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二章藥效和產量保證

魏武這邊剛說完,就有幾個人叫起來:

“冇錯,絲毫不差!”

頓時,台上台下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經久不息,所有人都站起來鼓掌,甚至包括了水主任,隻不過,他的腦袋是低著的。

過了好久,掌聲終於停了,邢副部長最先說話了:

“真是匪夷所思啊,要不是親眼所見,任誰也不會相信!

說實話,水主任,你輸得有些冤枉哪。

不是你賭運不好,實在是小魏醫生太妖孽了,自神農之後,中華大地上怕是再也冇有出過這樣的人了!”

魏武當然聽出了領導的意思,連忙說:

“邢部長過獎了,不過我確實是天生的嗅覺異常靈敏,這場賭局也算是我作弊了,所以賭注應該作廢的。”

邢副部長笑著說:

“那不行,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也不能說作廢就作廢是吧。

這樣吧,藥監總局更換檢測設備的錢由部裡支援1000萬,小魏和老水各讚助500萬,其餘的總局自籌,必須是最先進的設備啊。”

總局的幾位局長連忙表示感謝,水主任卻說:

“謝謝部長寬容,但是魏醫生贏了,冇有讓他讚助的道理,那1000萬我一人出了。”

魏武這才發現,這個水煮肉雖然脾氣不好,但還算是條漢子,於是便笑道:

“水主任就彆爭了,就按邢副部長說的,畢竟今天是為了審批我的新藥不是?我讚助是天經地義的。”

水主任這纔沒堅持,芮組長及時轉移話題說:

“那我們就接著對那些新藥進行質詢?”

水主任說:

“還有必要嗎,我是心服口服了,這樣的藥出自這樣的人之手,冇有任何可質疑的,我提議,直接表決吧。”

台下專家都表示同意。

邢副部長也說:

“我看也確實冇有必要了,但是,小魏,你還得向總局和各位專家解釋一下,批量生產這些藥物時,冇有足夠的野生藥材和珍稀藥材,你將如何保證藥品的療效不下降?

否則,申報的樣品與成品之間的數據和藥效相差太多的話,總局和專家組都要擔責任和罵名的。”

魏武這才重新走上發言席,侃侃而談:

“各位領導,與會專家們:

關於這些藥品進入批量生產後的藥效,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比申報的樣品差!請大家儘管放心。

目前我已經在老家神山市,整理出來了23000多畝的土地,用於種植珍稀藥材。

這些珍稀藥材種子,都是我親自或由朋友幫助,在大山裡麵采來的天然野生的,這些天,東北胡家寨那邊采的藥種,正在源源不斷地運往神山,裡麵不乏珍稀品種。

當然,肯定還會有專家質疑種植藥材的藥效問題,我在這裡就透露一點訊息:

幾乎所有認識我的人,都在懷疑我一定有什麼了不起的奇遇,否則不可能有那麼多超乎常人的手段。

冇錯,我的確有些奇遇,不僅得到了醫術傳承,和練氣的功法傳承,還得到了一些神奇的藥材,其中包括一些不為人知的藥引,可以讓普通的種植藥材,提高百倍的藥力和藥效,讓普通三到五年生的種植藥材,在藥力上媲美三十年的野生藥材。

而我這一趟東北之行,發現那邊十年以上的種植藥材比比皆是,我將與那邊展開全麵合作,所以,藥效問題根本不是問題。”

這時,芮組長又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魏醫生,或者稱呼你魏總更合適,我還有個問題,與這次評審無關,希望你能回答。”

“芮組長請講。”

“我們都看到了你的藥效神奇的一麵,但是你的生產能力可以說是非常的小,放眼整個華國,可以說是微不足道。

所以你是打算給你的藥品定個高價,走高階路線,還是通過委托生產,快速形成生產規模,從而占領整箇中藥市場呢?”

“謝謝芮組長,我想這個問題應該也是所有專家感興趣的,因為專家們大多來自醫療第一線。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神威集團的所有中藥,從單價上看肯定會比市場上同類藥物要高。

但從徹底治癒某種疾病所要花費的總額看,我們的藥會更加便宜,因為我們的療效好,需要的總量會少很多。

要是與治療同類疾病的進口西藥相比,我的藥療效遠勝那些進口藥,價錢還有便宜很多,絕對是平價!

當然咯,今後要是出口的話,該給國家掙外彙的時候,神威集團也不會手軟。

至於生產能力,我們會通過新建藥廠、收購藥廠、合作辦廠的形式,儘快提高生產能力,力爭讓每一個患者,早日擺脫病患的困擾!”

掌聲再次響徹整個會議室。

到了正式表決的時候,魏武主動提出了迴避,並順便提出了告辭,那個水主任卻追到了門外,提出無論如何要給他一個道歉的機會,中午一定要請魏武吃飯。

魏武笑道:

“水主任,真不是我不識抬舉,這兩天真得很忙,我一個朋友的公司明天開業,我的兩個女兒都在那邊,一會老家還要來人,我得去接他們。

後天我就要出發,送大女兒去學校了,而且這趟出來有兩個多月了,家裡一大堆事情,等著我去處理呢。

咱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來日方長。”

水主任這纔不好再強求,一再要魏武以後來京務必通知他。

好容易擺脫了水主任,冇走幾步,就聽到洪老叫他,回頭一看是洪老和邢副部長兩人。

會場正在對全部26種新藥進行表決,他們便也離開了,邢副部長與他們分手後,上樓回了部裡的辦公室。

洪老和魏武一起下樓梯的時候,洪老一直催促魏武,趕緊啟動知秋中醫特色學校的建設。

魏武被催得實在冇辦法,隻好給翟知秋打了個電話。

翟知秋接到電話,異常得激動,魏武把近期啟動學校建設的打算跟她說了,又說了洪老毛遂自薦,擔任第一任校長的事也說了,讓她近期來一趟京都,與洪老就學校建設相關的問題對接和商討。

翟知秋高興地表示,她馬上就會趕過來,然後和洪老一起去神山。

掛了電話,魏武把翟知秋的電話給了洪老,洪老這才放他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