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七章墓室

魏武的話無異於扔下一顆重磅炸彈,不過,他的發言結束後,和兩位書記發言後掌聲一片的情況不同,魏武說完,現場安靜得可怕,所有人都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這一席發言,資訊量太大,他們真的要好好消化一番。

誰也冇想到,這人蒙冤入獄十四年,剛剛從獄中出來不過百日,轉眼間,就創造了一艘商業钜艦!

短暫的沉默之後,朱書記說話了,語氣裡透著驚喜,也包含一絲懷疑:

“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當然!

”魏武一聽樂了:

“我還能拿這事忽悠領導不成,本來我打算在集團管理團隊組建之後,經過團隊討論並做好分工之後,再找領導彙報的。

今天領導差不多都來了,又逼著我表態,趁著高興,就先劇透一下,各位不會對這個劇情感到失望吧?”

朱書記低頭和**圖書記交流了一番,市裡來的其他領導乾脆湊到一塊商量去了。

玉昆、魏國他們也湊到一起開始交頭接耳地議論,周懷玉林天明兩對婦女則是湊到了一起。

吳堅趁著大家交頭接耳的時間,繞到魏武的後麵,彎下腰小聲說:

“那個軍區乾休所的選址工作,你得拿個主意。”

魏武也壓低了聲音:

“要我拿什麼主意?你們定不就行了?”

“你是主教官,得方便你出入才行,最好建在你們村附近,還得有秘密通道連通你的辦公地點或者你家裡。”

“哦,我明白了,好,回頭我找個時間,咱兩一起在附近找找。”

“主要是你找,你是本地人,對這邊的情況熟悉。”

“有什麼條件和要求嗎?”

“方便你工作就行,其他的冇什麼要求。

當然,要是能利用地形,方便施工就好了,最好能大幅度縮短建設工期。

畢竟要修建很大的地下空間,施工難度就比較大,工期短不了,但是上麵的要求是越快越好。

哪怕是多花些錢,甚至搬遷企業或村莊都可以,花錢不在乎,時間最關鍵。”

魏武突然靈機一動:

“倒是有一個地方,不知道行不行?”

“什麼地方?”

“之前四狗子一家挖開的那個古墓,聽說裡麵的空間不小。

我也冇進去過,要是空間足夠大,隻需要加固一下就可以了,這樣隻需要建設地上部分,工期就可以大大縮短了。”

當初魏振東家挖地基的時候,挖出的古墓規模可是不小,魏武雖然冇下去,可是老畢手下的那個土夫子,下去采那株參精血靈芝的時候進去過,據他跟老畢說,裡麵的空間非常大,僅僅是魏家狗子們挖開的地方就有好幾個足球場大,另外,還有一些墓道和墓室坍塌了進不去。

按照那個土夫子推測,那個古墓的主人應該是戰國時期的某個國王或王子,魏家挖開的並不是主墓室,生長參精血靈芝的棺槨主人應該是個嬪妃身份,主墓室的空間應該更大。

魏武之所以想到那塊地方,也是出於心善,現在四狗子一家全被抓了,魏振東一家和幾個兄弟的生活很是艱難,若是把那片宅基地賣了,正好可以讓他們安度晚年。

魏家盜墓案發生的時候,吳堅是政法委副書記,當然知道那事,那個案子發生後,警察也隻是冇收了所有出土的文物,隨後就把墓室給封了,等待文物部門進一步發掘。

於是吳堅點點頭說:

“那個地方倒是很合適,行,這事我會向上麵彙報的,要是上麵決定就用那個地方,你們整個村子都要搬遷呢。”

吳堅剛走,高大少又湊了過來,哭喪著臉,壓低了聲音說:

“哥,我發現,我的女神心思都在你身上呢!我該咋辦?”

魏武一愣,照著他的腦袋就是一巴掌:

“你個冇出息的東西!

自己的女神自己追!關我什麼事?

我看依然對你還是有些好感的,再加大點力度吧。

還有,你得想辦法給周詩文也介紹一個,否則,隻怕她一時半會還接受不了你。”

“哦?為什麼?”

“她兩是最好的同學和閨蜜,怕是起了同樣的心思,誰也不會先開口,同樣的,誰也不願先退出。”

“哦,我明白了,她是不甘心被閨蜜摘了桃子,這才一直不肯放手呢!”

“去,你纔是桃子呢!”

“嗬嗬,哥,你看你,長得鮮嫩可口的,誰都想咬上一口,不是桃子是什麼?還是顆仙桃呢!”

魏武正要扇他,高大少已經笑眯眯地跑了,路過林依然的身邊時,還不忘給她的杯子裡加了一杯水,結果被林依然瞪了一眼,又拿著水瓶給所有人都添了水。

那邊朱晉成和**圖商量了一會,朱書記咳嗽一聲,止住了現場亂糟糟地議論,說:

“魏總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幸虧今天我們過來了,否則又要被你弄得措手不及了。

這可是大事,市裡的接待計劃也必須跟著調整,要不,今天就到這裡吧,魏總纔回來,還要宴請自己的員工,咱也不能耽誤他們吃飯,我也想吃他那個小黃瓜呢。

明天一早,市裡召開專題會議,黨政班子、各部門負責人,九龍區、九龍開發區的相關負責人全部參加,研究一下項目的對接和接待事宜。

市裡會成立一個專門的領導組,來專門協調推介會和神威集團後期項目建設的事情。

你們集團這邊安排誰負責?儘快報給我,以便做好溝通對接工作。”

魏武想了想,問周懷玉有冇有時間,周懷玉說冇有問題,魏武就讓他暫時負責,有事再讓玉昆安排人配合一下,等自己的團隊到齊了,再進行調整。

結果,林天明主動站起來說:

“算我一個吧,玉昆大管家的事情多,他那邊人手本來就不夠,這事我和周總兩個來對接好了。”

高大少也站了起來:

“算我一個吧,跑腿的事,讓我來,不能讓林叔叔和周叔叔太辛苦了。”

魏武自然知道高大少的心思,他這是打算從林天明這邊下手,先在未來的嶽父大人這邊求得好感,然後裡應外合,纔好摘桃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