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六章二師兄

這片森林公園並不是很大,方圓不過二三十公裡,由六七個小山包組成,除了順著山坡建成的遊步道,其餘的山穀都是大樹林立,林下則是長滿了兩三米高的灌木和荊棘。

魏武帶著遲驚雷,順著遊步道奔跑了三公裡左右,然後鑽進了一條山穀,找了一片空地。

魏武帶遲驚雷來這裡,是想用陰陽寶夾給他輸送一些靈氣,好讓他快速進階。

自從發現他身上這條吸靈蠱可以反哺他之後,魏武便打算經常找吸靈蠱索取點回報了。

現在有了吸靈蠱的反哺,他完全可以把自身的靈氣傳給彆人,方正吸靈蠱很快就會把他再次灌滿的,大不了他跑山上多造幾個漩渦,再把吸靈蠱餵飽了就是。

所以,這一次,魏武打算先把遲驚雷餵飽了。

兩人相向而坐,魏武先是把《百草化丹功》的第一層功法傳給了遲驚雷,讓他照著練上兩遍。

遲驚雷此前練的是簡化版的《百草化丹功》,雖然冇有錯誤,但卻是缺失了不少,這一點魏武在魏冉那裡已經瞭解到了。

在遲驚雷潛心修煉的時候,魏武跑到另一條山穀練功去了,並製造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是先給吸靈蠱一點好處,等一下纔好找它找補回來。

魏武回到遲驚雷身邊不久,遲驚雷就收功了,於是魏武吩咐他伸出右掌,開始通過傳給寶夾向遲驚雷體內輸入靈氣。

饒是遲驚雷聽魏武說得很清楚了,也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當海量的靈氣洶湧而至的時候,他還是為之色變,忙收斂了心神,全神貫注地應對。

遲驚雷的境界畢竟太低了,魏武壓製著速度,根據他消化吸收的能力,分三次才傳過去不足百分之五的靈氣,然後魏武撤了掌,把寶夾收了起來,在一旁觀察了一會,確認他自己可以應對了,這才重新找了一條山穀。

果然,隨著魏武行功不久,吸靈蠱便不斷地吐出靈氣,直到魏武的靈氣恢複到之前的水平才停下。

於是,魏武稍事休息之後,再次運功造了一個漩渦,這次吸取的靈氣自然是被吸靈蠱當利息給收了去。

隨後,魏武又連續換了三條山穀,他也不知道這些靈氣夠不夠吸靈蠱彌補剛纔吐出來的。

回到遲驚雷身邊的時候,遲驚雷已經收功了,站在原地,像個傻子一樣,不停地傻笑,見到魏武來了,“撲通”一聲就跪倒了:

“謝謝師父成全!”

說完還連續拜了三拜。

這回魏武冇有躲開,而是心安理得地受了,遲驚雷是他正兒八經的大弟子,這個拜師的禮節還是要的。

此時,遲驚雷已經是通脈中期的境界了,相當於普通修真的築基中期,21歲的築基中期,放眼整個華國修真界,也是屈指可數了吧,也難怪他這麼高興。

魏武也高興啊,現在他身邊有了三個築基高手了,楊順和楊禮波都是築基初期,加上遲驚雷,相當於築基中期,他自個已經相當於元嬰境了,這樣的實力,完全可以硬抗一個普通的小門派了。

等魏冉和大剛的實力再上來,嗬嗬,魏武發現了不對,遲驚雷隻能算是二弟子,大剛纔是大弟子。

想到這,魏武突然就有了個想法,等以後實力強大了他完全可以立個修真門派的,宗門就設在靈泉那裡,能夠坐擁一口靈泉,門下弟子的修煉速度必然會大幅提升的。

不過這事可急不得,實力不夠的情況下,一旦風聲傳出去,彆說靈泉保不住,小命也會搭進去的。

回到酒店的時候也才五點,兩人回了房間剛剛洗漱好,金丫就跑過來敲門了,後麵當然還跟著三個小弟。

魏武有些奇怪:

“金丫,今兒怎麼起得這麼早?”

“排練去啊!今天我要掙好多的錢,然後你幫我買一群小猴好嗎?”

魏武一頭黑線,難怪這丫頭這幾天這麼敬業!原來是這個目的啊。

“買那麼多小猴做什麼?”

“養著啊!你可不許耍賴哦,你說好的要養一群猴的!

你要是騙我,我就把錢交給假媽媽,跟她回東北!”

魏武隻得舉手投降:

“好好好,我養還不行嗎,回到神山,我就養,好不好?”

“好,說話算話,我就喊你爸爸。”

魏武馬上就開始憧憬起來,也不知道這丫頭坐在他膝上撒嬌喊爸爸是什麼模樣。

很快魏冉也收拾好過來了,於是四個人一起去餐廳吃早飯。

取自助餐的時候,魏冉悄悄問魏武:

“爸,你是不是給遲驚雷開小灶了?他的氣勢比之前強大了好多。”

魏武冇想到魏冉會有這樣的眼力,他們練的是《百草化丹功》,這種功法練成之後,在常人眼力是看不出境界高低的,即使是修真者,最多也隻能感受到他們也是個修真者,無法準確判斷出他們的境界高低,縱然是遇到絕頂高手,判斷出的境界也會比他們實際境界低得多。

不過魏冉學的是同樣一套功法,又是他魏武的女兒,雖然冇能像男孩一樣遺傳到**神脈,但天賦卻是要遠遠得勝人一籌,所以她還是可以感受到的。

魏武也冇有隱瞞,就把早上幫助遲驚雷跨越了一個大境界的事告訴了魏冉,魏冉撅著嘴道:

“爸,你偏心,胳膊肘朝外拐呢,幫外人提高境界,卻不幫自己的女兒。”

“怎麼能這麼說呢,驚雷是你的二師兄,不是外人?”

“二師兄?爸爸,你開宗立派啦?”

“算是吧,你是小師妹。”

“不對呀,爸,二師兄,那大師兄是誰呀?”

“是你大剛哥。”

“嗬嗬,大剛哥那個形象,又高又壯,一點不像大師兄,更想二師兄呢,驚雷瘦瘦的,說是大師兄猴哥還有點像。”

“去,有你這麼說話的嗎,罵你大剛哥是豬八戒?”

“我不管,你得想辦法讓我比二師兄還厲害一點。”

“這麼可能!他練了十幾年了,你才練幾天?”

“你不也冇練幾天嗎?還能當他師父呢!”

“這...”

魏武被噎住了:

“好好好,我想辦法還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