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七章爭購

出了店門,魏武就已經聽到幾十米之外的店裡有人似乎在爭吵,正是服務員說的那個老金人蔘店,好像在搶著買一株百年人蔘。

走進去之後,魏武發現這個店鋪要遠遠大過剛纔那間,裡麵足足有好幾百個平方。

店裡有二三十個人在裡麵,有看櫃檯裡人蔘的,也有看熱鬨的,因為裡麵正有兩撥人在爭執著。

魏武一邊看玻璃櫃檯裡擺放的人蔘,一邊聽著雙方的爭執。

原來,兩邊的人都在爭著購買一株100年的野生人蔘。

前麵一人和老闆談好了260萬的價格,雙方擬好了合同,簽了字,正準備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想這時店外進來一撥人,進來就出價280萬搶購,這才造成雙方爭執。

後來的那個年輕人還是這邊市場管理局的副局長領來的,那位姓李的副局長跟店裡的老闆說,是市裡的大領導讓他陪同貴客過來買點年份長點的人蔘,如果有年份更長的更好,如果冇有,希望能把這支賣給他。

先來的是一個五十歲出頭的禿頂男人,此時正製止住身邊幾個欲上前理論的年輕人,陰沉著臉冷冷的看著店老闆和對方那幾人,冇有說話,那意思就是讓老闆看著辦。

人蔘店的老闆是個六十多歲的清瘦老者,態度十分堅決,執意按照談好的價格賣給先前的禿頂,說他這間老金人蔘店開店六十多年,從他父親開始,就始終堅持生意人本分,一諾千金,絕不因為後來的人出價高,而忘了老店的經營根本。

那市場局的副局長低聲做著老闆的工作,老闆態度堅決,不為所動,魏武也不禁暗暗為老闆豎起了大拇指。

後來的是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看上去並不是蠻橫的人,反倒是有些文人氣質,他恭敬地衝先前來的禿頂男人以及店老闆拱了拱手,態度很誠懇地說:

“實在不好意思,剛纔唐突了,在下李清風,來自港島,因我祖父年事已高,年輕時過於勞累,晚年身體虛弱,一直都在用百年以上的野生人蔘補氣延年。

兩年前祖父查出了肺癌,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進行一次化療,但老人年齡大了,實在吃不消化療的副作用,身體每況愈下,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一直給祖父看病的老中醫說,隻有用300年以上的人蔘催發生機,才能勉強讓老人捱過化療,說不定可以扛過去。

恰好家裡前幾年備下的人蔘都用完了,所以我才急著趕過來,誰知走遍了整個東北,說隻有這裡有年份稍長的野生人蔘。

不想到了這裡才知道,如今300年的人蔘早就絕跡了,100年以上的都好多年不見了,所以剛剛在外麵聽到這株人蔘有100年,便顧不得規矩橫插進來,還望您割愛成全。”

那禿頂男人這才臉色稍緩,也是無奈地說:

“原來是這樣啊,李先生,您一片孝心著實讓人感到,隻是這個真的冇法割愛。

我叫汪海,來自明珠市,跟你一樣,家父最近舊病複發,也是急需300年以上的人蔘吊命,冇法割愛啊!”

眾人連同那開店的老者都是搖頭歎息,那副局長還想再努力一把:

“汪總,還有祝老闆,你們看,這邊李先生的爺爺可是化療後遺症,這可一天拖不得,汪總的長輩說不定還可以緩緩,能不能…”

那位姓祝的店老闆搖頭說:

“冇用的,我估計這株人蔘,對兩位來說,都冇用,人蔘的年份相差百年,其效果又豈止天壤之彆!”

兩人聽了俱都傻了眼,那副局長又問:

“老祝,你的門路廣,就不能想辦法弄到三百年的人蔘?我聽說,這個市場上,隻有你們老金人蔘能夠弄到年份特彆長的野人蔘。

錢不是問題,我看這兩位都出得起高價。”

“是啊,是啊。”

汪李兩人連連點頭。

祝老闆搖頭歎息說:確實可以弄到彆人弄不到的老人蔘,主要是因為我爸的一個朋友,名叫老金,他經常進到彆人去不了的大山深處挖人蔘。

可是如今老金變成金老了,老人家都93歲了,有20年冇有進到深山裡麵了,這些年我們賣的,都是老人家以前留下的,現在哪裡還能弄到。”

魏武聽到金老兩字時,耳朵早就豎起來了,現在又聽到老人93歲,心中更加懷疑,便插口問道:

“老闆口中的這位金老是哪裡人,叫什麼?難道就冇有子侄或晚輩可以進山?”

“還真冇有,這位大哥有所不知,那位金老是蒙古人,倭寇敗了那年就過來了這邊,說是過來尋找失散的哥哥。

老人一輩子冇有結婚,因為他哥哥是在采藥時失散的,而且也隻會采藥,其他什麼也不會,他就懷疑哥哥還在以采藥為生。

所以他就在東北的長白山和大小興安嶺活動,一邊進山挖人蔘,一邊打聽哥哥的下落。

我父親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就找他買人蔘,後來兩人成了朋友,我們家賣的人蔘大都是他提供的,所以這店也就叫做老金人蔘。

最近聽說老人家重病在床,恐怕時日不多了,我正準備過些天去看看老人家呢。”

魏武越聽越驚,急切地問道:

“老人家叫什麼,現在住在哪?他哥哥叫什麼,一直都冇找到嗎?”

店老闆狐疑地看了魏武一眼,道:

“確實一直冇有找到,我聽過世的父親說,老人家叫金河,他哥叫金山。

他現在住在小興安嶺附近,聽說他哥就是在那附近失散的。”

魏武聽了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嚇了眾人一跳,紛紛圍了過來,魏武擺擺手站起來,衝那姓祝的老闆說:

“祝老闆,謝謝你!你說的那老人可能和我有些淵源,等下麻煩您再細說給我聽,我先幫這兩位解決了難處再說。

那金老可能是我師父的弟弟,這邊事了,還請祝老闆把情況給我好好說說。”

說完,魏武把揹包打開一個小口,伸手從裡麵掏出一個黑色方便袋裹著的長條,隨後又拉上揹包。

打開黑色方便袋,裡麵赫然是保鮮袋包著的十幾支人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