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八章再無化解的可能了

隨後魏武帶著水如常來到之前那個小公園,路上順便把崔成因為枯榮丹的事跟蹤他,以及兩人打鬥的過程說了,然後找到埋骨的地方,挖出了崔成的衣物和骨灰。

水如常看過之後說:

“冇錯,公子,的確是造神丹,我哥果然是被這廝害的。

這廝不但欺師滅祖,還在普通人身上使用枯榮丹,真是罪不可赦!

當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廝最終還是冇能逃得挫骨揚灰的命運,這是老天爺懲罰他,讓他遭了天譴,罪有應得。”

頓了頓,水如常又說:

“隻是這造神丹一共三顆,之前師叔祖帶我們逃離家園時用了一顆。這廝自己用了一顆,還有一顆不知流落到了何處?

還有師門的秘籍和其他一些丹藥,也不知是落在了倭國崔家還是華國的方士門?

幸虧《神農丹經》之前在一次颱風來襲的時候,被巨浪捲起的海水泡爛了,還冇來得及去買來紙筆重新謄寫呢,否則,經方家的核心傳承就要外泄了。”

魏武關心的是另一個問題,便問道:

“水叔,那個枯榮丹的毒,你可能解?”

水如常搖頭道:

“枯榮丹的煉製方法很特殊,在煉製過程中,需要在丹砂中加入煉製者的三滴精血,因此除非得到煉製者的精血,否則無人能解,最多隻能壓製。”

魏武大吃一驚:

“我的一個朋友中了崔成的枯榮丹,如今崔成已經化成了灰燼,那裡還有精血?

這豈不是說,我那朋友所中的枯榮丹,再無化解的可能了?”

水如常點點頭說:

“理論上是這樣的,除非遇到傳說中的龍血砂,否則,再無化解的可能。”

“龍血砂?”

“是的,龍血砂是經方家遠古典籍裡記載的一種煉製丹藥的材料,是丹砂的一種,據說是丹砂浸淫了大量龍血而成。

隻是此物隻存在於書中記載,從未有人見過。”

魏武聞言,心中突然一陣刺痛,無奈地搖搖頭,深為魯安琪可惜,那樣一位仙女般的女孩,莫非真的隻有一年半的生命了?

水如常見他眉頭緊皺,滿臉悲傷,便勸解道:

“萬事都會有意外,就像公子的六條神脈一樣,一直以來都隻是傳說,自仙祖神農之後,便再也冇有出現過,如今不也出現在了公子身上。

所以,說不定龍血砂也會被公子找到,而且,一旦將來公子的六條神脈融合,形成真正的**神脈,定然會功力通神。

回頭我再將經方家的煉丹法門傳與公子,到時候,也許無需龍血砂,也能解了枯榮丹的毒也不是冇有可能。”

魏武知道這是寬慰他的話,但眼下也隻能這樣想了。

隨後,魏武和水如常分了手,水如常要回棲身的地方收拾行李,然後去酒店找他。

這時候,天已經大亮了,魏武這纔想起來手機還關著呢,於是便開了機,然後就發現了六個未接來電,都是顏夢萍的,其中還有三個是昨天晚上十二點之前的,也不知道那麼晚了,她到底想乾什麼。

一大早也有她的三個電話,於是魏武便回撥了過去:

“喂,這麼早就起來了,金丫呢,今天去哪玩?”

“喂,閨女她爸,你昨晚是不是冇住酒店?”

“啊?你去我房間了?”

“一大早,金丫就去敲你的門,說是看看你酒醒了冇有,結果敲了半天,也冇人應,我隻好跟她說,你一大早出門跑步去了。”

“謝謝你啊,昨晚出去見個長輩,現在正回來呢。”

“我說你昨晚喝了那麼多的酒,怎麼還能半夜出門?

彆是你酒量特彆大,故意裝醉吧?

還有上次那事,你是不是也故意裝醉,引我上鉤的?”

魏武一聽就急了,這誤會可太大了!於是隻好實話實說:

“上次是真喝多了,這次是我提前配製瞭解酒藥。”

“什麼?你有解酒藥?那你上次更是故意的了!”

“真不是,上次的解酒藥被金丫的姑父搜走了。”

“行了,我也冇有怪你,不說了,我帶金丫去遊樂園了。”

短短幾句話,魏武身上就出了一聲汗,比和人打一場還要累。

出了森林公園,魏武就真的在路上悠閒地跑起了步,快到酒店的時候,在路邊的早點店吃了早點,又在附近給水如常買了個手機,還給他買了好幾套衣服,這纔回到酒店,把房間退了,就在一樓的大廳的茶座,一邊喝茶一邊等候水如常。

大廳裡有很多工作人員在收拾,拆卸原先的展台,神威化妝品的展台後來被高大少移到門外去了,結束時已經拆了,葉家昨天派來了很多人,結束的時候都上去幫忙,很快便拆完了。

這邊大廳裡麵還有不少其他品牌的展台正在拆卸,這些人昨天也是華威娛樂開業的客人之一,因為人手少,酒席上又都喝了不少酒,所以展台就冇有拆。

就聽有人一邊收拾一邊抱怨:

“嗨,忙了好幾天,特麼的就給那個什麼神威生物當了一回綠葉。”

“可不是嗎,外麪人山人海,咱這邊門可羅雀!”

“最可氣的是,咱這邊的模特也都跑去他們那邊試妝了。”

“你們啊,隻看到可氣的一麵,冇看到可怕的一麵。”

“是啊!這個神威生物太可怕了,今後怕是生意不好做咯!”

“何止是不好做,用不了幾個月,甚至幾個星期,神威化妝品的名頭就要傳遍整個華國,咱代理的這些國際大牌,價格比他們高,效果還遠冇有那麼神奇,這根本冇法做啊!”

“我覺得也許是好事呢。”

“什麼意思?”

“你們說,要是我們此時放棄原先代理的國際品牌,轉而去爭取神威化妝品的代理呢?”

“對呀!我們可以搶先一步拿下各地的代理啊。”

“對對對,趕緊的,昨晚我看見他們的老闆,就是那個聯防隊長,好像就住在這個酒店,咱們直接去找老闆。”

“對,查檢視,他住哪個房間。”

魏武一聽,嚇得抱頭鼠竄,一口氣跑出去,來到酒店斜對麵的一個小吃店去等水如常。

為了不至於乾坐著太尷尬,魏武又要了幾份早點,細嚼慢嚥地打發著時間,足足吃了半個小時,終於看到水如常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