心把外孫撫養成人。

誰知,在魏武7歲生日那天,一場突如其來的雷暴打破了他的幻想。

魏德貴聽師父說過,薑家天才覺醒**神脈的時候,會引來雷劫,所以在魏武7歲那年,被雷擊暈後,魏德貴摸到魏武體內生出一條與眾不同的經脈,他便知道不好了,但還是心存僥倖,認為他與醫門已經毫無瓜葛,方士門應該不會找到他們,而且,他還知道,隻要魏武覺醒的生命低於三條,就不會引起方士門的注意。

誰知,在魏武21歲那年,和魏德貴進山采藥,再次遭遇了雷擊,從此,魏德貴就一直提心吊膽。

不久,魏德貴去那個雷場附近的村子出診時,聽人議論說,有一個老者,在村裡打聽打雷的那天,村裡有冇有20出頭的年輕人進山。

魏德貴聽到這個訊息,便知道不好了,為了讓魏武不經常出現在村裡,他特意托人把魏武塞進了聯防隊,並急急地給魏武操辦了婚事,然後匆忙趕往當年的約定地點,尋求醫門的庇護。

當魏德貴找到當年和許姓長老約定的、南方某地一個偏僻的中醫診所時,診所裡隻有一個四十多歲的醫生。

那人告訴魏德貴,他的師父確是醫門中人,不過二十年前便離開了,此後再也冇有回來過。

魏德貴大失所望,卻又毫無辦法,除了許姓長老,他與醫門從無來往,更不知道去哪裡找到許長老,萬般無奈之下,他隻能選擇在那個小診所苦苦等待。

這一等就是三個月,這三個月對魏德貴來說真是度日如年,可能是過分的焦慮和無助,讓魏德貴的身體急劇衰弱下去,不久便病入膏肓了。

彌留之際,他把一封寫有魏武身世和經曆三次雷劫詳情的信,留給了小診所的那位醫生,並囑托他一定要交給醫門的人。

魏德貴去世後,那位醫生也不知去哪找醫門的人,隻能坐等人家上門。

隻是他們都不知道,二十年前醫門糟了大難,其宗門總壇一夜之間被毀,門人戰死無數,隻剩下門主薑九針和三長老、五長老、六長老,還有少數境界較高的門人不知所蹤,至今下落不明。

薑鐘離是醫門排名最後的九長老,是當年那個許長老大師兄的弟子,他在宗門負責與那些在外保護薑家後生的門人保持聯絡,所以一年中大部分時間在外麵巡查。

宗門出事的時候,他正好出山了,回到宗門的時候,宗門已經是一片廢墟。

他以為是方士門所為,也不敢在宗門停留,匆匆聯絡所有在外的門人弟子迅速轉移和隱匿起來,他自己也找了一個地方藏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