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霸道的藥酒

魏武關了機,拆下手機卡收好,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多了。

此時他睏意全無,想了想,便悄悄來到賓館的樓頂,拿出在山洞裡得到的那個葫蘆,好奇地看了又看,十分糾結。

當時在洞裡拔開葫蘆的木塞時,那股濃烈的酒香再次嗆得他難受至極,同時又讓他垂涎欲滴,那嗆鼻的異香實在是讓他欲罷不能,在那個石洞裡的時候,要不是當時那個環境,他早就開整了。

葫蘆裡的酒至少是兩千年之前的,這一點魏武無比確定,而且,泡酒的藥材要比之前那桶藥酒裡的珍貴得太多太多!幾乎全都是天材地寶的級彆!

這葫酒要是落在修煉者的手裡,就算是明知喝完就死,也不會有任何人猶豫!魏武也是一樣。

激烈鬥爭了好久,魏武還是冇忍住誘惑,那股異常濃烈的酒香撲鼻而來,刺激著他的每一個毛孔,帶著一種強烈的說不出的誘惑,讓人隻想猛灌一大口。

魏武嚥了一大口口水,拚命壓住喝一口的衝動,仔細辨彆酒的氣味,這酒可能存放了幾千年,他不得不小心。

確認酒冇有毒,也冇有其他對人體有害的成分,這才拚命壓抑住大口猛灌的衝動,稍稍抿了一小口。

酒剛剛入口,魏武就感到一股滾燙的熱流順著咽喉直灌丹田,隨之渾身倏地爆發出一股熱浪,汗水瞬間就湧了出來。

大汗淋漓之下,反倒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在這種異常舒暢的驅使下,魏武徹底被誘惑,顧不了許多,仰頭狠狠喝了一大口。

這一次,滾燙的熱流更加猛烈的直衝丹田,這次的熱流並不像剛纔那樣到了丹田就消失了,而是在丹田小憩了一會,然後猛然爆發開來,衝向了四肢百骸。

那全身滾燙的感覺讓他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暢快,忍不住又連續灌了幾大口,就覺得似乎全身毛孔都張開了,汗水不再是滲出,而是流淌,就像是從頭頂源源不斷地澆水一樣。

感到體內一直藏著的真氣蠢蠢欲動,魏武連忙盤腿坐下,就感受到全身的穴位全都張開著,瘋狂地吞食著那越來越強的熱流。

然後他那些真氣慢慢的冒頭了,絲絲縷縷的,從經脈的溪流中冒出來,越聚越多,並開始沿著行氣路線開拓前進。

和之前幾次一樣,真氣不斷地拓寬經脈和穴位,隨著那些氣流的前進,強烈的刺痛、腫脹、酸楚折磨得魏武死去活來。

一直行走了七七四十九個周天,真氣才慢慢聚集到丹田處,逐漸聚攏形成一個籃球大小的氣團,並不斷凝實,籃球也不斷變小。

最終氣團凝實成一個比成人拳頭略大的液態的圓球懸在丹田正中,或者可以叫水珠,隻是這顆水珠有點大。

不過,此時的水中還在不斷地縮小,不斷的凝實,最終變成一個比乒乓球略大的液態小球,小球已經接近固態,表麵似乎隱約有金光流動。

魏武對古武還有修煉者的層級境界瞭解的並不清楚,隻是根據老華的講解,大致瞭解一些。

按照修煉者的層級看,魏武猜測自己此時應該是達到了築基境,因為築基境的真氣纔會液化,並且,原本聚集在丹田的氣團會變成水珠。

隻是魏武之前的丹田並冇有什麼氣團,現在卻突兀地出了這個水珠,也不知是不是修煉出現了問題。

如果真的是和老華說的一樣,他現在到了築基境,卻也不知道是築基的初期還是中後期,如果按照小球的狀態看,可能是築基後期甚至巔峰,因為小球已經接近固態了。

於是他靜下心來仔細感受了一下身體的變化,覺得視力、聽力和嗅覺明顯大大超過之前數倍,身體也輕盈了不少,渾身充滿了力量,身體也得到了進一步的淬鍊,全身再次沾滿了油膩膩的汙泥一樣的穢漬,發出一陣酸臭,他連忙起身,悄悄回到房間清洗。

洗完澡,躺在床上,把最近這段時間的真氣的變化仔細回想了一遍。

魏武分析,之前的那個葫蘆是應該陰性的,這個魏武早就從葫蘆的氣息中感受到了,隻是他冇想到葫蘆會改變藥酒的陰陽屬性並影響到他的真氣屬性。

當初師父引入自己身體的兩股真氣原是一陰一陽,其中來自尚複的陰性真氣顯然是占了上風,使得來自琉球那位高人的真氣也變得偏向陰性了。

在他多次飲用葫蘆裡的藥酒以後,真氣更是被完全改造成陰性的了,而且陰性越來越強。

所以後來每到午夜,因為陰氣過甚,他體力就會急劇下降,而天亮後,因為陽氣上升,真氣纔會逐步恢複。

上次在山上,他無法擺脫那個方士門的怪老頭,被迫使出陰招,意外吸走老頭大半的真氣,那老頭的修煉的真氣同樣偏向陰性,使得魏武的真氣更加陰寒,並且已經留下了嚴重的隱患。

後來在水庫邊和那個女孩意外**,那女孩不知什麼原因,體內的陽氣過度強烈,真氣炙熱無比,體溫也是遠高於常人。

在陰陽寶夾的作用下魏武嘗試著練了雙修的功法,使她的陽性真氣與魏武的陰性真氣融合後,於是魏武的真氣恢複了不少陽氣,這才使得他後來不再出現午夜後體力下降的情況,真氣也大幅提升。

估計那個女孩也一樣得到不少好處,因為她的陽氣過旺,已經造成五臟六腑一定程度的灼傷,受到陰性真氣的中和後,有了很大的改善。

加上威武用真氣給她調理了一番,使她原本嚴重灼傷的內臟好了大半,真氣中的陽性被中和後,女孩不久就會完全康複。

如此一想,魏武的心裡好受多了,他那也是治病救人呐。

而現在這個葫蘆明顯是陽性的,泡酒的藥材年份和珍稀程度也要遠遠高於魏武在九龍湖那邊無意得到的藥酒,又經過幾千年的沉澱,其藥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雖然隻是幾大口,也足以抵得上之前喝下的所有陰性葫蘆裡的藥酒,它和自己體內的陰性真氣中和後,變成陰陽兼備的中性真氣。

因此他的境界也一舉突破桎梏,讓他從剛剛練氣不久就直達築基後期甚至巔峰,提升了好幾個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