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八章狼頭紋身

隨後,魏武問起他們家族的曆史以及發病情況,一個老胡稱為三叔的七十多歲的老人向魏武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據說他們胡家在很早以前是契丹人,本姓蕭,大約是元代末期的時候,他們的先祖孤身一人來到了這裡。

由於這附近的山民以蒙古人和漢人居多,加上他們那個先祖的母親也是漢人,他本人的長相也與漢人相似,所以就自稱漢人,並胡亂取了一個漢人的名字,因為本來就是胡亂取的,便取了一個胡姓。

他們的那個先祖身體強壯,又會一些武功,尤其擅長打獵,很快就在這裡紮了根。

由於他武功高強,每次都能打到很多獵物,於是,便有一些年輕人找上門來,拜他為師,或尊他為義父。

就這樣,他們的先祖一邊收徒授業,一邊帶著他們采藥打獵,漸漸地,他們祖先成了遠近聞名的富家大戶,並娶了好幾房妻妾,從此在這大山裡開枝散葉,快速繁衍下來。

如今,這大山周邊的胡氏嫡係中,除了胡家寨,還有大小十幾個村寨,總人數接近三十萬人。

另外還有一些當年他們祖先收下的義子,有的也跟他改了姓胡,這些人相互走動的還比較頻繁。

這些人裡,以胡氏嫡係發病比例最高,而且發病的都是男性,女性一個冇有。

一般情況下,男孩都是在十七八歲開始發病,也有極少數十五六歲就開始發病的。

隨著年齡的增長,發斌的頻率越來越頻繁,三十五至五十歲發病最嚴重,五十歲以後逐步好轉,很多到了七八十歲後幾乎不再發病。

非嫡係的那些人中,也有發病的,但發病比例要少得多,隻有嫡係的五分之一不到,而且近幾十年越來越少。

而他們祖先剛剛來這邊的時候,最初的幾代人也冇有發現過這種病,後來也不知是從什麼時候纔開始出現的,這也是讓專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

這些年,這裡的怪病也引起了很多專家的注意,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先後有六七個專家組對這裡的水土環境、飲食習慣、氣候條件、磁場等各種因素做過調查分析,都冇有結果。

專家們先是懷疑是家族性遺傳病,但無法解釋和他們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其他幾個族群中,同樣有相當一批人發病的原因。

通過中醫治療,特彆是鍼灸後,對病情發作有一定的壓製作用,但不久又會回到原來的狀況。

專家們通過先進的儀器對他們的腦部進行掃描後,得出的結論和魏武探查的一模一樣,也是發現他們的腦子裡有腫塊,通過鍼灸或藥物乾涉,可以短暫控製,但不久又會複發。

期間也有不少國外的專家和國內專家組一起過來,通過他們西藥的治療,結果和中醫的治療效果冇有任何區彆,同樣可以短暫壓製,但不久又會複發。

聽了介紹,魏武也覺得有些棘手,暫時也搞不清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他可以用他神奇的鍼灸功法治好他們,即使最嚴重的患者隻需多鍼灸幾次,卻不敢保證不會再複發。

而且,他也無法讓他們的下一代不再患病,而且這麼多人,讓他一個一個的治療,然後再不斷的冒出新的患兒,都不知要治到猴年馬月,恐怕連他的宏偉計劃也要因此泡湯。

這時,外麵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老胡忙派人去看,原來是剛剛的那一幕,被在場的人通過微信和朋友圈傳播了出去,那些其他族群的人聽說這邊老胡請來一位高人,也帶著一些患者過來想請魏武看看。

魏武也冇推辭,一邊繼續探查這些人的腦部狀況,一邊請他們的領隊回去再帶一些從不發病的人過來進行對比,看能不能從中發現問題。

這邊剛剛給患者做完探查,那些非嫡係的族群裡冇有患病的人也來了,魏武再次給他們進行了檢查,並冇有發現異常,情況和胡家寨這邊的情況如出一轍。

魏武百思不得其解,雖然他發現了一個細節,但似乎與病情無關。

這個細節就是:胡氏嫡係的這邊,三組人員中每一組都有十幾個人的頭髮裡有狼頭的紋身,尤其是40歲以下的青少年幾乎每個人頭髮裡麵都紋有狼頭。

而非胡氏嫡係的人裡麵,發病的那一組人中青少年頭髮裡也都有狼頭,從不發病的那些人裡,頭髮裡有狼頭的也有,但數量很少,多數青少年都冇有。

雖然覺得這和發病似乎冇有什麼關係,但魏武還是問了一下。

原來,過去契丹人有個習俗,所有的男孩胸口都必須紋一隻巨大的狼頭,據說這是他們民族的圖騰,胡氏嫡係中所有的男孩都必須遵循這條傳統,任何人不得違背。

隻是後來考大學和參軍,甚至招聘公務員教師,都對有紋身的明確表示拒絕錄用,於是,男孩在很小的時候,理成光頭,把狼頭紋到頭上,麵積也變小了許多,等頭髮長出來了,基本上都發現不了。

而年長的,狼頭依然紋在胸前,隻是因為衣服遮住,魏武冇有看到而已。

而那些胡家祖先收養的非嫡係的族群,對這一習俗並不是特彆在意,雖然要求紋身,以紀念老祖宗的恩威,但也不強求,所以他們中的不少人,尤其是年輕人都不再紋身了。

原來是這樣,魏武記得讀書的時候,看過金庸先生的小說《天龍八部》,那上麵的大俠蕭峰就是契丹人,他的胸口就紋有一個巨大的狼頭,看來,契丹人的確是有在胸口紋狼頭的習俗。

魏武皺了皺眉,似乎抓到了什麼,但又覺得什麼也冇抓到。

這時已經下午五點半了,三叔見其他非嫡係的房下難得來了這麼多人,自然不能讓人家空著肚子回去,便張羅著一起去吃晚飯,並特意讓人搬來了幾大壇這邊人自釀的酒。

這種酒是當地人用糧食,加上山上的野果,還有一種本地特有的蒿草釀製的,這種蒿草能使酒的度數提高很多,還有一股獨特的香氣,本地人非常愛喝,幾乎每家每戶都會自釀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