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二章野人蔘燉母雞

過了大約四十分鐘,魏武聽到附近有人靠近,仔細分辨了一下,確定應該是吳新時他們,因為人數差不多是二十幾人。

十幾分鐘後,吳新時帶人趕到了,這些人清一色的迷彩服,都在二三十歲年紀,個個都有一身不錯的的功夫,都是在明勁後期以上的境界,少數幾個已經進入了暗勁。

魏武和大家一一握手,感謝他們連日來的辛苦勞動。

吳新時是個三十七八歲的矮壯漢子,皮膚黝黑,理著寸頭,顯得很精神,是暗勁後期的境界,在這些人中,他的境界最高。

吳新時說,神山的物流公司現在一共有160人,50台大型貨車,暫時是租賃的神山城東物流園場地,正在物色場地準備自建。

眼下物流公司的業務正處在上升期,生意還不錯。

這些天魏武采到的藥材,連同昨天他們自己采的,已經湊齊了滿滿12車,就在最近的山路邊,離這兒不過二三十公裡,那邊安排了幾個人看車,其餘的都過來了。

魏武算了一下,他們一共帶了15輛車,已經裝了12車,這邊的藥材應該可以湊輛車,還差一車就齊了,於是他打算再采點,爭取湊齊三車,好讓晚上出發運回神山。

於是魏武便開啟最快的速度,打算就在這條山穀裡采一些湊數。

吳新時等人身手都不錯,但看到魏武的速度之後,都嚇了一跳。

原本他們被畢奉和安排過來,被告知的任務就是幫助魏武運送藥材,並保護魏武的安全。

卻冇想到魏武身手竟然如此恐怖,彆說保護他了,恐怕30人聯手都未必是他的對手,哪裡還需要他們的保護?

此時見了魏武恐怖實力,才知道這個幕後老闆原來是個絕頂高手,再也不敢有絲毫怠慢。

他們所在的這個區域,位置非常偏僻,又位於懸崖之下,陽光照射時間短,空氣濕度很大,終日霧氣環繞。

加上懸崖下麵土層和腐葉更厚,土質疏鬆,土壤肥沃,竟然孕育了很多珍稀藥材。

魏武欣喜之下隻顧埋頭采藥,忘了時間,一直到十二點多,纔想起大家都冇吃午飯,於是他連忙停下來招呼大家休息。

吳新時他們都帶了乾糧和飲料,魏武也有烤熟的魚乾和兔肉乾。

吃完午飯,估摸著采到的藥材差不多了,於是趕緊把散落在四周的藥材收拾到一起,和大家一起往外運。

他打算和大家一起把藥材運送到最近的縣城,再采買一些編織袋一類的裝備,同時請大家吃個飯。

他用地圖搜尋了一下,離他們最近的是撫鬆縣,順便查了一下這個撫鬆縣的介紹,百度百科是這樣描述的:

撫鬆縣,隸屬於吉東省白山市,位於吉東省東南部,鬆花江上遊,長白山西北麓,北與樺甸市、敦化市以二道鬆花江為界,南與臨江市、長白朝鮮族自治縣相連,東與安圖縣、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接壤,西與靖宇縣隔江相望、與江源區相接。

其地理位置介於東經127°01′—128°06′,北緯41°42′—42°49′之間,行政區域麵積6159平方千米。

截至2018年,撫鬆縣轄11個鎮、3個鄉、3個功能區。2019年末,撫鬆縣戶籍人口為278597人。

撫鬆縣境域遼闊,境內高山疊嶂,江河縱橫,森林茂密,有國家公佈的35個“王牌”景點中五奇之一的長白山天池;有1994年被省政府批準開通的長白山西坡旅遊線路。

撫鬆是中國人蔘之鄉,擁有1500餘年的野山參挖掘史,同時已有450多年人工栽培人蔘技術,是道地性人蔘的原產地和主產區,全球人蔘70%的交易量在撫鬆完成。

同時,撫鬆還是全國重要的北藥基地,以人蔘為主的野生中藥材多達870餘種。

看完撫鬆的介紹,魏武便打算去撫鬆縣城看看,順便去瞭解一下野生人蔘的價格。

很快,眾人把藥材運送到停車的地方,魏武讓人把他在懸崖上的藥田裡采來的那些最珍稀的藥材單獨裝了兩車,又弄了些其他的藥材蓋在了上麵。

還囑咐吳新時務必保護好這兩車藥材,並親手交給玉昆。

雖然最值錢的人蔘都在他背上揹著,但這兩車貨依然是價值連城,可不能有任何閃失。

裝好車後,一溜十五輛車一字排開,開往撫鬆縣城。

路上,魏武怕被人認出來,先是從揹包裡拿出一個口罩戴上,又在路上買了個墨鏡外加一頂棒球帽。

魏冉不是說整個東北都在“抓”他嗎,還是少點麻煩纔好。

到了縣城,找了一家飯店,魏武點了三桌菜,並取出三支50年的人蔘,讓老闆宰了三隻老母雞給一起燉了。

老闆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小時候也上山挖過人蔘,自然是識貨的,看到魏武拿這麼貴重的人蔘燉雞,以為魏武不識貨,大驚失色道:

“老,老闆,你這人蔘是,是野生的,有五六十年了,三支人蔘加起來,價值上百萬呢,就這麼,這麼燉了?”

吳新時等人這才知道這三支人蔘的價格,連忙製止,魏武道:

“冇什麼,這幾天兄弟們辛苦了,燉了給大家補補。”

那老闆瞪圓了眼睛道:

“原來老闆您知道呢,這可真是浪...,哦真有錢!”

魏武笑道:

“冇什麼,就是采藥的時候順便采的,又不是花錢買的,不心疼,我還有不少呢。”

見魏武堅持,老闆也不好再說什麼,拿著三支人蔘進了廚房,大夥都很感動,一個機靈的小夥子甚至跟進了廚房,怕老闆偷梁換柱了。

吳新時這纔想起來,剛纔魏武千叮囑萬囑咐的,車上那些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編織袋,裡麵不會都是人蔘吧?

於是他連忙安排兩個兄弟去看著外麵的車,然後走過去悄聲跟魏武說:

“魏總,要不這趟車還是你親自押送回去?”

魏武笑道:

“冇事的,我相信你們,也詳細畢先生的眼光不會錯。”

說完,又從揹包裡拿出30支人蔘,說:

“車上都是50年以下的,50年以上的都在我身上呢,這些是30年的,你拿去給兄弟們分了,每人一支。”

吳新時又吃了一驚,連忙推脫,魏武說:

“拿去吧,兄弟們都辛苦了,這些也值不了多少錢,車上還有幾千支呢。”

吳新時推脫不過,隻得拿去給大家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