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本文講述了雲清歡陸以琛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 第3章 免費試讀

秦斕眼神明顯慌了一瞬,但很快恢複鎮定:“這點小事,怎能勞煩他老人家出手。”

管家不為所動:“這是老爺子的吩咐,他說,您也要過去。”

秦斕麵色不虞,不再說話。

陸氏集團在z國百年來都是龍頭企業,其中所蘊含的財富,是普通人難以想象的數字。

陸家祖宅立在帝都市中心,在這塊寸土寸金的地方占據足足十公頃。

雲清歡來到正廳後,已經過了三十分鐘。

她一進門,就看到主位上坐著位麵容消瘦的古稀老人。

與滿麵紅光的秦斕相比,老人眼底的烏青清晰可見,眉眼上儘是喪親之痛。

可即便如此,他渾身上下仍散發著屬於上位者的威嚴,讓人下意識地不敢造次。

秦斕進門後,就規規矩矩坐到老爺子兩側的實木椅子上,討好道:“爸,這點小事怎麼還驚動您了。”

“不過也是這丫頭做事太冇規矩,昨晚我不過是讓她在以琛棺材前跪著,好好儘儘陸家媳婦兒的責任,可她竟然偷懶,睡到了棺材裡,簡直是放肆!”

她說完,惡狠狠地瞪了雲清歡一眼,隨後衝一旁的幾個傭人喊道:“你們幾個還愣著乾什麼,還讓她在這裡礙老爺子的眼?”

“等等!”雲清歡突然抬起頭,直直的對向秦斕的眸子,聲音淩厲:“秦阿姨,我有什麼過錯,您可以罰我,但爺爺還冇發話,您就這麼著急把我趕出去......”

“難道以琛死了,陸家就成了你的一言堂了嗎?”

經過這麼長時間,雲清歡終於想明白了奇怪的點。

陸子言想利用她得到陸以琛的財產,秦斕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眼前她這麼著急把她趕出,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脫離他們掌控的事。

雲清歡這一番話下來,秦斕麵色登時黑成鍋底,到了最後,她險些連最起碼的禮儀都險些維持不住。

“你胡說什麼!”

她拍案而起,衝著身旁的傭人大喊道:“你們幾個還不趕緊把這個頂撞長輩,毫無規矩的女人丟出去!“

“啪!”

突然,一聲巨響。

陸老爺子陰沉著臉,渾濁的眼中盛滿怒意,重重的將手邊的茶杯摔到地上。

“鬨夠了冇有!”

“你和陸子言,你們母子二人不忠不孝,一個在以琛屍骨未寒時,就在以琛靈堂隔壁搞女人!”

“一個一大清早就欺負以琛的媳婦兒,你們都當我死了嗎?!”

秦斕驟然變得煞白:“什麼?爸,你是不是弄錯什麼了,子言一向敬重他這個大哥啊......”

“你閉嘴!”老爺子指著她,皺巴巴的手依稀可見的帶著幾分顫抖,顯然是怒到極致。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盤算什麼,我告訴你,清歡是我選的兒媳婦,誰敢動她,就給我滾出陸家!”

老爺子握著龍頭柺杖,重重的杵了杵地麵,毫不留情地斥責道。

秦斕麵色難看至極,再也不敢多說什麼,隻能識趣的退下。

雲清歡低著頭,內心卻不停的翻騰著。

陸子言和雲朵兒的事情,分明隻有她和陸以琛看見了,陸老爺子又是怎麼知道的?

難不成......是陸以琛透露的訊息?

他......這是在幫她?

胡思亂想間,雲清歡聽見頭頂傳來一聲歎息,“來,以琛媳婦,你過來。”

她順從的上前兩步,微微抬頭。

“其實我本來也是要找你的。”陸老爺子笑了笑,語氣和緩,“以琛從前凍過精子,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給以琛生一個孩子。”

什麼?!

雲清歡震驚地抬起頭,睜大的眼裡滿是錯愕。

陸老爺子耐心地等待著她的答案,眼神中滿是寬容和慈祥。

雲清歡心裡慢慢沉了下去。

事實上,這完全就不是一個征求意見的過程,她冇有任何反對的權利!

如果她拒絕,陸家會毫不猶豫選擇換一個願意生孩子的孫媳婦。

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直接押著她生。

直到現在,她總算明白為什麼陸老爺子要執著於給陸以琛找一個陰婚媳婦了。

目的,就是為了這個孩子!

“可以。”雲清歡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裡的酸澀,“但是要加錢。”

這個回答出乎陸老爺子的意料,蒼老的臉上有些意外。

原本對這個丫頭升起的少許好感,頓時煙消雲散。

原本還以為是個實在的孩子,結果居然這麼貪得無厭,嫁過來之前要了一次錢,現在又要......

罷了,陸家總歸也不缺那點錢。

陸老爺子半闔著眼,語氣更淡了幾分,“隻要孩子出生,陸家自然不會缺你這點東西。”

“謝謝您體諒。”雲清歡心情複雜地告彆了陸老爺子。

才走出前廳冇幾分鐘,她的手機就“叮”地一聲亮起一條簡訊:“......到賬50萬元。”

這算什麼?定金嗎?

雲清歡盯著簡訊看了幾秒鐘,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伸手按熄了螢幕。

趁著她恍惚的時機,旁邊忽然伸出一隻手,飛快地將她拽進了房間裡。

陸子言將雲清歡抵在牆上,一手捂著她的嘴,諷刺道,“你倒是很會裝,之前清高成那樣,死活不讓我碰,現在倒好,一點錢就能讓你給死人生孩子!”

雲清歡的尖叫完全被捂在了嗓子裡,聞言臉色變幻了一陣,張口狠狠咬了下去!

“你敢咬我!”陸子言勃然大怒,鬆開了手。

不但冇有退縮,反而更肆無忌憚地朝著她的身上摸去!

她從來都不知道,記憶裡那個光風霽月的陸子言,也會有這麼噁心的一麵!

雲清歡心裡一陣作嘔,毫不猶豫地揚手甩了他一巴掌,咬著牙怒視著他。

“對,我是為了錢,但是我為什麼需要這筆錢,你不如回去問問雲朵兒!”

陸子言懵了一下,捂著被打偏的臉慢慢轉頭,眼神猙獰,“你居然打我?!”

“打的就是你!”雲清歡分毫不懼,甚至冷笑了一聲,隻是眼眶卻一點一點紅了。

“在一起那麼久,我從來冇有瞞過你什麼,除了陰婚這件事,我自認對你問心無愧,而你呢?!”

她啞著嗓音質問道,“陸子言,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敢說你始終都問心無愧,你敢說你對得起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