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為被休王妃》 小說介紹

主角是重生成為被休王妃的小說叫做《重生成為被休王妃》,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風鎏香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重生成為被休王妃》 第3章 免費試讀

護國公楚占天,不但是當今厲國的第一將軍護國公,更是武林盟的盟主,年紀四十,正值壯年,一雙虎目迥然有神,那一身渾然天成的王者之風,猶如帝王降臨,此時,他端坐在鄭玉榻前,聽著姚氏在一邊不斷的加油添醋,那眉頭是越皺越緊。

鄭玉此時躺在床上,望著楚占天,她自然知道他心中想什麼,一雙蒼白的手緊緊的抓著床榻。

“將那個小孽畜帶進來!”終於,楚占天冷冷的開口,麵色冷峻。

姚氏心中喜不自勝,但是卻不表現出來,立即讓管家去帶人。

楚一清抱著孩子站在了楚占天的麵前,仔細的端詳了麵前威嚴的男人,眸光毫不避諱與慌亂,清澈無痕,微微的屈身行禮,“爹爹安好!”

楚一清一出現,楚占天的目光就冷冷的盯在她手裡抱得孩子上,本就冷峻的麵色,竟然隱隱發怒,“誰讓你生下這孩兒的?”

楚一清一愣,卻見一旁的姚氏更是得意,彎了身子低聲道,“老爺,那孩子是個妖孽,喝了多少打胎藥都打不下來,後來月份大了,就隻能......”

“將這個孩子丟掉,快去!”楚占天大聲喝道,大怒。

楚一清這才知道,原來楚占天是想要這個孩兒死的,瞬間,心冰涼起來,唯一的希望的落空,現在隻能靠她自己才能保住這個孩子!她挺了挺身子,昂起頭來向著楚占天冷冷開口,“你敢!”

她這一開口,房間裡頓時轉為沉寂。一直站在楚占天身後的楚桓急急的開口,“清兒,你知道自己說什麼嗎?你不要命了嗎?”

楚一清抬頭望向楚桓。在古代楚一清的記憶中,楚桓是非常疼愛她這個妹妹的,性子與他娘還有兩個妹妹完全不一樣,隻是此刻,這懷中的孩子畢竟是她親生的,她絕對不會允許他小小年紀就慘死在這些人的手中。

楚一清懶懶的看了楚桓一眼,徑直坐下來,桌上有好多糕點,還有熱水,小傢夥又餓了,不斷的舔著手指頭,一清將糕點掰碎了,泡在溫水中,拿出隨身帶的小勺子,一點點的喂著,然後漫不經心的問道,“哥哥,你能保住我跟孩子的命嗎?”

楚桓一怔,無話可說了。在整個護國公府中,從來冇有人敢違抗過楚占天的命令!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管了!”一清嗬嗬一笑,雖然不做大姐很多年,但是那身上渾然天成的氣勢與霸氣卻是隱藏都藏不住的,更何況此時,一清不想隱藏。

楚一清大膽的行為惹得姚氏差點跳起腳來,“楚一清,你好大的膽子,你做了錯事還不知道悔改?你......”

“我冇有錯,錯的是你們!”一清冷冷的抬頭,“我隻是權謀之下的犧牲品而已!”

她一字一句的開口,麵對眾人的麵容是那麼肅殺,然後她抱住孩子的雙手是那麼柔軟,兩種極端的情緒在她身上融合,彷彿有強烈刺眼的光芒從她體內煥出,令得姚氏呆住,楚桓呆住。

楚占天胸口彷彿有血氣翻湧,他背脊如冰雕一般,而僵硬冰冷的麵容在努力維持著他最後的自尊,內心之中卻是震驚不已。

楚一清的脾氣如何,他會不知道?然而眼前坐在他麵前的楚一清,卻完全冇有了曾經的懦弱與膽小,相反,她盯著他眼睛的那份霸氣,眸光中的精銳,讓他迅速的想到塵封已久的過往。

這個孩子什麼時候改變了?從她進房的那一瞬間,他就注意到她身上的不一樣,難道夢魘要重新開始嗎?

“爹爹,清兒她是......”楚桓本想出護兒心切,但是一想到楚占天最恨的就是這個孩子,所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楚占天!”一清大聲的喊了楚占天的名字,令在場的人更是唏噓一陣。

“這個孩子我要定了,如果你不服,你可以跟我單挑,按照江湖規矩來,我贏了,你就不能丟掉我的孩子,還要為我安排好住處,飲食,將我們母子兩個伺候的好好的,你敢答應嗎?”一清略顯蒼白不足的臉上,一雙眸子霍霍發亮,緊緊的盯著楚占天,她這叛經離道的淩然詢問,再次驚得四周傳來了響聲。

楚桓已經急得不行了,姚氏則滿是震驚與欣喜,尤其是在看到楚占天額間那因為暴怒而鼓起的青筋之時,更是高興。

“清兒,你瘋了嗎?瘋了嗎?你竟然敢跟你爹這麼說話,你......”鄭玉那廂在床上大叫,一時氣急攻心,又暈了過去。

一清麵上全是諷刺,“是你瘋了,我再怎麼也是你的親生女兒,為了虛名竟然想要我一屍兩命,從此以後,我冇有你這樣的孃親!”

楚占天突然站起來,揮起手臂就要扇在楚一清的臉上,如果在冇有瞭解楚占天的想法之前,一清還將他看做救世主,可是此刻,她冇有什麼好屈服的了,於是猛地用力,那凳子迅速的旋轉了,她險險的避開楚占天的巴掌,但是那耳際還是因為那掌風,火辣辣的疼。

可想而知如果這個巴掌揮在臉上,不去半條命也要聾!

“楚占天,你是答應我的挑戰了?我雖然剛生完孩子身子虛,但是為了保全我們母子,我也隻能拚一拚了!”她就是要說話激他,楚占天怎麼也是護國公,絕對不會跟她一個生產完孩子的婦人動手,她就是篤定了這一點。

“好,你要跟你爹打,好,你這個不孝女!”楚占天冷冷的開口,“老夫就成全你,權當冇有生過你這個女兒,兩個月之後,老夫就要好好的教訓你,讓你死的明明白白!”

“好,一言為定,隻是這兩個月你可要好好的照顧我,不然讓人家笑話你!”楚一清暗地裡長舒了一口氣,兩個月的時間,至少她有兩個月的時間好好的調理身子與照顧孩子!

“滾!”楚占天大聲吼道。

楚一清緩緩的站起身來,向著楚占天行禮,不卑不亢的轉身而去。

孩子的哭聲嘹亮!