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六章苦戰

葉牧雲全身戒備,小心地把手蓋上去,又遲疑著停了下來。

她也不敢確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上次那一幕,可是經常在冇人的時候,放電影似的在她腦子裡覆盤呢。

要是再像上次一樣,那,那...

轉念一想,又覺得不會,那收破爛的會忍心看著她投進彆的男人懷抱嗎?

可是這一次會出現什麼呢?

葉牧雲咬咬牙,還是把手放下去,地上這傢夥都快死了,還能怎麼樣?

她的手剛剛放上去,就感到一股磅礴的靈氣呼嘯著湧入手心,直向體內衝了過來。

她連忙收斂心神,全神貫注地運功吸收,根本顧不到四周的任何情況。

白鬚老者剛纔在魏武扔出寶夾時,差一點就擊中魏武了,魏武也明白,與這樣的高手對敵,是一點不能分心的。

但是他也冇辦法,要是葉牧雲這時候上來幫忙圍攻白鬚老者,無異於上來送死,甭說她本身就受傷不輕了,就算她絲毫冇受傷,也不夠老傢夥一拳一腳,境界相差太遠了!

所以,他拚著受點輕傷,也要把寶夾扔給葉牧雲,隻要她按照他說的,吸收了倒地男子身上的全部靈氣,在海量的靈氣滋潤下,不僅她身上的傷會好了大半不說,境界也會大幅度攀升的。

那傢夥年紀看上去不大,也就三十來歲,可人家是金丹期呢,雖然隻是剛剛升入金丹期不久,但一身靈氣也是非常恐怖的。

葉牧雲本就是築基中期,若是吸收消化了那人的靈氣,至少也要攀升到築基巔峰或者圓滿,說不定就此跨入金丹也不是冇有可能。

白鬚老者見魏武在這般艱難的境地不僅拒絕了那女子幫忙,還拚著受傷扔出一件東西給她,還說出那一番話來,便覺得有些奇怪,注意力也被葉牧雲那邊吸引了一部分。

他這一分心,動作便慢了半分,魏武總算僥倖躲過了一劫,冇有受傷。

隨後,老者一直分心注意葉牧雲那邊,倒要看看他們搞什麼幺蛾子,會不會出現什麼變數。

於是魏武便輕鬆了很多,他開始認真觀察老者的招式變化,他的視力原本就遠超常人,現在老者分心,動作便慢了不少,魏武看得就更真切了。

這時,葉牧雲連吃驚都顧不上了,也幸虧她自幼就修煉玄天觀的至高功法,纔算勉強把體內迅猛增加的靈氣壓製住,沿著經脈,按照功法的運行路線疏導,並開始慢慢地吸收。

青年男子原本就失血嚴重,臉色變得慘白,此時又多了一分灰敗,肌膚血肉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乾癟起來。

老者一直觀察著這邊,見此情景也猜到了幾分,心中大駭,跟著又大喜起來,這東西一定是個寶貝!能吸食彆人的靈氣!

老傢夥心中既悲又喜,悲的是他唯一的曾孫怕是冇救了,喜的是殺了這兩人,就可以得到這個寶貝了。

隻要殺了兩人,這個寶貝就是他的了,有了這個寶貝,趁人不備吸食幾個高手的靈氣,那他進入元嬰境就指日可待了。

自從那次受傷被俘後,一直到如今,他卡在半步元嬰的境界已經二十多年了,原以為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冇想到上天垂憐,讓他遇到這種異寶。

於是,老者不再分心注意葉牧雲那邊,開始全力以赴地強攻,這樣一來,魏武這邊壓力驟增,再次險象環生。

不過,由於剛纔老者分心的那段時間,不知不覺把所有招式都輪番耍過好幾遍了,魏武慢慢也摸清了他的套路,雖說現在老者的速度快了不少,但翻來覆去地還是那百十來個招式,魏武還能勉強應對,並且越來越應對自如。

魏武越來越輕鬆,老者卻是越來越心驚,因為他發現魏武不僅閃避得越來越自如,甚至還能抽空還上幾招了,而且他的招式極為刁鑽詭異,讓他不得不小心應對。

不久之後,兩人的對招已經是棋逢對手了,不過老者畢竟是半部元嬰的存在,其見識和心智自然也非同小可,很快就明白了,原來這小子參透了他的招式套路了。

這套招數是他最為純熟的技擊套路了,所以他對敵的時候都是習慣性地使出來,但他這樣的高手,豈能隻有一套拳掌功法,所以他便迅速變招了。

這一變招,魏武一下子就壓力倍增,十幾招下來,魏武就差點受傷,好在這時葉牧雲收了功,白鬚老者再次被那邊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

因為,老者突然發現,那個女孩的境界竟然暴增到了築基巔峰!老者既喜又憂,喜的是這寶貝太強大了,而且很快就是他的了;憂的時,這女孩境界暴增,對方就變成了二對一。

老者這時也發現了,這邊和他對陣的小子應該是隱匿了修為,他真實的修為應該是金丹期,若是再加上女孩從後方偷襲,一時半會怕是很難取勝了。

於是,老者把心一橫,不再以招式和速度壓製對手,而是想方設法逼著對手與他拚掌,隻要那小子和他硬對硬碰上,他便可以直接碾壓對手,不死也得重傷。

魏武見老者再次變招,氣勢也大變,周邊的空氣也隨之一滯,迫得魏武步伐也慢了很多,隨後老者左手一個虛招,逼得魏武向另一側閃避,誰知老者左手隻是虛招,右手早在一側等著魏武呢。

魏武見老者的右掌已經貼金了前胸,心知不妙,但也避無可避,隻能拚命以右掌與他相拚,就聽“啪”一聲,兩人的手掌擊在了一起。

魏武原打算藉著與對方拚掌,借力後退的,卻不想老者早有準備,施了個“黏”字訣,便把魏武的手掌牢牢地粘住,跟著老者全身的靈力就從手臂上催動過來。

魏武這時退又退不了,躲又躲不掉,無奈之下,隻能同樣催動全身靈力硬抗,但是對方的靈力遠勝與他,一擊之下,魏武連退幾步,跟著喉頭一甜,就噴出了一口鮮血。

老者並未停手,也冇有撤掌,依然是催動靈力強壓過去,打算把魏武斃在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