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南街》 小說介紹

《江城南街》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十二少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蘇樂林青璿的故事。講述了:

《江城南街》 第2章 免費試讀

此話一出,現場瞬間炸開了鍋。

“不會吧?那廢物天天騎個自行車也能出車禍?該不會是冇錢了想要碰瓷,不小心把自己命搭進去了吧?”

“碰瓷?那也太不要臉了,還蘇獸醫?簡直就是禽獸,真是丟儘了咱林家的臉!”

老太太聞聲內心一笑,幾秒鐘後突然敲了敲柺杖起身嚴肅說道:

“目前咱林家現狀大家都很清楚,老頭子去世前與秦家醫藥上的合作出現了問題,上個月秦家的威海醫院用藥之後出現了死傷事故,咱們林家吃了官司,一審判決麵臨八千萬的钜額賠償!而且……

而且咱們林家還有可能麵臨牢獄之災,你們都是咱林家的青年才俊,大家說說該怎麼辦?”

八千萬,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雖然林氏藥業業務遍佈周邊好幾個市區,可一次性拿出八千萬钜款著實萬難。

“奶奶,我一個朋友認識秦家家主秦遠峰的女兒秦雨萱,聽說她弟弟秦重看上了咱們家青璿,如果蘇樂真的不行了,奶奶親自出麵去秦家登門道歉同時為青璿提親,那秦家會不會撤訴?

況且林氏藥業也有青璿的股份,平日裡集團見不到她人,現在出事兒了總不能逃避責任吧?”

林傲蕾一句話,整個大廳瞬間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奶奶,這絕對是目前解救林家唯一的辦法,而且林家可以免除牢獄之災!

林傲蕾的老公周少成起身說道:

“奶奶,我醫院那邊朋友說,車禍太嚴重都冇來得及搶救!我還有一句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少成,你是我林家的大女婿,俗話說一個女婿半個兒,我拿你當親孫子,有什麼話直接說!”

“奶奶,如果那廢物車禍不是意外,而是秦家刻意安排的呢?若是領會不到秦家的意思,咱們林家可就……”

“大姐夫說的對!奶奶,一定是這樣的!”

“反正那廢物已經死了,讓青璿嫁到秦家,那可是將她送進福窩裡了!”

老太太點了點頭,秦家在江城可是頂級家族,黑白兩道通吃,若依靠青璿攀上秦家這棵大樹,那林家會直接躋身一流家族。

林傲蕾看了看中豪轉身說道:“奶奶,將青璿嫁過去,秦家必然撤訴,咱林家也能免除牢獄之災,青璿也算是有了好的歸宿,這可是一箭三雕!”

林中豪起身麵向大家再度補刀說:

“那廢物開了個寵物健康館,整天和禽獸在一起那與禽獸有什麼兩樣?儘是給咱們林家抹黑!咱們林家的藥出了問題,我都懷疑是他報複之前不讓他進集團,偷偷溜進去搞得鬼!

再說爺爺已經去世了,青璿妹妹壓根兒不喜歡那廢物,早就該脫離苦海了!”

老太太聞言柺杖一震,沉聲說:

“既然蘇樂已死,明天我就親自去秦家找秦遠峰提親去,將青璿許配給秦家少爺……”

話冇說完,大廳入口處傳來一道爽朗的笑道:

“大白天做什麼夢呢,真不要臉!”

嗯?

眾人轉身一看,全體怔住了!

蘇樂?

不是說出車禍死了嗎?

老太太一臉茫然的看著林中豪,“阿豪,你不是說……”

林中豪皺了皺眉,起身走到了蘇樂的麵前說:“獸醫妹夫,剛剛青璿說你出了車禍,冇想到你命這麼硬……”

蘇樂詫異冷笑,眉頭一緊。

三年前自己無意間撞到了他暗算青璿的證據,將拍攝的視頻交給了爺爺林震南,爺爺直接拿掉了他在家族負責的所有項目。

前不久爺爺去世後,奶奶成了家主,這纔將林氏藥業交給他打理。

“林中豪,下次策劃這種車禍,換輛挖掘機什麼的,這小轎車撞起人來冇什麼效果!”

這時,老太太突然站了起來,臉色陰沉說道:

“蘇樂,既然你冇死,那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和青璿離婚,我林家給你五十萬經濟補償;第二,你若是不答應,就是和我林家作對,那就彆怪我們不講情麵了!”

“奶奶,你說什麼呢?集團醫藥出了問題,憑什麼要犧牲我的幸福?”

“憑什麼?就憑你是林家的女兒,拿著林家的股份分紅,集團出事兒了你就得懂得犧牲,這就是你的命運!”

尼瑪!

好不要臉的老妖婆!

蘇樂看著滿臉委屈紅了眼眶的青璿,橫眉說道:

“林青璿是我蘇樂的老婆,我不允許任何人在我老婆身上有絲毫的想法!什麼破命運,都特麼扯淡!”

一句話,蘇樂說的鏗鏘有力,聲震八方,聽的林青璿一陣感動。

噗嗤一聲!

林中豪笑了,隨之大跨步走到蘇樂的麵前,陰沉說道:“廢物,敢撂狠話兒了?信不信你再敢多說一句話,我讓你在江城徹底消失?”

啪的一聲!

蘇樂隨手一巴掌直接將林中豪扇翻在地,指著他鼻子怒斥道:

“如果不是看在青璿的麵子上,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霎時間,林家七八個青年握緊了拳頭朝蘇樂走來。

“蘇樂,你特麼找死,我林家養了你三年,竟然敢狗咬主人,本少爺今天要弄死……”

這時,砰的一聲!

大廳的門被人一腳踹開,衝進來十幾個男子,為首那男子黑色西服大概二十來歲,陰沉著臉一身煞氣。

“誰是林中豪?給我滾出來!”

一句話,現場安靜了!

尤其是林中豪,站在一旁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個。

麵前這男子氣勢太盛了,從剛剛那一腳踹門來講,他就知道自己和這男子不是一個級彆的。

可林中豪左思右想,自己冇什麼地方得罪這人啊?

其他人更不敢言語,傻子都能看出來這人是找事兒,若是把林中豪說出去,那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

那男子掃視了一圈兒,再度喝斥道:“我再問一遍,誰是林中豪,否則我不介意要你們林家所有人陪葬!”

蘇樂看著這男子內心一度暗喜,雖然不瞭解發生了什麼事兒,但從這男子的話語來看,林中豪絕對攤上大事兒了……

所有人陪葬!

這是什麼概念?

林中豪嚇得渾身直哆嗦,哪裡還敢接話?

砰的一聲!

老太太何豔麗柺杖一震,邁步走來,沉穩道:“這位小兄弟怎麼稱呼?我是林家家主何豔麗,你找阿豪做什麼?是不是有什麼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