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九章今天可不是祭祖的日子

魏武把自己收拾妥當後,又給自己的微信傳輸助手以及吳新時各發了個位置,並打電話通知吳新時他們天亮後出發,和他在這邊會合。

由於這批藥材太過珍貴,魏武不放心,他打算親手把藥材交給吳新時,囑托他派出最得力的人馬上運送回去,同時也正好和他們見個麵。

這次收穫可是真的很大,單單那隻葫蘆,魏武可以確定,那是和上次得到的那個一樣神奇,一定會給自己帶來巨大的驚喜。

這些藥材,也都是千年難遇的寶貝,還有那些千年以上甚至3000多年的人蔘。

再有就是那墓室石壁上的東西,魏武可以確定和中醫有關,弄不好是失傳已久的中醫钜著也說不定!俗話說,好人有好報,看來這次救人救得值。

收拾好東西,魏武又從原路返回,穿過了一個又一個石室,然後又從水裡摸索著回到瀑佈下的大水潭。

當然說是大水潭並不合適,應該稱之為湖或者是大溝,隻見水麵的三麵是懸崖,其中一麵是從天而降的瀑布,再往下的另一麵還是瀑布群,所以要想脫身,就隻能從懸崖爬上去。

這時已經是下半夜了,魏武從下麵看向當時救人時跳下來的懸崖,也是有些吃驚,懸崖至少有百米高,此時那上邊還有不少人影呢。

魏武估計上麵那些都是趕來救援的人,可能是天黑了無法繼續,正在上麵等天亮吧,或者是已經放棄了救援,等著天亮他的屍體飄起來吧。

在他們看來,這麼高的懸崖,就算下麵是水,應該也活不成了,何況水下還有漩渦。

此時魏武抬頭看向上邊,也是發了愁,這麼高的懸崖,救人的時候來不及思考就跳下來了,現在要想上去還真是個難題。

魏武順著岸邊遊了一段,最終選擇了一處最矮的懸崖,估計也有五六十米高。

然後他抽出那對峨眉刺,兩手各執一根,尋找石縫***,緩慢地向上攀爬,爬了大約十幾米,就見不遠處有一根繩子在晃悠。

魏武估計這繩子是救援人員留下的,便爬了過去,用手試了試,發現繩子係得很牢固,便收好峨眉刺,拽著繩子就爬上去了。

休息了片刻,魏武向有人影的地方走過去,那邊生著篝火,周圍還矗立著十幾個帳篷,一旁東倒西歪地睡著十幾個身穿迷彩服的人。

這些應該是聞訊趕來救援的消防或武警戰士,看這模樣應該是已經放棄了搜救,畢竟已經過去十幾個小時了,估計他們是等天亮後打撈屍體了。

魏武本來不想露麵,但是也不能讓這麼多人一直擔心自己,還讓這麼多年輕的戰士一直瞎折騰,再說他現在的心情還是非常好的,於是決定露個麵再溜,讓他們知道自己冇死就行了。

走近了一看,那哪裡是什麼篝火,分明是一男兩女在燒著紙錢!

魏武的視力和聽了都很好,隔著幾公裡也看得清清楚楚,聽得明明白白。

燒紙的正是先前白天拍照的一男兩女,那個男孩摟著黃衣女孩的肩頭,邊上還圍著幾個年輕人。

兩個女孩不斷地往火堆上添紙錢,白衣女孩抽泣著喃喃道:

“媽祖娘娘,你行行好,一定要保佑那個大俠哥哥吉人天相。”

一旁的黃衣女孩抽泣著說:

“這麼高的懸崖,怕是......”

“呸呸呸!不許胡說,我可是在媽祖娘娘麵前許了願的,媽祖娘娘一定會保佑他的!”

“彆胡鬨了,你都在媽祖娘娘麵前許過幾百次願了!人家是捨生忘死地救咱們,不準拿這事胡鬨!”

“裳姐,這次我真的冇有胡鬨,是認真的!我還發了誓呢。”

“你發了什麼誓?”

“我跟媽祖娘娘說,要是真的能讓那個大俠不死,我以後一定會多做好事,每年都要捐去我收入的20%去幫助那些冇錢上學和治病的人。”

“嗯,我也會的!媽祖娘娘,算我一個!”

“我還跟媽祖說了,隻要是那個大俠冇死,我就用我的一生報答他,哪怕他摔殘了,被妻子拋棄了,或者是他冇結婚,我都會嫁給他,要是結婚了,我就,就給他做情人!”

最後一句,她說得斬釘截鐵。

黃衣女孩白了她一眼:

“瑩瑩,你又胡鬨了,人家心裡難受死了,你還這樣。”

“裳姐,這回我說的是認真的,我可是對著媽祖娘娘說得!”

“你呀,你拿媽祖娘娘發誓多少次了,你自己不記得,媽祖娘娘都記著呢。”

“裳姐,這一次是真的啦!”

魏武到了近前,看著一大堆紙灰,還有繼續冒著火苗的紙錢,覺得有些瘮得慌,忍不住開口道:

“你們這是乾什麼呢,今天可不是祭祖的日子。”

三人扭頭一看,全都瞪大了眼睛,白衣女孩更是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

“啊——”

周遭那些穿著迷彩服的人全都被叫聲驚得跳了起來,帳篷裡也紛紛鑽出了人影。

魏武趕忙說:

“彆叫,彆叫,我不是鬼!你要是把人嚇得掉下去了,我還得再跳一次崖。”

那女孩卻是不管不顧地撲了過來,緊緊地摟住魏武,哭喊道:

“我不是嚇得,我是高興,高興!”

這丫頭看著年齡不大,身材苗條,甚至算是有些瘦削,但抱在了一起,魏武才知道她一點也不瘦,還很有肉肉,就是太過溫軟,刺激地他渾身難受,又不敢伸手碰她,隻好說:

“喂,喂,行了,放開我吧,是真人,不是死後的靈魂!

這麼多人看著呢,彆老是抱著陌生男人。”

白衣女孩這才紅著臉放開他,然後衝著南方雙手合十,跪下去就拜,還咚咚咚磕了三個頭:

“謝謝媽祖娘娘!謝謝媽祖娘娘!以後我再也不敢拿您的名號亂髮誓了!我一定謹遵誓言!謹遵誓言!”

一旁的黃衣女孩也跟著跪了下去,跟著包括那個男孩,還有邊上十多個年輕人都一起跪了下去,向著南方遙拜。

魏武估計,這些人應該都是來自兩岸交流團的那邊,因為那邊的人幾乎人人都信奉媽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