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萌萌寫的《情深不負遇見盛喬》,小說劇情精彩豐富。本書精彩章節片段:...

漆黑的夜,紫金色的閃電劈開黑幕,暴雨傾盆而至。

盛喬看著餐桌上涼了又熱熱了又涼的飯菜,悵然歎了口氣。

已經十二點了,今晚,他又不會回家了。

她正要收拾碗筷把這些飯菜放到微波爐裡——

“砰——”

房門被狠狠踹開,黑暗中,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門口處,渾身戾氣,如同來自地獄的修羅。

“盛喬!你到底對初晴做了什麼?”男人聲音冷如冰窖,帶著駭人的寒意,說話間,他已經快步來到盛喬身側,有力的大手死死的掐住了盛喬的脖頸。

“啪——”

碗筷落地摔的四分五裂,精心烹飪的菜品灑在地上,摔碎成泥,潔白的地麵頓時一片狼藉。

盛喬死死的掙紮著,男人過重的力道讓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她漲紅了臉,“厲塵瀾,你發什麼瘋!”

“還裝無辜是麼,”男人冷笑,驟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在跟你打完最後一通視頻電話後,初晴跳樓了。”

“什麼?”盛喬睜大眼,腦中似有驚雷炸響。

她大腦一片空白,因這越來越強的窒息感,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事到臨頭你還給我裝!”厲塵瀾驀然鬆開她,冷眸內泛著嗜血的光芒,“現在初晴還在急救室搶救,你還想抵賴?”

被突然鬆開,盛喬身體不受控製的朝後仰去,後腰處狠狠撞到餐桌的一角,桌上的餐盤全部被震落,摔碎在地。

鑽心的痛楚從腰腹處襲來,盛喬疼的額頭滲出冷汗。

冇等她緩過勁來,男人已經死死的攥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往外拖,“若是初晴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讓你陪葬!”

厲塵瀾不顧盛喬的掙紮,一路強行把她拖上車,帶到了醫院急救室外。

很快,急救室的醫護人員趕來。

“厲先生,病人失血過多急需輸血,可我們醫院血庫……”

“她們血型相同,血不夠,抽她的!”

厲塵瀾把盛喬往前一推。

“可病人需要的血量較多,成年人一次最多隻能抽取400毫升,再抽恐怕有生命危險,僅靠厲太太恐怕無法供應……”醫生看了眼身材單薄的盛喬,麵有難色。

“給我抽,初晴需要多少,就抽她多少血!”男人出口的聲音冷血又無情。

盛喬被醫護人員強行按住,特大號的針頭刺入她的皮膚內,她眼看著血液從她體內急速流失,有些恍惚。

三年前,也是這樣冰冷尖銳的針管抽著她的血,隻是那時的她為救心愛的人自願犧牲,內心幸福而滿足。

可現在,她一顆心隻剩下枯寂與冰冷。

“厲先生,已經抽了600毫升,厲太太已經唇色發紫,呼吸急促,再抽下去,恐怕……”

此刻,盛喬小臉慘白,血液的急速流失讓她渾身冰涼,牙齒都在打顫,意識逐漸模糊,她無助低喊:“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她不能有事!

她要是出了事,她的女兒果果怎麼辦?

“救你?三年前你不顧親妹妹初晴的死活反倒是跟野男人在酒店逍遙快活!

你可曾想過救她?”

厲塵瀾涼薄的黑眸內點燃了怒火:“這是你罪有應得。”

三年前厲塵瀾被仇家刺殺失血過多,她為了救他,幾乎抽乾了身上所有的血,甚至昏死過去。

可當她醒來,得到的卻是自己跟所謂的野男人開房**的證據,以及厲塵瀾厭惡憎恨的目光。

不管她解釋了多少次,他卻聽不進去半句,始終認為自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盛喬慘白的唇片一開一合,她正要開口解釋,卻聽見男人冷沉森寒的聲音響起,“我倒是看她身體好的很。

繼續抽,出了人命我負責!”

瞬間,盛喬像是被人迎麵兜頭潑下一盆冰水,她從頭到腳冰冷徹骨,猶如置身冰窖。

她無法想象,這是從厲塵瀾口中說出的話。

曾經的他寵她入骨,她手指被玻璃劃傷泛出血絲他都要心疼半天柔聲哄她,可現在,他卻要救另外一個女人抽乾她的血,不顧她的死活?

心臟猶如被千萬隻尖銳的鋼針刺穿,她疼入骨髓。

周圍的場景分崩離析天旋地轉,意識殘存的最後一秒,她看到了男人涼薄而狠厲的雙眸。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盛喬發現自己正在充滿消毒水味的病房中,她稍微一動,胳膊一陣刺痛,抽血的肌膚處早已淤青,紅色的針眼還結著痂。

她心底一片酸楚。

幸好她冇事,要不然她的果果冇了媽媽……

盛喬拖著虛脫的身體離開病房,正要回家,路過一處病房時,卻聽見兩道熟悉又尖銳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