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梨寫的《我的新男友現身,前夫哭著要複合》,小說劇情精彩豐富。本書精彩章節片段:...

半山公館。

這是北城最美的彆墅。

主臥裡,男人從床上起來麵無表情的走進浴室。

上一秒還纏綿的人忽然變了一副麵孔,這對簡初來說早已習慣。

她起身披上了衣服,長髮下的臉酡紅未退,她長得漂亮,性感又撩人,此刻更甚。

男人沖洗完從浴室出來,目光溫淡地看了一樣簡初,眉宇間是一片涼薄的冷漠:“把這個簽了。”

說著,他從床頭旁的抽屜取出一份類似檔案的紙張丟在床上。

簡初垂眸看了一眼,上麵寫著刺眼的幾個字“離婚協議書”

她抬眸看向男人,不可置信的問:“你要離婚?”

“悠然醒了,我要兌現給她的承諾。”男人點燃一根菸,英俊的臉龐儘是寡淡。

她麵色蒼白,眼底無聲,輕抿著唇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多問了遍:“非離不可?冇有任何的緩和麼?”

“簡初,你該知道我們結婚的目的,我已經辜負悠然一次了,我不想再傷她第二次。”

他說的直白且冇有絲毫可商量的意思,意味著非離不可。

看著他提到“悠然”兩個字時眼底閃過的溫柔,簡初很羨慕,也徹底明白他滿心都是那個為了他差點付出生命的沈悠然。

相比之下,她什麼都不是。

她目光溫淺泛著平靜,沉思了好幾秒後,嘴裡才清晰的吐出一個字:“好。”

女人溫淡的嗓音讓男人微微蹙了下眉,不過隻是短暫的半秒便消失了。

他問:“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隻要不過分都可以答應。”

簡初抬起頭,臉色冷清,但眼神卻仍舊溫柔:“我隻有一個要求。”

“你說。”

“離婚後,永不再見。”

她眼底充滿了決絕。

男人雙眸濃稠而深邃,嗓音低沉道:“簡初,你在跟我鬨脾氣嗎?”

簡初淡淡一笑:“當然冇有,你怎麼會這樣認為?”

她說的是真心話,冇有任何的賭氣。

但戚柏言顯然不信。

他眉頭微皺,漆黑的眼眸掠過一層薄薄的暗色,掀起眼皮:“我是讓你提要求,並不是讓你用來賭氣的。”

“永遠不見?你不覺得有些幼稚了?”

“幼稚麼?”她並不這樣認為,她泠泠道:“這就是我的要求,至於其他的,我都不需要。”

她擔心自己控製不住情緒哭了出來,連忙轉過身拿起離婚協議,連看一眼也冇有就直接從櫃麵上拿起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乾脆、利落,冇有絲毫的猶豫。

簡初心裡很難受,冇人知道她深愛這個男人十年了。

她緊抿著唇不願讓自己流淚,回想結婚的這一年,他對她百依百順,做到了一個丈夫給予妻子的嗬護,是她沉淪產生了錯覺,忘記了他心裡從一開始就另有其人。

現在也是時候物歸原主了。

她無聲吸了口氣,轉身看向戚柏言問:“什麼時候辦理手續?”

聞言,戚柏言蹙起了眉。

做了一年的夫妻,他竟然冇看出來一向溫和的女人竟然這樣迫不及待地想要跟他撇清關係。

他微眯著眸,麵不改色的淡漠開口:“你很著急?還有你明知道永遠不見是不可能的,爺爺和戚家都那麼疼你,難道你捨得連戚家也不往來了?”

“柏言,提離婚的是你。”她有些無奈,卻還要蒼白的辯駁:“而且我們都要離婚了,難道你還要管我的事情嗎?”

她心如刀割,但還要故作淡然的笑著。

你知不知道這樣會讓我誤會,誤會你對我也有一絲的不捨?

她不敢直視,笑著問:“還是說你不愛悠然,愛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