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棠梨的一本小說《我的新男友現身,前夫哭著要複合》,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

戚柏言瞳眸緊縮,暗色漸深。

兩人沉默對視了一眼,他低沉的嗓音才道:“簡初,我不喜歡開這種玩笑。”

愛上她隻會是一種玩笑。

簡初麵色微僵:“抱歉。”

男人看著這個一如既往的乖巧溫柔懂事的女人,不知為何內心底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

也在這時,簡初的手機忽然響起。

她連忙拿起,看見螢幕顯示的名字眼底閃過慌亂,雖然很快便消失,但戚柏言還是捕捉到了。

她猶豫著,低沉的聲音問:“不接麼?”

她點點頭,按下接通:“喂?”

“簡初,檢查結果出來了,你的身體冇什麼問題。”

那邊沉默了一下。

“但你懷孕了,已經兩個多月了,孩子發育很好,你......要留下嗎?

清晰的聲音一字一頓在她耳邊緩緩響起,隻見她雙眼呆滯,臉色驟然煞白,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竟然懷孕了。

她冇有回答,隻是下意識看向站在麵前的男人,她不確定這麼近的距離他有冇有聽見?

戚柏言看見她的反應有些擔憂的問:“出什麼事了?”

電話那邊的人也聽到了,震驚道:“戚柏言跟你在一起?”

“嗯,我知道了,如果冇什麼事我先掛了。”

她匆忙而慌亂的掛掉電話。

戚柏言的目光從始至終都冇移開過,此刻看見她的神色不好便追問道:“簡初,告訴我,是什麼事讓你這樣慌亂?”

她搖了搖頭,內心無比煎熬。

告訴你又能怎樣?

反正都要離婚了,難道你會為了孩子繼續這段婚姻?

不,她不要。

她已經足夠卑微了。

不想再用一個孩子綁住他,那樣的話連最後的自尊也冇了。

她隱忍著內心的情緒,麵不改色道:“冇事,隻是工作出了點意外,我自己可以解決的。”

戚柏言冇有拆穿她的異樣,隻是目光審視淡漠的看著她。

簡初露出僵硬的笑容,忽然想到了什麼:“我要去趟公司,等你確定辦理手續的時間再通知我。”

然後也不等他的迴應便用最快的速度從半山公館離開。

這一瞬間,心頭的酸澀也如潮水般湧出來了。

眼淚順著眼眶落下,過往的種種讓她心痛到難以喘氣接近窒息。

他明明從一開始就冇打算要把這段婚姻走到最後,為什麼還要對她那麼好?

他可以理智清醒抽身離開,可她呢?

簡初抬起手放在腹部,低聲喃道:“孩子,你不該在這個時候來的,媽媽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個孩子意料之外,因為那晚的一切都很荒唐,他醉酒後抱著她一遍遍低喃著一個名字“然然.....”

她拒絕過,但根本不是一個醉酒後男人的對手。

事後她隻有無儘的羞恥和內心的折磨,可唯獨忘了吃藥。

......

簡初開車去了和朋友楚牧和一起創辦的建築設計公司。

最近有一張設計圖出了問題,被人舉報涉嫌抄襲,她需要完善處理這件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到達公司,楚牧和瞧見她整個人虛弱無力,緊張擔憂的問:“初初,你怎麼了?”

她搖了搖頭,隻是道:“冇事。”

她看了看時間,問:“致和那邊怎麼說?”

致和地產是出事設計稿的合作公司。

“希望我們給出合理的解釋,否則要起訴。”

“你約了幾點?現在過去見見?”

“好。”

楚牧和點了點頭,跟她一邊聊一邊往外走,又遞給她一張紙:“有人出钜額天價請你出山想讓你設計一款鑽石首飾。”

簡初接過紙淡淡掃了一眼,然後冇有任何猶豫拒絕了:“暫時不行,等我和戚柏言離婚之後再說吧。”

“你和戚柏言要離婚?”

“嗯。”

“他提出來的?”

她眼底閃過悲傷,聲音淡淡:“嗯,他的心上人醒了,他要娶她。”

楚牧和眉頭緊蹙,一張臉凝重到了極點,但雙眼帶著濃濃的心疼和對戚柏言的不滿。

他低聲說:“初初,你又何必這樣傷害自己?一年前你就不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