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七章四狗子的老媽

坦途的駕駛室空間並不是很大,不過好在他們的行李都讓楊順魏冉他們帶走了,要不然,光是金丫一個人的行李,車裡都放不下。

在京都這麼多天,向靈芷和顏夢萍比賽似的給金丫買衣服,春夏秋冬的全都買了好多套,還有各種鞋子,棉的、單的、還有運動鞋、拖鞋應有儘有,各種玩具、洋娃娃也是數不勝數。

金丫帶著三條狗狗坐在後排,水如常在副駕駛閉目養神,魏武開著車。

金丫上車後就開始玩她的金屬小猴,雖然她的玩具足夠多,但她最喜歡的無疑就是毛利送她的十二隻金屬小猴,畢竟這是一群猴呢,金丫可以擺出不同的方陣出來。

因為午飯吃的早,四點多的時候,他們便在服務區吃了晚飯,順便加滿了油,飯後又開了幾個小時,夜裡九點多的時候,車子到了皖北,來到了一個服務區。

這裡離金陵隻剩下三個小時的路程了,於是魏武便打算在這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出發,大約九點左右到魏冉的學校,時間剛剛好。

三人在服務區吃了飯,魏武帶金丫開了個房間,水如常還是不肯住酒店的席夢思,還說他一路上都在閉目休息,正好趁著魏武他們休息,去服務區後麵的山上轉轉,看能不能采點煉丹的藥草和材料,魏武便也冇有強迫他。

早上五點的時候,金丫就醒了,魏武早就醒了怕影響她睡覺,一早起來就坐在衛生間門口練功,見金丫坐起來,便問道:

“怎麼不多睡會?”

“不睡了,早點去看姐姐的學校,然後早點回家看看。”

“好,我們早點回家,看看你的新家。”

金丫下了床,走過來摟住了魏武的脖子,哭著說:

“我夢見爺爺了,爺爺讓我聽你的話,還說,要是我想他,就去埋衣服的墳上去看他。

咱們回去早點把爺爺的東西埋了吧。”

魏武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地拍著,說:

“好,聽你的,咱早點回去。

回去後,我還有幫你買猴呢。”

金丫這才破涕為笑,掙脫了魏武,跑去床頭,把她的書包遞給魏武:

“給你,用這個買。”

這幾天她可是從來冇讓這書包離開過視線,到哪都揹著。

魏武笑著接過書包說:

“這錢是你自己掙的,回去我就給你存起來,留著上大學的時候用。

那個小猴,我去山上抓,買來的猴子,連樹都不會爬。”

金丫的眼睛亮亮的,說:

“那我們就快點出發吧。”

然後就衝進了衛生間。

兩人收拾好,帶著笨熊花花來到服務區的餐廳,水如常正在服務區的公廁門口洗漱呢。

早餐的時候,水如常笑眯眯地跟魏武說:

“公子,昨晚收穫可不小呢?”

“哦?水叔,難不成昨晚你還尋寶去了?”

“我聽到人家議論,說附近有座盤龍山,便做琢磨著說不定會有什麼好東西,於是便找了過去。

結果,還真的找到不少煉丹的藥草,還有幾種煉丹必須的礦物質。

最關鍵的是,我找到了幾塊龍晶石,是煉製隱匿丹不可或缺的材料,所以,我就在山上煉製了兩爐隱匿丹。”

說完,水如常把一個瓷瓶遞給了魏武,接著說:

“這個隱匿丹,配合靈氣使用,可以把全身靈氣完全掩蓋,給人感覺就是個普通人。”

魏武接過了,道了聲謝。

吃完飯,三人上了車,金丫這次冇有玩猴,躺在後排睡了,水如常還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樣子,連笨熊和花花也出奇的安靜,估計是看金丫睡了,怕打擾了她吧。

兩個半小時後,坦途下了高速,這輛車冇買多久,還冇有辦ETC,所以隻能從人工通道繳費通過。

等候繳費的時候,魏武看到一群撿垃圾的老人,在收費站外麵的垃圾桶邊,翻找著垃圾。

交了費,魏武也把車開到垃圾桶邊上,一般情況下,人們在高速上製造的垃圾,比如礦泉水瓶、食品包裝袋、果皮、煙盒之類的,都是下高速的時候在收費站出口集中清理。

魏武剛剛把車停下,就見好幾個老人蜂擁而至,跑在最前麵的是個七十多歲的老年婦女,頭髮蓬亂,滿臉油汙,佝僂著身子,一手拎著一個臟兮兮的編織袋。

金丫躺了一會就坐起來了,和三個小弟製造了不少垃圾,都用一個大方便袋裝著呢。

金丫的動作很快,魏武剛把車停穩,金丫就拎著垃圾袋,打開門跳了下來,正準備把方便袋扔垃圾桶裡,那個老婦的手就伸過來了。

金丫見了,便順手遞了過去,老婦接了連聲稱謝,方便袋裡可是有好幾個飲料瓶呢,還有更多的零食包裝袋,隔著半透明的方便袋,可以看得很清楚。

卻不想,老婦接過方便袋,剛剛轉過身,就被一個六十出頭的邋遢老頭一把奪去了方便袋,還惡狠狠地踹了她一腳,老婦彎腰撫摸著被踹的小腿,畏畏縮縮地退到了一邊,敢怒不敢言。

金丫可受不了這個,衝上去指著老頭道:

“你乾嘛要搶老婆婆的東西?這是我給老婆婆的,快還給她!”

邋遢老頭咧嘴一笑,露出一口令人噁心的大黃牙:

“嗬嗬,還給她?她敢要嗎?”

老婦佝僂著身子,又向後退了一步,死勁搖了搖頭。

這時,魏武看不下去了,便開門走了下去。

不過,他也冇邋遢老頭一般見識,也冇讓老頭把垃圾還給老婆婆,而是從懷裡掏出了300塊錢,伸手遞給了老婆婆。

老婆婆看到這麼多錢,抖抖索索地伸手接了,嘴裡不停地說著:

“謝謝老闆!謝謝大老闆!”

魏武一聽,這不是家鄉的土話嗎?連忙摘下遮陽鏡,定睛一看,頓時就呆住了。

這不是魏震東的老婆,四狗子的老媽嗎?怎麼成這般模樣了?

遮陽鏡一摘,四狗子的嗎這時候也認出魏武了,連忙收回手,退了幾步,轉身就要離開。

魏武則是一把拉住她:

“嬸子,咋是您呢,您這麼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