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八章金陵醫科大

老太太被魏武拉著,死勁掙紮著,一句話也不說,眼裡冒著火,怒視著魏武。

魏武隻得鬆開了手,老人調轉身子,一手抹著眼淚,一手提著編織袋,一瘸一拐地跑走了。

金丫奇怪地看著魏武,問道:

“這個老婆婆是誰呀?她好像一點也不喜歡你。”

魏武轉身上了車,沉默了好一會,跟水如常說:

“水叔,這人是我一個村子的,按輩分,我得叫她嬸子,我們兩家有點誤會,我也冇想到,她會過成了這樣。

水叔,麻煩你暗中跟著她,看看她落腳在哪,還有冇有彆的人,然後按照我教你的,發個微信位置給我。

她兒子不是個東西,害得老人家受苦,我想找機會幫幫她。”

水如常點點頭,下了車。

魏武又坐了一會,才啟動車子開向了市區方向。

進了市區不久,魏武的電話就響了,車載藍牙顯示是魏冉,正要接聽,金丫一聽就跳了起來:

“我來接,一定是姐姐打來的。”

說完就從變速箱旁邊的卡槽裡拿了手機,摁了接聽鍵:

“喂,是姐姐嗎?”

“是我呢,金丫,威武爸爸在開車嗎?”

“嗯。”

“你們到哪了?”

金丫連忙把手機送到魏武的嘴邊,魏武說:

“快了,最多半小時就到了,你在校門口等我們。”

“嗯,好的。”

魏冉是昨天傍晚到的,晚上就住進了宿舍,遲驚雷他們在學校外麵找了個酒店。

早上,魏冉出來請他們幾個吃了早點,順便問問魏武到哪了。

掛了魏冉的電話,不到兩分鐘,手機再次響起,這次魏武搶先按下了車載藍牙,因為顯示屏上顯示的是一個陌生電話:

“您好,我是威武。”

“啊,魏總啊,我是金陵醫科大學中醫學院的白朮,聽013醫院的範副院長說,您今天要來我們學校,我們校長安排我聯絡您。

請問您到哪了?我好安排接您呢。”

“哦,是白院長啊,不用這麼麻煩了,我一會就到了,我還有點彆的事,完了我再聯絡您。”

“彆啊,我得去校門口接你,你可是我們學校的貴賓啊,邢副部長前幾天親自打電話給我們龔校長,讓我們務必做好接待工作。”

“冇那麼誇張,真的,白院長,您忙您的,我等會聯絡您。”

“哦,我知道了,聽說,你女兒是我們學校大一的新生,是不是也學的中醫?”

“白院長,這個事千萬要保密,更不能搞特殊化,孩子是個學生,安心學習纔是正途。”

“好的,理解,您能這麼想,是孩子的福氣。

不過,這個禮節還是要的,要不,邢副部長會怪我們的。”

“好吧,白院長,這樣吧,二十分鐘後,您一個人到校門口來接,千萬彆搞得太隆重了,讓孩子受到太多的關注。”

“好好好,我聽魏總的。”

魏武有些頭痛,他不是個喜歡出風頭的人,更不喜歡讓魏冉成為整個學校的焦點人物,看來,真的要和校領導見個麵,著重要強調這個事,千萬不能給魏冉搞特殊化。

這麼想著,車子也就開快了不少,到了校門口,遠遠就見魏冉和遲驚雷他們四個站在校門口不遠的樹蔭下,卻是冇見高大少。

校門的另一側,有七八個五六十歲的半拉老頭,站在那裡翹首以盼,其中有個頭髮花白的矮個老頭,隻要看到有單獨的女孩在門口徘徊,就上前搭訕幾句。

魏武估計那個便是白朮白院長了,看來他冇有遵守約定啊。

魏武在離校門較遠的地方停了車,金丫下車飛奔向魏冉,口中高呼著“姐姐”,後麵三個保鏢嚴格遵守職業操守,既不拉下,也不越位,就跟在金丫身後兩米不到的位置,不緊不慢地跑著。

可惜大學的宿舍不能養狗,要不然,把花花留給魏冉,應該是一對不錯的保鏢呢。

聽了魏冉的話才知道,高大少昨晚就坐高鐵回神山去了,他們在路上的時候就接到林依然的電話,說是廠裡又申請下來好幾個化妝品、保健品的生產批文,要他趕緊回去加班。

魏冉準備得很充分,特意給笨熊準備了牽引繩,否則它進不去校園,花花還很小,抱在懷裡就行了。

一行人進校門的時候,那幫老頭根本冇在意,一來看他們人多,還有一個小孩和三條狗,加上裡麵都是三十以下的麵孔,老頭門自動忽略了他們。

他們可是打聽清楚了,魏武四十二歲,女兒都上大學了,所以他們一邊向獨自一個的小姑娘打聽,一邊注意著過來的中年人。

魏冉帶著他們在校園裡參觀,走了好一段路,魏武纔給白院長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已經進了校園,正由女兒帶著在校園裡參觀呢,讓他們不要等了,等一會再去找他們。

隨後,魏武直接關了手機,免得白院長老是打電話找他。

於是一幫老頭急匆匆地進了校門,一個個的盤問帶著年輕女孩的中年人。

這邊,魏冉牽著笨熊,後麵跟著花花,和四個帥小夥,一路吸引了不少目光的注視,目光中有男有女,男的自然是看的魏冉,女的肯定是看四個帥哥了。

不過,更加引人注目的還是金丫,一路上她已經抓了三隻鬆鼠了!

校園裡綠樹成蔭,校園小道旁邊的大樹上鬆鼠很多,還一點也不怕人,經常會立在路邊啃著樹上掉下來的果實,還有學生們扔下的零食。

金丫見了就會追上去,然後就一前一後爬樹上去了,再然後,就被她攥住了,“吱吱吱”的掙紮著。

逮到鬆鼠後,她會給它喂鬆鼠喜歡吃的堅果,然後,看到另一隻,她就會放了手裡的,再去追逐另一隻。

魏武的心情不錯,也冇去製止她,任她放飛自我,釋放天性。

這時,魏冉來了電話,一看是同宿舍的同學:

“喂,露露,有事嗎?”

“冉冉,我是外公!”

魏冉愣住了:

“外公?”

魏武一聽,也有些懵,魏冉的外公?那不是他的前嶽父嗎?魏武出來後,還冇有見過前嶽父和他的家人呢,連他的前妻,魏冉的親生母親陶舒雅都冇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