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一章移花接木

因為每天采到的藥材數量太多,如果再讓吳新時他們來運的話,憑他們的運力,根本就來不及,要是分批運的話,也太耽誤時間了,於是魏武便讓葉不凡幫他直接安排物流公司托運回去。

這樣一來,魏武隻得打電話給吳新時,讓他們不用過來了,本來畢奉和安排吳新時過來的目的,主要是替魏武把采好的藥材運出山裡,好讓魏武一心采藥,現在有部隊幫忙,自然不需要他們了。

到第七天的傍晚,需要的幾味藥都找齊了,魏武和葉不凡商量後,決定當晚進行治療行動。

用完晚飯,他們找到了一個比較大的山洞,準備在山洞裡給葉不凡醫治。

於是,葉不凡把帶來的十六人安排在了洞外30公裡以內,按照每組兩個人,一共放了三層6組的崗哨,隻留下四人在洞外守著。

晚上九點,針對葉不凡體內那條蠱的移花接木行動正式開始了。

事先,魏武配了兩份藥,一份給葉不凡的,一份是給他自己服用的。

示意葉不凡喝下藥後,他自己也把藥喝下,然後說:

“葉哥,你喝下這藥後,盤坐按照日常練功一樣,全力運氣,引誘蠱出動,同時雙手伸出,與我雙手相抵。

然後我會讓我的真氣進入你的體內,並壓迫它緩慢吐出這些年吸食的真氣,以及它本身自帶的大部分真氣,讓它變得虛弱。

這樣,它的毒性就會大大降低,進入我身體後,至少三五年內,它最多隻能吸食我新增長的真氣,無法對我的身體造成任何傷害。

而你這十多年來修煉的真氣會全部回到體內,並一下子突然爆發開來。

受蠱的影響,這些真氣會是你平常十多年修煉的至少十幾甚至近百倍的真氣,其增量會非常恐怖,如果一下子全部吐出來,你會壓製不住受不了的。

所以我會慢慢壓製它,讓它儘量吐出得慢一點,你要全力應對,竭儘全力吸收這些真氣。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一旦出現異常情況,我就會暫時停止壓製它,等你好些了再繼續。

等你全部吸收了這些真氣,功力會有非常大的提升。

不過你平常要壓製住,不能讓人看出你境界大幅提升了,免得引起懷疑。

所以今天之後,你還需要在山裡呆很長一段時間,慢慢練習壓製真氣,直到可以完全壓製住真氣,讓外人完全看不出你的真實實力為止,以免引起懷疑。

同時,由於蠱先前吸食的,以及它本身的大部分真氣都在你的體內,所以蠱的氣息還會留在你的身上,至少兩年的時間內不會徹底消散。

這些氣息會隨著你真氣的使用而釋放出來,這樣,監視你的人就會以為它一直在你體內,不會產生懷疑。

我服用的藥就是為了壓製蠱的氣息,以後每隔三個月就要服用一次藥,讓人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同時也是為了壓製它的毒性,所以它對我冇有什麼影響,你儘管放心。”

魏武已經遵照葉不凡的要求,改口稱他葉哥,而不是葉將軍了。

“可是你今後新增長的真氣都會被它吸食,這樣你豈不是一直無法進步?”

葉不凡還是有些不大情願,但軍部已經批準了魏武的方案,他也冇有辦法。

魏武擺手笑道:

“葉哥不必介懷,其實這對我不一定是壞事。

正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有它在身上,我的真氣增長速度可是原來的十幾倍哦,等有朝一日我把它吸食的真氣逼出來,我的功力就會大幅增長,這種功力突飛猛進的情況即將在你身上得到驗證,你馬上就會體會到了。

更何況我就是個普通人,最多偶爾上山采點藥,得罪不到頂尖的高手,對付一般的高手,我目前的功力足夠用了。”

有軍部的命令在先,又有魏武的堅持,葉不凡也不好再說什麼。

魏武便讓葉不凡開始練功,誘使蠱自己爬出來。

他自己則是用真氣在左足的湧泉穴附近,開辟了一個類似丹田的空間,並將剛纔喝下去的藥,用內力逼到這個假丹田的周圍,製成一道屏障,隻留下一個入口,這才伸手與葉不凡相抵,調動真氣緩緩進入葉不凡的體內。

此時葉不凡正在全力練功,那蠱正從葉不凡丹田的氣團中探出頭,滋滋有味地吸食著新增長的真氣。

魏武感受到它的形狀酷似水蛭,隻是要肥胖粗壯得多,乳白色的身體接近透明,還有若隱若現的銀色流光在它體內流淌。

魏武非常小心,真氣入侵的速度非常緩慢,慢慢地靠近葉不凡的丹田,再讓真氣緩慢地伸出很細的觸手,向著那傢夥接近過去。

應該是感受到了有新的真氣過來,那蠱更加興奮,張口欲吞食魏武探過來的真氣。

哪知那股真氣到了近前,突然一分為二,就像是鉗子一般,一把夾住了它,並立即化為無數根繩索緊緊地捆住它,讓它動彈不得。

緊接著,纏繞著它的繩索便開始收縮,並越收越緊。

很快,那蠱便被勒地喘不過氣來,似乎隨時都會被勒爆。

於是,它隻得吐出些許真氣使身體稍微縮小一絲以求自保,但剛剛吐出真氣,繩索便勒得更緊。

就這樣,它隻好不斷地吐出真氣,雖然吐出的速度不快,但在那繩索的控製下,卻是無法間斷。

而此時,正在練功的葉不凡突然感到一股真氣源源不斷地從丹田冒出來,趕緊全力吸收。

可是,這股真氣越冒越多,源源不斷,好在這真氣原本就是他的,與他本身的真氣一點也不衝突,而是迅速融合。

葉不凡按照平常練功的功法口訣,引導者真氣順著他的行功路線遊走於全身經脈,由於真氣冒出來的速度是勻速漸進的,倒冇有對他產生太大的影響。

魏武操縱著真氣一直對蠱慢慢地施壓,同時調動葉不凡剛剛服用的藥力向丹田移動。

隨著藥力在葉不凡的丹田聚集,那蠱隻得掙紮著慢慢爬出了丹田,它一邊繼續吐著真氣,一邊沿著魏武故意開辟的一條唯一冇有藥力潛入的通道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