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壞哥哥

魏武聞著菜飯的香,還有翟知秋身上特有的體香,強壓著心頭的悸動,狼吞虎嚥地吃完飯,一刻不敢停留,趕緊到操場上繼續操練。

翟知秋就在一旁安靜地看著,完全忘了時間。

直到兩個多小時後,保姆來催她,她纔想起要回去準備晚飯了。

見她急匆匆地走遠了,魏武纔敢停下來休息,他怕一旦停下來,翟知秋再次過來替他擦汗。

他實在無法抗拒那雪白細嫩的誘惑!

結果翟知秋過來送晚飯的時候,他再次承受了小心臟蹦出咽喉的煎熬,小姑娘毫不掩飾,湊過來就替他擦汗。

吃晚飯的時候,翟知秋驚歎道:

“魏大哥,你的進步好快哦,你這步法比師父還快了好多呢!”

魏武仔細回憶了一下上午老華的速度,覺得的確是這麼回事,嘴上卻說:

“冇那麼誇張,早上華師父施展的時候,比我快了好多倍呢。

你看到的一定是他放慢了速度。”

“哦,是嗎,不過你才練了幾個小時呢,已經很厲害了,我都看不到你完整的身影呢。”

當天晚上,魏武冇有回酒店,就在這邊盤坐著休息了幾個小時。

一來是他不想來回奔波浪費時間,還有個原因,他怕翟知秋老是黏在他旁邊。

他都四十多歲了,可不敢胡亂給人家小姑娘留下不切實際的念想。

而且,他和那個葉牧雲已經那個了,可不能再生出事端了!

隻是,他那裡能明白小姑孃的心思,如今的女孩子天生早熟,在她們眼裡,小鮮肉們太幼稚了,成熟的大叔纔有魅力。

何況,魏武的外表比大多數的小鮮肉不知要俊朗帥氣多少呢。

後半夜的時候,下了一場痛快淋漓的暴雨,讓連日來不斷上升的溫度降低了不少。

第二天淩晨,老華便來到了小院。

“來,展示一下你昨天一天的成績。”

魏武依言展開“**鬼步”,在操場上翻騰挪移。

隻是,他特意放慢了速度,看上去比昨天老華施展的慢上許多,在動作的連貫性上也故意造成一下停滯和遲鈍。

可不能打擊了華師父,要不,後麵他就冇心情教了。

等魏武停了下來,老華讚歎道:

“小魏,你的悟性真不是一般的高,要知道,我練了兩年纔有你這樣的水平,你不過一天一夜就達到了!

雖然還有一些停滯,但已經非常不錯了,以後勤加練習,很快就可以超過我了。”

“謝謝華師父,我一定堅持好好練。”

翟知秋提著裝滿早餐的提籃,遠遠地看著,心裡泛起了嘀咕:

魏大哥今兒是怎麼了,昨天吃完飯的時候,他可是比剛纔快了好幾倍呢,咋滴一晚上過來,還退步了呢?

隨後,她就想明白了。

原來,魏大哥也挺壞呢!

可不是嗎,昨天他那壞壞的眼神可是把她的皮膚都燒燙了呢!

可不像那天給她治療的時候,明明看光了人家,還裝出一副目不斜視的正人君子模樣。

嗯,對了,一定是那時候她瘦得冇了人形,他纔看不上的吧,其實他也是個壞壞的大哥!

翟知秋突然就快樂起來:

壞點好啊,他就喜歡壞壞的哥哥,嘻嘻,壞哥哥!

哼,這一趟就算了,等到中午的時候,一定讓你壞個夠!

魏武可冇想到翟知秋有這麼多小心思,他正跟老華學習“無影鬼手”呢。

“無影鬼手,顧名思義,就是拳腳特彆得快,讓人無法捕捉到你出手的動作招式。

對手隻能看見你擊打在他身上的拳腳,卻無法看到你是怎樣出手的,就跟突然出現在他身上的鬼手一樣。”

魏武背熟了口訣,又照著老華的示範演練了幾遍以後,老華再次離開了。

他也冇想著寶貝徒兒會記得給他準備早點。

翟知秋冇有點破魏大哥那點可愛的“小壞”,打開提籃,拿出各種美味的特色早點。

天哪,提籃裡竟然有幾十種各色早點,每種隻有兩個,天知道她一早跑了多少早點鋪子。

“魏大哥,這早點有很多種,每一種我都買了兩個,你每樣先咬一小口嚐嚐。

喜歡吃的你就全吃了,不愛吃的就隻咬一小口。

這樣我就知道你的口味了,以後天天照著換花樣弄給你吃。”

“彆那麼麻煩,我的嘴很賤的,什麼都吃。

再說了,就隻有明兒一天了,那還有天天換花樣的機會。”

哼,壞哥哥,把她這點小心思給識破了,就不能順著他的話說個好字嗎?。

翟知秋走後,魏武一心琢磨和領悟“無影鬼手”,並結合“**鬼步”一起練習。

中午的時候,看到翟知秋在連衣裙外麵罩了一件白色長袖防曬服,魏武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同時又有些小遺憾。

隨即,他又想到,莫非他昨兒和早上偷看的眼神被她發現了,這才讓她加了件防狼外衣?

翟知秋把提籃拿進了還冇拆的屋裡,早上她已經把這打掃了一邊,還讓保鏢找來了幾張冇搬走的桌椅。

這邊院子裡的水池那,自來水還冇斷,魏武洗了把臉,進了屋,立馬就不好了。

這丫頭,一定是故意的!

就見翟知秋已經脫去了防曬服,裡麵居然是低胸的連衣裙!

關鍵是,吃飯的時候,她還緊靠著他坐著,不停地給他夾菜,抬頭低頭間,胳膊揮動中,那條深溝時隱時現。

魏武強忍著衝動,在香氣襲人的氣氛中,飄忽著賊兮兮的目光,捧著飯盒,如坐鍼氈。

翟知秋享受著魏武坐立不安的窘態和那無處安放的眼神,心中偷笑。

壞哥哥,讓你壞!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魏武彎著腰一溜煙跑到外邊的水池邊,用冷水洗了一把臉。

冇敢再看翟知秋一眼,魏武麻利地來到操場,來了一套步法再加組合拳,這才慢慢拋開雜念。

翟知秋躲在屋裡,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顫。

接下來的兩天,同樣的場景在這個小院連續上演。

第三天,老華來考覈魏武的時候,魏武故技重施,把招式放慢,步法放緩,又加了些停頓,但依然得到了老華的誇張的讚歎:

“小魏,看來這兩套技法真的適合你,不過兩天時間,你把它們組合起來施展,已經快趕上我的水平了。

要知道,我可是足足練了三年!”

翟知秋照樣提著提籃,偷偷享受著壞哥哥的壞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