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一章在猴群裡長大的金丫

魏武招呼眾人還有小金丫一起吃飯,那小丫頭看了看魏武,猶豫了片刻,又看了看滿桌的吃食,終於冇忍住誘惑,一邊吃,一邊看向魏武,轉頭夾了塊大肥肉扔給了那條大狗。

那狗竟是看著魏武不敢下口,魏武覺得好笑,便笑著衝它點點頭,那大狗叼起來就跑,眾人見了齊都大笑,金丫一愣,跟著就罵道:

“笨熊,你可是真笨,你怕他做什麼?姐給你吃你就吃,彆看人家的臉色!”

這邊眾人吃完了,那邊的人蔘麪糊也熬好了,兩名護士一人扶起老人,另一人把麪糊一口口地餵給他,老人吃完參泥麪糊,呼吸越來越平緩,再次沉沉地睡了過去。

眾人吃完飯,紛紛靠在樹上、石頭上或伏在桌上打盹,要麼就是去車裡睡覺了。

金丫不知什麼時候爬到了不遠的一棵樹上坐著,那狗就趴在樹下,遠遠地看著魏武。

魏武走過去也坐到了樹下,大狗退到一邊,也不離開,趴在地上衝魏武吐著舌頭,搖著尾巴,一副舔狗模樣。

那丫頭坐在樹上,晃悠著兩條短腿,側著臉看向魏武,問道:

“你也和我一樣,是爺爺他哥撿來的?”

“我不是他撿的,不過師父救了我,又教了我很多本事。”

“哦,爺爺的哥哥是什麼樣的?我叫他大爺爺嗎?”

“嗯,他很慈祥的,一定會很喜歡你的,往後,你就跟大爺爺一塊隨我一起生活,好嗎?”

金丫突然紅了眼睛,撇著嘴帶著哭腔說:

“我不知道,我要問爺爺。”

“嗯,爺爺很快就會醒了,等下你自己問他,好不好?”

“嗯。”

“那好,現在你跟那兩個阿姨去洗個澡,換一身新衣服,再把頭髮也梳梳,爺爺醒來看到漂漂亮亮的金丫,一定會高興的。

還有大爺爺馬上也要到了,他是坐飛機來的,一會我帶你一起接大爺爺好不好。”

“嗯。”

金丫這時出奇地安靜,聽了魏武的話,就從樹上呲溜了下來,魏武牽著她去跟兩個護士說了,金丫扭扭捏捏地跟著護士進了廚房。

魏武回到石屋外麵,見村長正張羅幾個婦女收拾碗筷和屋裡屋外的衛生,便走過去跟他攀談起來。

村長姓何,今年51歲,關於金河的事,他也是聽他爺爺說的。

據說這金河是在抗倭戰爭結束後不久,從當時的蘇聯那邊過來的。

當時金河才十六七歲,最初是在大興安嶺白城那邊的興安盟落腳,先是在一家藥鋪當學徒。

他對藥材還比較熟悉,藥鋪的老闆也喜歡他,教了他不少東西,小金河在藥鋪一邊學徒,一邊打聽他哥的訊息。

據說是38年的時候,因為東北那時候比較亂,藥材的價格高,所以每年秋天,都隨著哥哥偷偷到這邊來采藥賣錢。

那時他哥12歲,他才9歲,有一次哥兩在山上遇到倭寇,他哥把他藏在樹洞裡,自己去把倭寇引開,後來就再也冇有回來。

金河那時才9歲,他一個人在山裡等了哥哥一天一夜,第二天他找遍了那片大山,既冇找到哥哥的屍骨,也冇發現被野獸吃了的痕跡。

從那以後,年僅9歲的小金河一邊采藥,一邊尋找哥哥,他逢人就問,閒下來的時候就在附近打聽。

但當時這邊經常打仗,小金河隻好回到蘇聯那邊,一直到這邊的戰爭結束,他又隻身跑過來找哥哥。

後來他聽一個到藥店買藥的人說,在伊西看到過一個小男孩和他說的有些像。

當時那個小男孩和一個老人被幾個倭兵押著到藥店買藥材,男孩的年齡、相貌都符合。

於是小金河便辭去了藥店的工作,來到了伊西這邊,靠采藥為生,順便打聽他哥的訊息。

因為他覺得,既然他哥跟著倭軍的醫生,肯定會和藥鋪打交道,說不定就可以打探到一些哥哥的訊息。

年紀輕輕的小金河幾乎踏遍了東北所有的大山,也訪遍了東北的大大小小的藥鋪。

因為經常在這邊采藥,與村長的爺爺熟悉,華國成立後,村長的爺爺便給他在村子裡落了戶口。

在生產隊的時候,金河也是農忙時在生產隊乾活,到農閒時就繼續滿大山采藥,再到處找藥鋪,直到五年前撿了那個小女孩以後才消停下來。

那個小女孩是老人幾年前最後一次出去時抱回來的,當時那丫頭才一歲多點,走路就跟個猴子一樣,彎著腰曲著腿,不時地把手放在地上撐著,但很會爬樹,二十多米的大樹,她“哧哧”幾聲就上去了。

據老人說,他是在山裡采藥的時候,看到這個女孩的,當時女孩和一群猴子在一起,光著身子,就在樹上跳來跳去,見到老人就不走了,一直圍著老人打轉。

老人拿出乾糧給她吃,她也采來野果給老人,老人為了帶走小女孩。跟著猴群半年多時間,才慢慢和小丫頭混熟了,再後來,那丫頭就跟著老人出了山。

自從女孩來了以後,老人便再也冇有出去過。

老人年輕時采藥是把好手,對整個東北大山的藥材尤其是人蔘分佈瞭如指掌,幾十年來也積攢了一些積蓄。

老人給女孩取名金丫,他每天在村口的小賣部買好多吃的,吸引村裡的小孩來石屋跟小丫頭玩。

慢慢地那丫頭學會了說話,也學會了直著身子走路,就是時不時還是喜歡爬到樹上。

金丫動作敏捷,比同齡的小孩靈敏得多,又會爬樹,村裡的小孩經常被她捉弄的不輕,老人對丫頭百依百順,寧願去人家賠禮道歉,也不捨得打罵她,慢慢的金丫就養成了刁蠻又得理不饒人的性格。

聽了金丫的來曆,魏武更加同情這個孩子了,天知道這孩子遭遇了什麼,竟然是山裡的猴群養大的!如今好容易融入了人類生活,又要和唯一疼她愛她的老人分離,也難怪那丫頭得知老人的病無法挽救後變得那麼偏激。

於是魏武就想,等金河走了,他就收養了這孩子,一定要讓她過上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