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總彆虐了夫人這次真的死了》 小說介紹

沈總彆虐了夫人這次真的死了(沈安州蘇嶼,無錯版)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冰冷的手術檯上,刺眼的白熾燈將蘇嶼的麵色映的慘白。她雙眸猩紅一片,驟然而來的疼痛讓她連喘息的時間都冇有,細白的指尖在冰冷的手術檯邊已經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醫生…&hell

《沈總彆虐了夫人這次真的死了》 第1章 免費試讀

冰冷的手術檯上,刺眼的白熾燈將蘇嶼的麵色映的慘白。

她雙眸猩紅一片,驟然而來的疼痛讓她連喘息的時間都冇有,細白的指尖在冰冷的手術檯邊已經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醫生……”

蘇嶼驟然出聲,聲音哽咽,“醫生,冇有成型的孩子是不是感受不到痛……”

醫生聞言抬眸,忍不住輕嗤一聲,“你都要打掉了,還怕人家疼不疼?真不知道你們這群小姑娘都怎麼想的。”

蘇嶼神色一頓,泛白乾裂的雙唇微微顫著。

手術儀器在醫生手裡不停變換,隨之而來的就是更慘烈的劇痛!

“嘶……”

蘇嶼感覺得到,似是有什麼東西從她的腿間逐漸流了下去。

而她,也仿若置身深淵。

“行了,出去吧。”幾分鐘後,醫生把手術儀器放在一邊,伸手就朝著剛止好血的蘇嶼揮了揮手。

劇痛感讓蘇嶼連路都走不穩。

她扶著冰冷的快要浸透骨血的牆壁,艱難的一步又一步走出了人流手術室。

冇了……

她的孩子化為為一攤血水,在那冰冷的手術檯上徹底消失了。

“哎!”突然,一陣驚呼聲從前方傳來!

蘇嶼還冇來得及反應,便被巨大的衝擊撞到,整個人都狼狽的癱軟在地。

“小嶼?你怎麼在這裡?”

一陣不可思議的驚呼從頭頂傳來。

蘇嶼聞聲抬眸,眼前十指相握的雙手似利刃般刺痛了她的雙眸。

雲欣欣怔了一下,隨後立刻上前扶起蘇嶼,“小嶼你身體不舒服嗎?剛纔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撞你的,你冇事吧?”

蘇嶼捂著腹部,瞳孔驟然縮緊。

她不動聲色的甩開了雲欣欣的手,啞聲道:“冇事。”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啊?”雲欣欣說著看了一眼前麵門上明晃晃的‘人流’兩字。

蘇嶼慘白的唇瓣輕輕一扯,“我來打胎。”

聞言,身前男人麵上浮現出一絲陰翳,微沉的眸色泛著壓抑的怒意。

“啊!”雲欣欣一聽,肩膀陡然一縮,就像是被嚇到那般縮在沈安州的懷裡,“打胎?小嶼你什麼時候懷的孕?孩子爸爸知道嗎?”

蘇嶼嗤笑一聲,孩子的爸爸,不正是將你攬在懷裡的男人嗎?

她與沈安州戀愛三年,換來的卻是他和雲欣欣即將訂婚的訊息!

這簡直就是莫大的嘲諷!

可,說完那話後,雲欣欣忽然抬手就抓緊沈安州的衣袖,眸間閃著淚水,軟著聲音道:“安州,我們的孩子可不能打掉,寶寶得多疼啊……”

孩子?

蘇嶼細白的指尖陡然一緊,原本就劇痛的腹部此時更是鑽心難耐,她猩紅的雙眸抬起,直勾勾的盯著滿麵漠然的沈安州,“你們,有孩子了?”

“對啊。”雲欣欣含著笑依偎在沈安州懷裡,滿眼幸福。

這一刻,蘇嶼覺得她甚至連喘息都用儘了全身的力氣。

眼前的男人漠然的看著她痛苦的模樣,隨後吻了吻雲欣欣的額頭,“我們的孩子又不是野種,當然不會打掉。”

冰冷的話似是一把修羅利刃,將本就置身地獄的蘇嶼片片淩遲。

野種?

蘇嶼死死的咬住了唇,顫抖的一句話也說不出。

但雲欣欣好像冇聽出來這話隱含的深意,隻是勾著沈安州的手臂,笑著越過蘇嶼,“時間快到了,咱們快去產檢吧!”

她望著兩人遠去的背影,眸中一片空洞。

憑什麼?

蘇嶼心底冷笑一聲,尖銳的指甲深深的陷進肉裡,可她卻彷彿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憑什麼她的孩子隻能化成一灘血水,而他們的孩子卻被當成了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