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專訪二

聽魏武提到種植藥材,駱冰冰接著問道:

“其實,對於你今後如何生活,也是人們最關心的,畢竟你被關了十幾年,這個社會很多東西對你來說是陌生的,。

剛纔聽你說到種植公司,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魏大哥就已經開始創業了。

這麼說,你已經想好今後要走的路了?”

“是的,我已經想好了,今後就在中醫相關的方麵發展了,暫時我打算從種植中藥材開始。

我是個孤兒,自小跟著爺爺生活,爺爺是個遊方郎中,我從小就跟著爺爺給人看病和采藥,所以對中醫和中藥材比較熟悉。

後來進了監獄,認識了一個老中醫,他教了我醫術,我在回家的路上救人時的鍼灸也是他教的。

小時候家裡種過藥材,在獄中我同樣是種藥,所以我纔想著辦了箇中草藥種植公司。”

“這麼說,魏大哥已經榮升為魏總了,那麼我想問一句,你的種植公司有多大規模?”

“前期承包了23000畝荒山,再配套建設一些藥材粗加工的加工廠和堆放藥材的倉庫。”

“23000畝!這麼大?魏大哥,你這是名副其實的魏總啦!

魏總,我想問一句可能比較**的問題,不過我想應該也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可以嗎?”

“沒關係,大家想知道的一定是,我纔剛剛回來,哪來的錢弄這麼大的公司?

這也不算什麼**,國家賠償一共是200多萬,是嚴格按照相關規定覈準的。

至於種植公司的資金,主要是這段時間治好了幾個病人,他們給我提供了一些經濟支援。

還有就是相關的扶持資金和貼息貸款的支援,而且,我的藥種都是自己上山采的,不用花錢。

再有就是,神山市有關部門給了我最大的支援,在此,我藉著這方舞台向他們表示感謝。”

“哈哈,魏大哥真夠爽快的,我還冇問,就自個想說了。”

台下再次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駱冰冰繼續問道:

“你弄那麼大的種植公司,一點不擔心銷路嗎?畢竟你纔剛剛回來,不說和社會脫了節,至少對行情不瞭解吧。”

“實不相瞞,我手裡有不少療效顯著的中藥藥方,下一步我打算再開藥廠,目前已經和神山當地一家藥廠開展了合作,要是效益好,還想在明年春天新建一家規模大點的藥廠。”

“好,看來,真的向台下那麵旗子上寫的一樣,魏武,威武!”

台下爆發出一片笑聲和掌聲,同時還有那個小姑孃的叫聲:

“魏武,威武!”

“剛纔魏大哥說,你在獄中拜了一個師父,學了一身了不起的醫術,還得到了不少神奇的藥方,是嗎?”

“是的,監獄裡有一位老中醫,以前也是監獄的犯人,出獄後冇地方去,一直在監獄衛生所,他的中醫尤其是鍼灸的水平很高。”

“哦?可以詳細說說你這位師父的情況嗎?”

“當然,我的師父經曆很傳奇,他今年已經九十多歲了,他原是蒙人,後來移居俄國,就在小興安嶺的另一邊。

38年的時候他才十二歲,一次和弟弟采藥時跑到了華國東北一側,不料遭遇了倭軍。

為了掩護弟弟,他把弟弟藏起來,自己引開了倭軍,不幸腿部中彈被倭軍抓住,幸好一個倭軍老軍醫救了他。

那位老軍醫原是琉球貴族,師從琉球太醫,也是采藥時被倭軍抓住的。

那老軍醫見他聰慧又認識藥草,懂藥性,便收他為弟子。

44年緬地會戰時,老軍醫被炮彈炸死,師父隨倭軍醫院一起被**俘獲,被編入了**的戰地醫院。

到解放戰爭的時候,他又隨部隊起義,成瞭解放軍戰地醫院的醫生,後來又參加了朝鮮戰爭。

朝鮮戰爭結束後,他隨部隊回國時,剛過了鴨綠江,他就偷偷跑了,想回老家找他的弟弟,結果在越境的時候被抓住了。

於是他被以叛國罪判了十八年,到了六十年代末,他的刑期快結束的時候,又被人舉報曾加入倭軍。

當時恰逢那個特殊時代,於是他再次被重判為無期徒刑,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才被平反,並就地安排他在監獄衛生所工作。

當時他已經接近六十歲了,退休後因為無家可歸,就繼續留在衛生所幫忙,一直到現在。

師父精通中醫、蒙醫、朝鮮、俄國、琉球和倭國的漢醫。

由於他在戰地醫院呆的時間長,見識了各種外傷,積累了很多治療外傷的經驗,對西醫特彆是人體內部構造瞭解得非常透徹,並結合到鍼灸上,自創了一套鍼灸針法,十分了得,我也隻是學了一些皮毛。”

“魏大哥謙虛了,你的藥方怎麼樣我不知道,但你的醫術我是見識過的。

下麵我們一起來看一段視頻短片,這是魏大哥出獄回到家鄉的第一天,在回家途中遭到大批看熱鬨的圍觀,現場不幸發生了一場車禍。

這就是魏大哥當時在現場救人的視頻,當時我和台裡的攝影正好在場,就用攝像機記錄下來,畫麵不是很好,大家仔細看。”

大螢幕上開始播放視頻短片,視頻再現了那天鎮上的情景,從魏武他們還冇到,警察拉警戒線開始,到魏武他們下車,魏武在喇叭裡勸大家散開,再到車禍發生,魏武救人,救護車趕到。

視頻播完,伴隨著一片熱烈的掌聲,駱冰冰接著說:

“當天,救護車把傷者拉走後,我們出於對傷者的關心,也想驗證一下魏大哥現場說的是不是過於誇張,便跟著救護車到醫院進行了跟蹤采訪。

醫院的檢查結果表明,不僅兩個傷者的受傷情況魏大哥描述的一點不差,那女性傷者胸腔的積血也被魏大哥用大號銀針清理的乾乾淨淨,給後麵的手術掃清了障礙。

正像魏大哥說的一樣,男性傷者的顱腦前額被撞開裂錯位,硬是被魏大哥用手複位了,而且嚴絲合縫。

醫生檢查後判斷,如果不是魏大哥及時合攏了傷者的顱腦裂縫,兩名傷者都等不到救護車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