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七章枯榮離魂散

魏武眼見謝宇的姑姑還要撲過來,連忙伸出手說:

“等等,等我說完了再動手不行嗎?”

然後看著女孩說:

“我明白你為什麼懷疑我,主要還是我這鼻子害的。

我的鼻子太好使了,好到經常讓人誤會,我說我聞到了你身上所中毒物的味道,你肯定不信。

這樣吧,我就坐在這裡,憑嗅覺把你房間裡的東西都分辨出來,你就相信了。”

說完,魏武又坐到了沙發上,安琪母女依然怒視著他,隻是冇有說話,也冇有動作,就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看他表演。

魏武微微一笑說:

“床頭櫃上放著一個裝湯藥的空碗,應該是早上你媽送給你喝的,這個不算什麼,中藥的味很濃,一般人都能聞到。

我要說的是,這藥你並冇有喝,你的體內冇有那個藥味,湯藥被你從馬桶裡沖走了,馬桶裡還殘留著淡淡的中藥味。

早飯也是一樣,你隻喝了一小口牛奶,還有半個蛋白,其他的也都被你掐碎了從馬桶沖走了。

還有,你的枕頭下麵有一整瓶的安定藥片,不過冇有藥瓶,是用麵巾紙包著的,裝藥的塑料瓶已經被你剪碎了,在衛生間的垃圾桶裡。

這藥是五天前倒出來的,每天晚上你都會打開看看,到天亮的時候,又包起來藏好。

應該是你想服安眠藥自殺,可又心有不甘,這才把藥倒了出來,卻又重新包起來藏著,如此反覆幾次,藥片都有些受潮了。”

魏武的話還冇說完,安琪的媽媽已經衝進了女兒的房間。

而那個叫安琪的女孩竟是“撲通”一聲就給跪下了:

“請先生救我!”

魏武連忙伸手去拉,女孩見他伸手過來,乾脆把上身撲倒在地,來了個大禮參拜,跟著她媽從房間裡跑出來,遠遠地就跪了下來,然後以膝當步,爬行了過來,一手攥著一個紙包,一手扇著自己的耳光,哭喊著:

“請神醫救我女兒,我給您賠罪了!”

魏武慌忙跑過去攥住她的手,就見她的嘴角已經流出了一縷鮮血,見此情景,魏武慌忙說:

“行行行,我答應你們,你們快起來,謝宇,快來幫忙拉她們起來。”

謝宇被這一幕驚呆了,被魏武一喊纔回過神來,急忙跑過來拉住了他姑。

魏武則是衝安琪說:

“起來吧,現在相信我不是騙子了?”

女孩再次拜了一拜才起身說:

“對不起,隻怪我太沖動了,我看您還冇見到我的麵,就能知道我被暗算,以為你是和他們一夥的,特意來逼我就範的。

剛纔您把我房間裡的東西說得絲毫不差,連我做過的,和五天前的都瞭如指掌,我自然相信您了。”

魏武這才笑著指了指餐桌說:

“去那邊吧,我先給你把把脈。”

女孩依言走到餐桌前,拉開一把椅子請魏武坐下,又給自己拉開一把,坐下後伸出了右手,也就是正常的那隻。

這是女孩的天性,也是善良的一種表現,女孩天**美,當然要把美好的一麵最先展示給彆人,同時在她看來,這也是一種尊重,先拿醜惡的東西示人,她覺得似乎有些不太禮貌。

魏武把手搭在了安琪的脈門上,眉頭緊皺,跟著又示意她換了一隻手,眉頭皺得更緊了。

三人看他神色,大氣都不敢出,半晌之後,魏武對女孩說:

“不好意思,有點冒昧,還有些失禮,我還得觸摸你身體的其他部位。”

女孩明顯愣了一下,然後靜靜地說:

“沒關係,需要褪下衣服嗎?”

“不用,隻需觸摸腳底、腳踝、膝彎、肘部、頸部和頭頂這幾處,再有就是要掀開上衣,檢視一下小腹。”

“哦,沒關係的,先生稍等,我去換一身寬鬆點的睡衣。”

趁著安琪換衣的功夫,謝宇問道:

“魏醫生,看出什麼了嗎?我看你一直眉頭緊皺,是不是很麻煩?”

魏武道:

“也不是特彆麻煩,隻是這毒有些奇怪,不像是普通的湯劑或藥丸。”

安琪她媽急急地問道:

“怎麼個奇怪,可以治嗎?”

魏武點點頭說:

“其實這毒並不難解,隻是我有些奇怪,安琪所中的這毒太純了,比普通的湯劑或藥丸藥片要純了近百倍,這一點很不正常。

這毒是三十多種藥物相互作用的結果,但是,就算是當今最精密的提純設備,也不可能把三十多種藥物都提純到這種地步。

單獨提純一種藥物,難度並不是很大,但是,把很多種藥物放在一起提純,難度就大了很多。

這毒是三十多味藥在一起,還是相互作用的藥物,竟然被提純到這種地步,簡直不可思議。

如果是我,藉助最先進的設備,單獨提純一種,或者三種以下的混合藥物,勉強可以達到這種純度。

如果是分開提純,然後再混合到一起,藥效就會喪失大半,幾乎冇有效果。

這種製毒的手段非常高明,甚至遠遠高於我。”

說到這裡,魏武很是羨慕,這要是掌握了這種手段,他將來生產的中成藥就和普通人口中的仙丹差不多了!

羨慕的同時,他又感到自己的渺小,看來,中醫真的是博大精深呢,隻是,這種手段怎麼從冇有聽說過?

這時,安琪換了套短袖短褲的居家服出了房間,見到魏武一直眉頭緊鎖,心中緊張極了,顫聲問道:

“難道先生也冇有辦法嗎?”

魏武安慰她說:

“你也彆著急,先檢查一下吧。”

說完便示意她坐下,然後用真氣在她相應的部位逐一探查了一遍。

最後,又讓安琪躺倒沙發上,露出小腹,然後伸手把掌心貼在了她的小腹上,讓真氣透過肚臍鑽進她琪的體內,圍繞著丹田附近仔細探查。

十分鐘後,看到魏武的眉頭稍緩,安琪又問道:

“先生,您發現什麼了嗎?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毒?”

魏武點點頭說:

“這毒叫做枯榮離魂散,是一種極其陰毒的毒藥,本來是難不倒我的,隻是你中的毒純度太高了,有些麻煩,縱然這次解了,怕是半年之後還會複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